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学生眼中的他


他带我们望向远方

作者:周笑晨 发布时间:2017.12.05

高一下半学期,我选报了魏然老师的生物课。

不同于之前所上的生物课,魏老师的课堂氛围很轻快,对于文科生来说显得友善许多。为了吸引下午课堂上疲倦的学生,他戴上万圣节的帽子,手里拿着星星“魔法棒”,指点着生物课堂的“江山”;他把零食分发给午饭前饥饿的学生们,边吃果冻,边讲“琼脂”……

北大附中的老师们各不相同,更多的老师课上严肃紧张,课下温和轻快,而魏然老师一般是相反的——相比轻快的课堂,下课后他的脚步飞快、时间表爆满,以分钟作为安排计算时间的单位;但,只要是我们问的问题,无论是微信还是面对面,总能得到最快速的回答,这个时候的讲解是雷厉风行、简洁明了的,与上课时“比喻式”“启发式”的模式大相径庭。

2016年圣诞节前,魏然老师在导师组活动时间做了“价值拍卖”的游戏。大致是每人手持数量相同但有限的“货币”,在诸如“长命百岁”“有钱”“健康”等价值中作出自己的选择,每个“价值”是限量的,要依靠拍卖竞价的方式决定归属。通过游戏,我看到了自己的价值观。

其实,我与魏然老师的故事在这里并不是一个,是跨越将近一年的“不完整对话”。

圣诞节那天夜里,我在电脑上敲下一些有关“选择”的模糊文字:“千千万万的人、千千万万的生灵每个瞬间都有无数选择,都有无数结果,每个结果又有无数其他的可能——最后成为了整个宇宙,我们看不到其他选择的结果,所以自己看到的就是一条幽深的小路,充满无数可能,却又没有任何可能,所能做的就是按照这条路走下去……”——第二天,连同祝福一股脑儿送给了魏然老师。

在今年九月的告别邮件中,魏然老师写道:“……大事听从心底的声音,小事相信理性的决断。能够关乎一生的事堪称大事,其他皆为小事……实际上,即便选得不合适也没什么,大多数选择无所谓对错……只要尝试着让自己回到当时情境下,倘若做的决定依然如斯,那么这就是最好的安排……”

17年来,魏然老师是除了父母以外给我帮助最多的人。在我记忆中,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对话。我像一个幼稚迷惘的孩子,在风浪中眺望遥远而若隐若现的光。而魏然老师就像那将要从地平线下迸射出的日光,他用一双眼睛,包容着一切成长,并带我们望向远方。

《中国教师报》2017年11月29日第8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