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要有超过城里孩子的能力”

作者:□ 本报记者 崔斌斌 发布时间:2017.10.18
中国教师报

在陕西省柞水县城南5公里处的下梁镇,有一所以“仁德”文化为主题的学校——柞水县城区第二初级中学(以下简称“城区二中”)。

在几座教学楼的环绕下,一座雕像矗立其间。雕像的原型是全国知名医生、柞水人王家成。他医术高超,为民治病,以“不计报酬、疗效显著”受到人民爱戴,曾获周恩来总理三次接见。

王家成曾多次给城区二中(原下梁中学)师生看病,在学校普及健康知识,为学校积淀了浓厚的“仁德”文化底蕴,形成了积极向上、求真务实的仁德文化氛围。

“他虽静物,却似圣人伫立校园,默默地教化师生。”城区二中校长孟晓涛说。

在“仁德”文化的引领下,城区二中坚持“以仁育人,彰显个性,发展技能,健康成长”的育人理念,以培养“有仁爱之心、博学之才的创新人才”为愿景,深入开展课堂教学改革,以实际行动践行立德树人。

    “看到了教育的未来”

“学习好累呀,听老师不停地讲,上课只能趴在桌子上听,稍不注意就睡着了。”

“还说呢,每天只见我不停地记呀、背呀,成绩还一直不理想。”

……

数年前,学生的对话让孟晓涛和城区二中的教师感慨万千。怎么办?改革。

城区二中的课堂教学改革要追溯到2008年。“那一年,为了解决学生在学习中存在的上述类似问题,学校尝试进行课堂教学改革。”时任学校教务主任的孟晓涛记忆犹新。

2013年,城区二中被商洛市教育局定为课堂教学改革试点学校,从此开启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学校校长及骨干教师赴山东等地的课改前沿学校多次观摩学习,引进了“五步三查”教学模式,采用班级试点、年级推广的推进策略。

之后,柞水县科教局教研室推出的“524”课堂教学模式,为全县课改工作提供了一个范本。但各学校的课改工作纷繁复杂,并不是一种模式能完全覆盖的。于是,2014年,城区二中在此基础上初步探索形成了“134”课堂教学特色。

孟晓涛介绍,“‘134’即一案三查四模块,这种课堂教学模式更加注重检查、指导,极大地提高了学生自主、合作、展示、探究的能力。”

“看到下梁中学学生在课堂上自信发言、大胆质疑、快乐学习,就看到了教育的未来。”2015年11月,陕西省商洛市副市长武文罡走进柞水县下梁中学的课堂,对学校的课改成绩大加赞赏。

有了这些成果,城区二中探索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2016年,为了提升“仁德”文化的含量,学校启动了课内改革与课外延伸相结合、小组学习与智慧课堂相结合的课改深化工程。在孟晓涛的憧憬里,这些举措将使得课改向纵深处发展,向智能化、多元化转变。

    “要求更高了”

在课改过程中,除了教学质量稳步提升外,学生的素养、教师的教学艺术都有了较大的提升。

“用不正确的方式捂耳朵,也会对耳朵造成损伤。”八年级(3)班正在学习《噪声的危害和控制》,面对其他同学的观点,有个女生自信地说。

“真的吗?”其他同学半信半疑。

“比如有强烈的噪声时,你若是把耳朵捂上,把嘴张开了,其实也会对耳朵产生危害。”学生在教师的引导下补充道。

这样的场景若放在课改以前,简直令城区二中教师难以想象。

谈及过去,九年级学生小程认为自己有点“小傲娇”。“我以前学习很不错,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就是对的。”但她没有想到,一次课堂上的合作学习对自己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那次课上,小组成员一起合作解题,小程自己也做好了。但她发现,别人不仅做出来了,而且方法比自己的简单、快速。这让小程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因为太骄傲,进步不如别人快呢?

小程在反思中不断改进,如今她已变得非常谦逊,也学会了随时向别人请教。她说,自己已经告别了“小傲娇”这个标签。

九年级(1)班学生汪浩以前是个不爱说话的孩子,城区二中为了培养学生的自主管理能力,每个学生都拥有自己的岗位和职责。汪浩因数学方面有一定特长,担任了班级的数学委员。

“担任数学委员初期,汪浩基本按部就班,只是收作业、发作业,其他方面做得很少。”班主任毛龙丽有点无奈,告诉汪浩,“自主管理不只是让你们做这一点事情,你们要主动学习、主动合作、共同进步”。

