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你们剥夺了我说话的权利”

作者:□ 王小莉 发布时间:2017.12.05

“孩子们,我也想说话,你们都不让我插嘴,剥夺了我说话的权利,我是你们的老师,我抗议!”我装得可怜巴巴地央求孩子们。

“抗议无效!”全班孩子齐声说。

哈哈哈哈……

这是我在上《小儿垂钓》这一课时出现的情景,孩子们的交互性对话完全让我失去了说话的机会。整首诗的学习几乎是在他们相互辩论、相互质疑、相互解答中完成的,我唯一的作用是用手势引导他们有序表达。课后,我忍不住记录下那些精彩的片段。

小儿垂钓

胡令能

蓬头稚子学垂纶,

侧坐莓苔草映身。

路人借问遥招手,

怕得鱼惊不应人。

我:孩子们,这节课我们来学习一首诗《小儿垂钓》,要求能理解,能背下来。

学生:老师,不用讲了,我们会背,暑假就会了。

我:哦?那理解了吗?

学生:理解了。

我:谁能说说你是怎么理解的?我看理解得对不对。

王皓轩:这首诗讲的是一个有点邋遢的小男孩在草丛里学钓鱼,这时一个过路人迷路了,向这个小男孩问路,小男孩赶紧向他摆手,没有回答他,因为害怕自己的鱼被吓跑。

我正想表扬王皓轩理解得不错,表达也清楚,话还没说出口,周熙立刻站起来说:“老师,我觉得他的理解有问题。”

“哦?”我目光指向周熙,然后示意他说说自己的看法。这时,全班学生的注意力被他吸引了过去,大家都在期待他的发现。

周熙:我觉得我们不能说那个小男孩是邋遢的,这是对他的不尊重。

王皓轩:他本来就邋遢嘛,不然为什么说“蓬头”呢?

小魏:对呀,我同意王皓轩的观点,蓬头垢面就是邋遢。

小树:我不同意,他的头发乱有可能是草丛弄乱的,他说不定平时很讲卫生。

一个孩子说完,另一个孩子起来接着说,我的目光就在他们之间穿梭。其他孩子听得很认真,而且纷纷参与到对话中来。

孩子们各说各的道理,而且都紧扣古诗,在诗中找依据。当这个问题还没有争出最终结果时,小向从上一个话题中又引出了一个新话题。

(反思:有些话题,孩子们不一定非要讨论出一个结果,只要他们言之有理即可,这时教师可以放手让他们辩论,尽量不介入)

小向:我觉得小男孩不可能在草丛里,如果在那里,路人怎么会看得见?

小树:诗里不是写了“侧坐莓苔草映身”?

小向:如果是在草丛里,为什么非要说侧坐呢?路人向他问路,就说明肯定是看到他了。

小树:“草映身”就是指草把他遮挡住了呀。

正在小向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学生曦仪来解围了,把话题又引向了另一端,我没有打断她。

(反思:其实,小树和小向的辩论非常有价值,他们的对话真的是在深入文本,我没有打断而任由话题转移是这节课的一个败笔。如果我给他们点一句:“莓”是一种小草,“苔”是指苔藓。这样他们便会明白,小男孩是坐在莓苔上,或许身后有草丛,但路人能看得见)

曦仪:老师,我最关心的是小男孩的鱼是不是被路人吓走了?

奥莱:我觉得被吓走了。第一,路人的声音可能会把鱼吓走;第二,小男孩一只手拿着鱼竿,另一只手在摆手,他一摆手鱼竿就会动,鱼不就被吓走了吗?

小向:一只手拿鱼竿,另一只手摆手,鱼竿是不会动的,我做给你看(边说边做)。

菡菡妹:你看你看,你的手在动。

其他学生也跟着说:你的手在动……

小向有点儿不好意思地坐下了。后来孩子们又说到鱼的视力问题。此时,我觉得他们的话题有点偏了,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菡菡妹:好吧,好吧,让老师说。

孩子们立刻安静了下来。

我:你们觉得讨论鱼的视力问题是我们这一课的重点吗……

(反思:当学生的对话远离课文主题时,教师应该果断介入,然后引回到主题上。教师需要认真倾听孩子们的对话,然后根据对话作出正确的判断,并进行相应的处理)

随后,我适时引导孩子们认识小男孩的童真童趣,最后他们摇头晃脑地背诵了这首诗,下课铃声也响了。

这节课是我最满意的一次课堂对话教学,孩子们从一个话题走向另一个话题,整个过程都充满了学习的快乐。他们在这样的对话场里,享受着思维碰撞的快乐,同时也闪烁着智慧的火花。

这堂课让我明白:真正让课堂走向对话教学,最开始的问题设计非常关键,问题不一定新奇或“高大上”,但要让学生能自然切入,并能找到新的话题。同时,教师要学会在不同角色间转换,时而当倾听者,时而当主持人,时而当串联者,要懂得什么时候介入,什么时候隐退……

说起来那么简单容易的事情,可是真正想要做到却需要漫长的修炼。

(作者单位系重庆市九龙坡区六十五中学小学部)

《中国教师报》2017年11月01日第5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