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教师“铁饭碗”被打破之后……

发布时间:2017.09.27
中国教师报

“编制”向来是教师这一职业为人青睐的优势之一,可是近来一则关于教师放弃编制的新闻引起了教育界的热议。

不久前,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的34所学校召开全体教师大会,公布了《济南高新区教育系统岗位聘任管理办法(试行)》等3个文件,其中大家热议已久的“全员岗位聘任”详细方案发放到每个教师手中。

所谓“全员岗位聘任”,意味着从校长到管理干部再到教师,编制全部“拿下”。

按照岗位聘任管理办法,所有申报学校的全体教职工纳入济南高新区基础教育集团管理,“学校人”不存在了,只有“集团人”,教师由集团统一调配、统一安排。

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可是,教师们如何看待编制被“拿下”?

据报道,3天考虑期里,如果全校教师自愿申请比例达到80%及以上,学校便可申报进入岗位聘任管理体系。结果不到3天,高新区34所学校中有33所学校递交了申请,1700多名教师自愿放弃“身份”,纳入济南高新区基础教育集团(以下简称“高新教育集团”)进行“岗位”管理。

    干好干坏不一样

曾经的“体制人”,自愿放弃编制的动力何在?

让校长和教师动心的是,新体制下,无论是校长还是教师,都将按岗拿薪,并与学校教学质量进行捆绑评价——学校评价优秀,校长就优秀,教师的优秀比例也会高。“心往一处使,力往一处用,没有干不好的事。” 现任济南高新一中校长薛启华说。

与岗位聘任管理体系相配套的有一个“KPI”考核管理办法。根据该办法,学校按学年度进行考核,教职工按月、学期和学年度进行考核。其中,学校的学年度“KPI”考核分值与每一个教职工息息相关。“KPI”考核共11项内容,在关键指标中包含了学生满意度这一项,突出了学生在学校办学中的地位。

“考核由第三方完成,学校左右不了考核分值,完全公平公正。”济南高新区社会事业局组织人事负责人姜汉明表示。

改革让普通教师也受益良多。张玉辉是一位有着27年教龄的老教师,他的妻子耿艳菊也有25年教龄,他们是济南高新区教育系统一对普通的“夫妻档”。当文件发到张玉辉和耿艳菊手里时,两人第一时间通了电话,决定签字。

“这场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让教师优绩优酬、多劳多得。而且,无论是工资还是绩效,都是看岗位、看工作量、看完成质量,不与职称挂钩。”张玉辉表示,以前总担心没了编制就相当于把“铁饭碗”丢了,而现在来看,这是捧上了“金饭碗”。

同时,因为学校考核的优秀率、合格率没有比例限制,只要足够好,全是优秀也可以,这就打破了学校发展的“天花板”。

相比以前“干得再好,也没什么说法”,优绩优酬、多劳多得的考核方案,激发了教师的干劲。

    身份之变

没有“身份”,人员究竟如何管理?

据介绍,高新教育集团打破身份界限,实行企业化管理,原有身份由相关部门封存入档。实行档案工资与实际薪酬相分离、干部人事档案管理与合同聘任管理相分离的“双轨运行”管理。

在操作过程中,由高新教育集团与聘任人员签订聘任合同,期满后合同自然解除,根据考核结果重新履行聘任程序;考核合格的续聘,不合格的解聘。

不仅是教师,校长也是一年一聘,不合格就要“下岗”。今年6月16日,济南高新区将24所中小学的“一把手”岗位空出来,面向全国公开招聘,这在济南教育界尚属首次。这次共有104人报名,其中区内64人、区外40人,最终24人竞聘成功。而这24位校长中,只有4位是继续留任。

“改革后,只要踏踏实实地干就有回报,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岗位和责任,大锅饭就这样打破了。”济南高新区第一实验学校校长常宝亭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薛启华也认为,改革后意味着学校将有更加灵活的办学自主权。

    走出“围城”

当然,任何改革都不会一帆风顺。高新区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各种声音不断。

有观点认为,教师终身制能鼓励教师终身从事教育事业,有利于教师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安心搞教学研究和教学实验。如果打破教师终身制,会不会让部分教师心生“不安全感”,让那些喜欢稳定的人群对教师职业敬而远之?

回应的声音则称,有危机感才会有动力,安全感会让人产生惰性。

还有观点认为,如果以后教师与集团的“期满后合同自然解除”,是不是会加大教师的压力,导致教师流动频繁?

“如何让教师轻松工作教书育人而不是疲于应付各种任务?当竞争加剧,为了名次、成绩而丧失育人之爱,岂非得不偿失?”一名网友说。

改革永远在路上,改革也需要在“边走边看”的进程中不断完善。

“自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以来,许多地方和学校都进行了探索性改革,尤其是编制改革方面不乏特色和亮点,但大多是局部改革或小范围试点,真正搞出‘大动静’的并不多。” 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研究员陈先哲认为,这次济南高新区的改革确实有着非常意义。

《大众日报》发表评论文章也认为,教师人事制度改革难度大,如同“铁板一块”,鲜有破题者。从这个意义上看,此次济南高新区教育系统岗位聘任改革被称为打响中国教师编制改革第一枪,并非言过其实。

“体制就像一座围城,围城外的人想进来,而围城里的人正在走出去。”《济南日报》对教师编制的这番描述不无道理。不过,谁能想象得到,走出去或许是另一种别样的风景呢?

据《济南日报》《大众日报》《中国教育报》等综合整理

《中国教师报》2017年09月27日第2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