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面对近期的虐童事件,当务之急是加强对民办幼儿园的监管,确保幼儿健康、安全地成长。


请还幼儿一片晴空

作者:本报记者 刘亚文 黄 浩 综合报道 发布时间:2017.12.05

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阴霾还未消散,北京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虐童风波再起,舆论一片哗然。

11月23日,教育部部署开展幼儿园办园行为专项督查。24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印发紧急通知,部署立即在全国开展幼儿园规范办园行为专项督导检查,要求有效减少类似事件发生,确保广大幼儿的身心健康。25日,北京警方公布对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调查结果,涉案幼儿教师刘某被依法拘留。处于风波旋涡中的红黄蓝幼儿园宣布将涉案幼儿园园长与教师免职。

在社会舆论高度关注的强光灯下,此事因何发生?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孩子?

资本进入后的严峻考验

红黄蓝曾经是学前教育领域的明星品牌。

据悉,红黄蓝在全国307个大城市拥有853所亲子园、255所幼儿园,在建及筹备园所724家,其官网显示目前“发展成为中国学前教育领导品牌,在营业规模、市场份额等方面,均位列中国学前教育行业第一”。就在今年9月27日,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还在纽约证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幼教领域首家独立上市的企业。

而现在,红黄蓝成了典型的反面教材。

这并不是红黄蓝第一次被曝光。

2015年11月末,有10多名在吉林省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就读的孩子身上发现疑似被针扎的伤痕。后来,4名被告人被判刑两年六个月至两年十个月。

今年4月20日,北京大红门红黄蓝幼儿园被曝出现虐童事件,3名涉事教师中两名无从业资格证,涉事家长选择了报警。

什么原因让这样一所家长趋之若鹜的“名牌园所”变成了今日舆论的众矢之的?

“看到红黄蓝发生这个事件,我一点也不意外。”曾供职于红黄蓝的员工对新京报记者说。

当教育成为一个不错的投资领域时,投资人和创业者蜂拥而入,资本裹挟下,营利性民办教育园面临严峻的考验。

“在原先的学前教育市场,一直存在配套基础设施不完善和师资力量短缺问题,随着资本的强势介入,基础设施问题迎刃而解,似乎‘钱’的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学前教育市场在资本的助推下快速增长,但表面的快速扩张背后,是师资资源短缺的进一步加剧。”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说。

让法律的“牙齿”更锋利

红黄蓝事件发生后,许多网友和家长都建议幼儿园360度无死角安装监控,并且让家长可以通过手机实时查看,认为“如此才能杜绝伤害事件再发生”。从管理角度看,这是一个解决办法,但对于这种观点,一些幼儿教师认为伤害了他们的隐私权。

幼儿教师也是普通人,无法在被设定为“嫌疑人”的前提下工作。网友小布丁认为,“教师队伍中也不乏爱岗敬业、童心依旧、善良如初的好老师,不放大针对的视角,不放过伤害的点滴,真正做到放大格局、公正对待,给正规的幼儿园、正义的幼儿教师一个最好的交代。”

不过,撇开情绪化的表达,如何避免类似的事件再发生,还需要从政策、法律层面予以解答。

其实,我国关于促进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建设高素质幼儿园教师队伍的相关规定早已有之,例如《幼儿园管理条例》《幼儿园工作规程》《幼儿园教师专业标准(试行)》,对于幼儿教师的选聘始终倡导“师德为先”。但我们也要面对这样的现实,我国对民办学前教育机构的管理和监管还存在“短板”。《人民日报》发表评论认为,办学与管理、监管与保障之间的巨大缝隙,不能只靠给管理者打棒子压担子,还应该加力量派人手,提高治理水平,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从法律层面而言,儿童权益保护一直是我国法律关注的重点。无论是《宪法》,还是《民法》《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都有针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规定,国家还制定了保护未成年人的专门法律,如《未成年人保护法》《母婴保健法》等。但记者询问相关律师得到的结论是,“由于规定过于抽象,许多法条在现实中缺乏可操作性”。另外,根据刑法的规定,对儿童有监护或看护职责的人虐待儿童才构成犯罪,而没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主体虐待儿童案件,还处于法律“真空”状态。

同时,网友“巴山夜雨”提醒,虐童行为往往对儿童心理健康造成极大伤害,但由于对儿童身体的伤害不够明显,施虐者很少能受到较严苛的刑罚制裁, “这是我国‘虐童罪’需要健全和完善的方向,法律的‘牙齿’还需要再锋利些”。

民办营利性幼儿园师资问题

亟须关注

一段时间后,相信事件很快就会有权威而清晰的答案,相关人员必然会被依法依规严肃处理。然而,面对一系列伤害事件的发生,除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之外,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从源头上“治本”。

教育大计,教师为本。

伴随“全面二孩”政策的放开,中国会迎来新一轮幼儿出生潮,学前教育师资缺口将越来越大,特别是民办营利性幼儿园教师这一职业的准入门槛较低,将影响幼儿园的管理和运行。

此次虐童事件发生的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国际小二班每月收5000元学费,另加其他杂费,价格不菲。但与昂贵的收费相比,红黄蓝的教师门槛却比较低。新京报报道显示,截至目前,北京红黄蓝及下属机构共发布685条招聘信息,其中亲子园、幼儿园教师岗位学历要求为大专及以上,其中一则“红黄蓝亲子园托班老师”招聘信息,将招聘要求设置为“此工作需要热爱幼教工作,并且喜欢婴幼儿的女性”,并未提及需要教师资格证。

对于这一情况,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分析, “民办幼儿园规模的快速扩张,需要足够的专业教师队伍。而幼儿教师的培养周期跟不上,就会降低准入门槛,甚至一些不具备资质的人员可能会进入教师队伍。”储朝晖说,幼儿园人数严重超额现象普遍,“孩子多,人手不够,就会增加管理困难和教师压力。为便于管理,幼儿园教师会对幼儿提出各种要求,如果幼儿达不到,就有可能发生教师打骂幼儿事件”。

提升幼儿教师质量和幼儿教师待遇,已经是时代之需。

“许多需要的东西我们可以等待,但是孩子们不能等”,守住“幼有所育”的底线,需要每个人从今天开始。

《中国教师报》2017年11月29日第2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