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一位陶行知式的教育家

作者:金林祥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发布时间:2017.12.05

何炳章先生有陶行知式的教育瘾,献身教育,乐于奉献。他为了谋求学生终身受益,心甘情愿地向学生“烧心香”;他以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的向往为旨归,几十年如一日,行走在基础教育改革的最前沿;他锐意进取,勇于探索,引领广大教师积极开展教育实验探索,成绩卓著。

第一,钟情教育。在安徽基础教育界,许多人都认为何炳章先生是“最具有教育情结的教育家”。对此,何炳章先生自己坦言,最具有不敢当,但“我对教育确实是情有独钟”。他将此比作为陶行知式的教育瘾,宁肯不吃饭,不能不办教育。他立志自己这一辈子就是为做教育之事而来,做点教师之事而去。

第二,独立思想。大凡教育家都具有自己独立的教育思想。这在何炳章先生身上表现得非常突出。何炳章先生的教育独立思想集中表现为“教育十九论”,涉及教育功能、教育本质、教育管理、课堂教学、教师成长、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相互关系等诸多方面,充分反映了其过人的胆识、气魄和担当,它源于实践又服务于实践,目前已对基础教育实际产生了很大的作用和影响。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作用和影响会越来越大。

第三,勇于实验。何炳章先生在50年的教育生涯中,投入实践和精力最多的教育实验是创建合肥实验学校和从事自育自学实验。这两项实验,前者被誉为是安徽微观教改制高点,是像陶行知先生创办的晓庄师范学校和苏联巴甫雷什中学那样的教育试验田,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但并非是溢美之词,而是实事求是、恰如其分。

《中国教师报》2017年11月08日第15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