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释然的恐惧

作者:□ 鲁 慧 发布时间:2017.12.05

案例回放:

课间休息,佳佳冲进教室满脸惊恐地叫道:“鲁老师,鲁老师,旭旭鼻子流了好多血。”听得出,她说话的声音是颤抖的。我内心一紧,跟着佳佳跑向男厕所旁。

远远看去只见旭旭站在男厕所的进口处,满脸是血,地上已经流了一片。几个高年级男孩围着他,试图拉着他去洗一洗,可是他身体僵直,满脸恐惧,闭着眼睛大哭。

我抓着他肩膀说:旭旭,别哭,你睁开眼睛看着我。

旭旭听到我的声音,眼睛睁开一点缝。

我继续说:流了这么多血,你特别害怕。但我要告诉你,这不会威胁到你的生命。

当我说了两遍之后,他的身体像泄了气一样,放松了一些,旁边其他的孩子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旭旭的哭声渐渐止住,我拉着他进了男厕所清洗鼻血,其他的孩子赶紧跑回班级拿卫生纸。止住鼻血后,旭旭的情绪也慢慢地平静下来。这时候我看到,在人群的后面有一道惊恐的目光注视着我,是文文。我让其他孩子回教室上课,把他们两个留下来。

通过他们的叙述,我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旭旭从厕所里往外跑,而文文从外往里跑,两个人的速度特别快,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而旭旭比文文高一些,刚好鼻子撞在文文的头上。

文文: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看见他……

我:看到他流了这么多血,还不知道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这让你非常的恐惧。

文文:是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是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怎么了?

话音一落,文文流下眼泪,我轻轻抚摸着他的背。

旭旭:是的,我们俩都没有看见对方,因为我们跑得太快了。

文文慢慢平静下来,我看着他说:现在,可以来面对面解决问题了吗?

文文:我看他流鼻血了,而且越流越多,我觉得他要死掉了,我特别害怕。我脑子里有特别多声音……

我:让你特别恐惧的声音是什么?

文文:他爸爸妈妈的,我爸爸妈妈的。

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爸爸妈妈是爱你的,老师也爱你。我们愿意和你一起面对。

……

回到班级里,我感觉到其他孩子面对这件事情时的惊恐,对旭旭担忧的那种情绪依然存在。

我:当你们看到当时的情景时,你们怎么了?

佳佳有些胆怯地看着她的同桌旭旭:我害怕,他……他……

我:他流了一地的血,让你吓了一大跳,让你非常恐惧。我想告诉你们的是,这不会威胁到他的生命。

学生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佳佳也抚了抚胸口,身体和神情也放松了下来。

……

案例感悟:

突发的一系列变故,让旭旭不知所措,周围孩子惊恐的状态,让惊恐和痛苦不断累积起来。被不断累积的情绪与痛苦纠葛在一起,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心痛了。同时,旭旭清楚地知道自己内心的恐惧,而他的经验不足以让他对事情的真相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旭旭起初被撞到鼻子,身体疼痛、内心恐惧的感觉包围着他。在止不住的流血中,他的情绪并不是“疼痛”这样的身体感觉引起的,而是由“惊恐”的心理引起的。周围同学的话语更加深了他的“惊恐”。我只是关注了他的情绪,为他的情绪命名,陪着他,让他的情绪流淌。同时告诉他了一个事实,流鼻血不会威胁他的生命。

而文文看到旭旭的“重伤”时,内心产生的是恐惧,“他爸爸妈妈”“我爸爸妈妈”,文文感受不到亲人的支持,更加剧了他的恐惧。“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爸爸妈妈是爱你的,老师也爱你。我们愿意和你一起面对”。没有那么严重的后果需要承担,让他感受到了支持。

对于其他孩子,告诉他们事实,关注他们的情绪,师生共同讨论下次如果遇到这样问题可以采取的应对措施。

任何事情,只要我们让它逐渐清晰起来,就会如释重负。

如果基于我们自己内心的恐惧而强制和训练孩子服从,那是将孩子置于恐惧和混乱中。当成人毫无觉察地把孩子置于混乱无序之中,就已经失去了自由,远离了爱。

(作者单位系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西下池小学)

《中国教师报》2017年11月01日第7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