从那以后,汪浩慢慢有些改进,平时也会帮助学习有困难的同学,课堂上也主动承担了教师需要做的一些事。

“前段时间,数学老师突然开会去了,那节课正好是试卷讲评课,汪浩及时走上讲台,变身‘小老师’,就试卷上存在的问题给同学们讲了一整节课。”面对这样的转变,毛龙丽深有感触。

学生的转变经历了一定的艰难过程,教师也一样。

“在课改初期运用基本模式进行引领,这一点是必须的。”面对一些教师质疑课改模式,毛龙丽说道,“当教师把基本模式真正搞懂,在此基础上结合学校和班级的实际进行创新,这样才能实现课改的真正落地。”

“以前上课总是讲得口干舌燥,而且学生还可能没听懂。现在学生小组合作、教师适时指导,效果好多了。”七年级数学教师张锋如是说。

课堂上教师讲得少了,学生做得多了,似乎教师变得轻松了。而在八年级数学教师杨丽看来,课改对教师的要求更高了。“学生在课堂上会想到许多问题,教师要提前有所预设,而且学生小组合作时也需要教师高超的指导技巧。”杨丽说。

伴随着课改的进行,城区二中还专门制定了“反思制度”,要求每天一反思、每周一反思、每月一反思。每天教师上课结束后把反思写在教案本上,在学科组进行交流;每周反思写在《反思记录本》上,教师利用周三教研活动在教研组进行反思;行政领导每周上班第一天早晨7点10分,准时在五楼会议室召开反思会。每月利用月考等进行月反思。

“现在我们八年级数学组有三位教师,每次上课前大家一起备课,下课后及时进行交流反思,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杨丽说。

其实在城区二中,不仅反思延伸到了课外,课堂也在不断向课外延伸。

    “培养全面发展的人”

城区二中地处柞水的城乡接合部,生源与城市里的学生有一定差距。

“虽然我们培养的是山区的孩子,但要让孩子有文化素质,更要有超过城里孩子的实践能力”。孟晓涛自信地说。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学校建立了设备齐全的实践基地,把课堂不断向外延伸,积极开展道德教育、劳动技能、科技创新、艺术社团、信息技术等实践活动。2012年,学校创建了商洛市首个“省级少年科普馆”。2016年,又以乡村学校少年宫为基础,改建了课改实践楼,新建石头艺术制作、生物标本、矿石标本等多个功能室。2016年下半年,增设机器人实验室、科技探究室、科普馆等。学校还与校外企业单位签订协议,定期开展实践活动。

“今年暑假,我用几片树叶制作成了穿着连衣裙的小姑娘。”学生李洋说道。

“以前我不太擅长当众讲话,但自从成为手工艺术社团的解说员后,我变得自信多了。”学生查依茗兴奋地说。

据了解,城区二中师生近年来共采集柞水37种矿石中的35种,制作矿石标本286件,动植物标本294件,科技制作301件。

“哥哥,你知道VR(虚拟现实技术)是什么吗?”有学生这样问记者。

原来,学校在2016年10月启动修建科技体验楼,其中包括野外生存模拟实验室、沉浸式模拟体验实验室、声乐模拟实验室、3D打印实验室、体质健康与检测实验室、数码绘画实验室、无人机组装实验室等数个实验室,学生从中全方位亲身体验科技的神奇,感受知识创新的魅力。

“山里的孩子也可以与发达国家、发达城市的孩子一样,有接触前沿科技的机会,有体验高端技术的平台。”孟晓涛说,“这也会使学生幼小的心灵萌发创新的种子,学习不再只是找一份好工作这么简单”。

据了解,城区二中学生的活动不仅仅限于校内。

上半年,全校师生走进柞水消防队,在消防员的讲座中,全面、系统地了解了消防知识。

城区二中不远处有一所监狱,为了让学生更真切地了解法律、遵纪守法,学校分批次组织师生走进监狱,参观在押犯人的基本生活,认真倾听他们的忏悔。

“学生参观监狱前还挺兴奋的,但回来的路上个个耷拉着脑袋,若有所思。”教师杨丽说。那次活动后,学生都写了长长的观后感。

城区二中附近的“水上乐园”是学生特别喜爱的地方。上学期期末,学校在那里组织了游泳比赛。“不仅学生游泳,当时校长也下水游了几圈。”汪浩回想起这个场景历历在目。

这样的活动还有许多许多。

“城区二中的课改虽然已经形成一定的体系,但与培养全面发展的人的奋斗目标还有距离。我们将时刻不忘立德树人的宗旨,继续深化课改,全面提升学生核心素养,促进教育内涵发展。”孟晓涛说。

《中国教师报》2017年10月18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