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在研究中做好教育宣传

作者:□ 刘 波 发布时间:2017.10.25
中国教师报

不知不觉间,我从事教育宣传工作已有15年。从最初的任务驱动到后来的潜心研究,再到现在的深耕教育,我从一个学校的通讯员变身为一个区域的通讯员,在教育宣传的道路上越走越宽,也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教育宣传的价值所在。

2016年上半年,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教育局出台《关于加强教育宣传工作的意见》,区教科所增加教育宣传职能,负责全区重大教育宣传的策划、报送等。由此,2016年8月我被调到区教育局教科所,开始从事区域教育宣传通讯工作。

    在任务驱动中走上教育宣传路

2003年6月,我在仁爱中学教科室工作,主要负责把学校的教育信息报送到镇海区教育局网站。此外,我还负责校报的整体策划和编辑。因此,提炼总结学校的特色和亮点成为我的本职工作。从2012年8月起,学校出台“教师教科研工作量”制度。该制度规定,教师的获奖论文可以按不同的级别折算成教学工作量,但实行封顶制度,最高相当于标准工作量的1/10。也就是说,一个数学教师的标准教学工作量为10节课,科研满工作量的教师相当于上了11节课。2013年9月,在统计上一学年教师区级以上论文获奖情况时,我发现这一级别论文获奖的教师比往年多了不少。于是,我就提炼了一篇《教师撰写论文算工作量——仁爱中学创新教科研奖励机制》的经验文章,向区教育局网站报送。没过多久,这篇报道被区教育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转投并刊发在市级媒体上。

从2013年至2015年,尽管我写的不少新闻报道在区级以上平面媒体刊发,但基本上都是区教育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从我向网站报送的信息转发的。可以说,我在完成分内工作的任务驱动中不知不觉走上了教育宣传之路。

    做潜心研究的学校教育宣传者

我在媒体发表的第一篇报道是《托起盲人家庭的希望——仁爱中学爱心助残小组与盲人家庭的真情故事》。当时,仁爱中学的爱心助残小组连续8年帮扶一户盲人家庭。我觉得这件事很有价值,主动与《教育信息报》(现《浙江教育报》)校园视窗版的编辑联系,他鼓励我尽快把这篇报道写出来。在与爱心助残小组一起走进盲人家庭时,我切实感受到了学校这么做的意义。

不久,这篇报道在当时的《教育信息报》校园新闻版头条刊发,《宁波日报》《宁波晚报》等当地媒体都进行了进一步的报道。区文明办也把这件事作为爱心城区建设的标杆事件,邀请《浙江日报》的记者进行深入采访报道。这件事让我进一步认识到教育宣传的积极意义。

为了提高本区域教育宣传报道的“面世率”,我开始研读各大教育媒体,从中领悟教育宣传的真谛,以研究的态度、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教育宣传工作中,写出了不少有质量的报道。从2006年起,我走上了成长的快车道,在市级以上媒体刊发了学校的上百篇宣传报道和经验总结文章。比如仁爱中学推动教师阅读的做法,近年来先后在《浙江教育报》《中国教师报》《中国教育报》《德育报》等多家媒体刊发。

    做深耕教育的区域教育宣传者

调到镇海区教育局从事区域宣传工作后,我更加专注于提升自身的新闻素养。虽然之前打下的教育宣传底子可以让我从容应对新工作,但是从关注一所学校到关注一个区域,挑战性依然很大。我必须沉下去,深入不同层面、不同领域的学校寻找教育亮点,从整体上做好区域教育宣传统筹规划。

2016年10月,作为一年级新生的家长,我收到一份学校下发的观看拼音微课的通知。我意识到,教育技术部门提供拼音微课的做法,可以缓解家长在孩子拼音学习上的焦虑。于是,我联系了区教育技术中心、区教研室的相关负责人,询问具体情况,并访谈了部分家长,在此基础上写出《宁波镇海录拼音微课让家长吃上定心丸》的报道,在《中国教育报》等媒体刊发后,被新华网、光明网等多家网站转载。

这一年来,我深入基层各种不同类型的学校,挖掘其特色和亮点,积极向相关媒体投稿。我在宁波市级以上媒体发表了各类报道34篇,进一步提升了镇海区教育的影响力。

有一所农村小学学习陶行知教育思想的做法很不错,省市陶研会的领导每年会出席该校的研讨活动。于是,我两次深入该校了解具体做法。此后,《宁波日报》用一个整版,图文并茂地将该校作为行知教育的宁波样本推出。

当我在区教育局网站看到某所农村小学的书香校园建设的做法很好时,特意跑到该校进行深入了解,并写下《让农村孩子爱上阅读》的文章在《浙江教育报》刊发。

当我在特殊教育学校看到特教教师工作的艰辛时,便深入教学一线了解特教教师日常工作的点点滴滴,写下《让每个学生得到最适合的教育和康复》的报道在《浙江教育报》刊发。

另外,我写的关于电子班牌、校长拍摄全家福等报道,让普通学校、小规模学校也登上了《中国教育报》。这些学校的教师因此很受鼓舞,工作更加积极主动。

现在,不少学校有许多好经验,但是缺乏教育宣传意识,缺乏提炼能力,或者找不到合适的宣传渠道,因此失去了不少提升学校影响力的机会。作为一个区域的教育宣传工作者,要不断发现这些好学校、好经验,全力以赴帮助他们谋发展。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对各类教育有更加深刻的认识,需要有更开阔的教育新闻视野。因此,用研究的态度对待教育宣传,将是我今后一个阶段的努力方向。

(作者单位系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教科所)

《中国教师报》2017年10月25日第11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