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50年教育坚守靠智慧

作者:张东娇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发布时间:2017.12.05

智者无惑,何炳章先生善于用自己的智慧解决遇到的问题,表现为两方面:

一方面是著书立说。何炳章先生能够坚守教育的行政岗位,抬头实干,从理论到模式再到实践,形成了独特的“教育十九论”。模式既不同于理论,也不同于实践,处于二者之间的桥梁地位。理论上,它揭示了教育的本质,教育就是教学生会自育,教学就是教学生会自学。

在这样的本质探究下,何炳章先生总结出“7+1模式”,怎么阅读、怎么吃睡、怎么学乐器……提得太好了。尤其是1928年陶行知先生提出的“行知”,在合肥实验学校得以发扬光大,在实践层面具有指导意义。

我在合肥的三所学校听过“自育自学”课型,教师们都按照“自学引导”五环节去做,有的学校做得很好,有的学校可能止于形式。其实,何炳章先生已经把执行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全部都想到了,书里写得特别细致。比如,当初看到教师在一堂课中运用“引导自学”五环节时我就思考,能不能用在一个单元、一篇文章?何炳章先生在书中全部写到了,非常实用,可以称为工具书。

另一方面是读经典。何炳章先生视学如命,阅读一般分五个层次:流行小说、经典文学作品、哲学历史、思想体系、创作自己的思想体系。何炳章先生读书必动笔,留下读书的痕迹,并且会使用。读书是一种爱好,是一种生活方式,不读书,教学难以想象,不读书,管理也难以想象。

《中国教师报》2017年11月08日第15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