登录 | 注册

从面向未来到走向未来

作者:杨小微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发布时间:2017.12.05

30年前,何炳章先生就创办了学制改革的“特区式”未来型的合肥实验学校。不夸张地说,合肥实验学校的意义不亚于杜威在芝加哥创办的实验学校,不亚于陶行知先生的晓庄师范学校、育才学校。

我把何炳章先生的“自育自学”理解为自育即自学,自学即自育。这样的理论在安徽乃至中国教育界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在我看来,“自育自学”不仅仅用于教育学生,也可用于教育教师。陶行知先生提出,教活书、育真人,何炳章先生将其展开,形成“艺友制”,艺友读书、研讨、谈心等,都是助推教师自我发展。

自觉是自知后对自己的重新认知,并基于这个基础上的一种觉悟。何炳章先生身上有这么一些自觉,无论是他做校长还是当局长,始终视学为命,这是一种学习的自觉。可以说,何炳章先生著作等身,就是一种研究自觉。

通过自觉所达到的自信,概括成几句话就是,坚持中国教育改革的一种道路自信,在探索中前行,在反思中重建、发展自己。

《中国教师报》2017年11月08日第15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