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走在教科研路上

作者:□ 潘光华 发布时间:2017.12.05

1990年师范毕业以后,我被分配到吴集中学任教,开始学校让我教几何课,数学是我求学时最喜欢而且是成绩最好的学科。可是好景不长,不到一个月,因为语文课没人上,学校让我接手。语文是我最不喜欢的学科,带着万般的无奈与不情愿,我接过一个班的语文课。

既然教语文,我就想如何能把学生带入那奥妙无穷的语文世界,于是就开始尝试写作教学反思等。我的第一篇论文《对中学生“不会说”的思考》获全国中语会教学论文评选二等奖。当时农村中学写论文的教师不多,学校教办室在当年的教师节表彰大会上,专门设置了一项议程为我颁奖。这一举措,让我感到莫大欣慰。在以后的几年时间,我陆续写了《课堂教学“趣”当先》《怎样把语文教“活”》《课外阅读重在指导》《谈朗读》《谈美读》等文章。

记得1994年,为能聆听语文专家的报告,我自费到苏州参加“全国中语会”年会。当时我的工资每月不到100元,而这次参会费用花掉近半年的工资,但这也坚定了我在教育科研路上行走的信心。

业余时间,我喜欢读书写文章。与名家的交流给我一种莫大的精神享受。

“一个人做好一件事不难,但把一件事作为事业来做不容易”。新课程改革给语文教学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但也出现了一系列与语文教学规律相悖的现象,我开始反思并调整教研思路,由宏观的理论型探索转入微观的实用型研究。

于是,我转入对语文教材和作文教学的研究,这样才更贴近学生、贴近教学。解读教材是语文教学的起点,特级教师余映潮曾说:“教材精读应是语文教师的第一看家本领,要当一位称职的语文教师就应当练好语文教材的基本功。”教师、学生、文本三者之间,教师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现在名目繁多的教辅资料,让语文教师在学生心目中的地位大跌,如果不钻研教材,你所讲述的内容逃不出学生掌握的范围。唯有教师首先与文本进行细致、广泛、深入的对话,才能在教学中左右逢源、得心应手,从而进一步引领学生自觉地与文本进行心灵的沟通。如此,教师在阅读文本过程中才能真正有新的发现、新的创作。我每教一篇课文前,都会认真阅读文本,力求有新的发现,并先后发表了对《散步》《台阶》《喂——出来》《那树》《孔乙己》《观潮》等几十篇课文的解读与分析。在写作教学中,我除了自己写下水作文外,还经常与学生一起分析写作方法,研讨文章结构,让学生有话可说,有模可依。

教师虽然靠嘴吃饭,但想站稳讲台,单靠“嘴”显然是不行的,要有亲力亲为的具体行动,要有让家长信服的学生成绩,还要有让学生信服的教研成果。只有充分利用教育科研这一平台,加强合作、交流,才能提升个人魅力,开创教育教学工作新局面!

(作者单位系安徽省霍邱县高塘镇吴集中学)

《中国教师报》2017年11月08日第9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