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我的“特殊人生”

作者:□ 孙 艳 发布时间:2017.12.05

在六道河中学从教的这几年,许多同事都说我是一个精力旺盛的人,每天走在“闯关”的路上。其实不是我精力旺盛,而是内心有着梦想中的那份动力。

在我的既定思维中,一直觉得教师就是教师,学生就是学生,他们之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但在六道河中学工作这几年,我切身领悟到爱能融化一切。爱是一盏灯,照亮别人,也温暖自己。捧一颗爱心上路的人,一生都将生活在爱里。

刚参加工作时,早有耳闻所要带的两个班不仅入学成绩不尽如人意,还有一个孩子智力有问题,不绝于耳的“各种传闻”让我内心一阵忐忑:“这样的班,我能教好吗?这样的学生,我能管好吗?”各种“差”的印象让我不自觉地戴上了“有色眼镜”。在我内心深处,总觉得他们没有其他班级的学生好。然而,一次次与学生的接触与交往中,原本顽固的观念逐渐瓦解。那名智力有问题的孩子身世可怜,因为小时候的一次车祸,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她的智力停滞在四五岁孩子的水平。第一次考试时她的卷子空空如也,“难道就让她一天天地混日子而一无所获吗?”我们不能剥夺孩子受教育的权利,不管孩子的智力如何,教师的责任不能缺位,积极正确的引导、帮助会使孩子心里充满阳光。

于是,我从简单的汉字教起,同时还让同组的孩子教她认字、读诗、读简单的文章,这样不仅让她在知识上有所收获,而且也拉近了她与同学间的距离。慢慢地,她交上来的卷子不再空空如也。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她竟然可以默写出《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第一段。日子一天天地“流淌”,她不仅学会了唐诗,一些比较长的宋词也能准确地诵读并默写下来。那时我深深地体会到,爱可以让一切变得美好。

教师的工作就是这样,送走了一群“不可爱”,换来了一群“更不可爱”,仿佛注定与一些特殊的孩子结下不解之缘。如今的班里依旧有一位智力有问题并且多动的孩子。我通过了解得知,这个学生在小学时被教师生硬地列入了“差等生”行列,变得不会表达,不爱展示自己……听到这些情况我突然意识到,“教师”这一称谓所承载的责任太重大了。自此,我摘掉了“有色眼镜”,时刻告诫自己:他是“好”孩子,我要用爱点亮他的“心灯”。

由于孩子的基础太差,每次上课的时候,我总会特意为他准备小学一年级生字表,争取让他每天都有所收获;我动员小组内的同学尽可能把简单、容易的问题留给他展示,即使因为他拖延了时间,也及时给予鼓励;在班级管理时,随时放大他身上的优点,让更多的学生了解他、接纳他……渐渐地,他在课堂上开始努力认真地书写,积极参与小组内的讨论。看到他的改变,我的心里有一朵花儿在悄悄绽放。

与学生相处的几年中,我强烈地感觉到,孩子们都极度渴望得到教师的赞扬与关爱。假若教师对某一个学生另眼相看,多加重视的话,他会自然而然地视你为“知己”,不仅尊敬你,而且会更加喜欢你,愿意倾听你的教诲与劝导。于是,我把责备变成了提醒,把批评变成了鼓励。时时处处留心观察孩子的一言一行,发掘他们身上的潜能,抓住机会适时引导,用真心和爱心对待每一个孩子,努力使他们的美好记忆驻留。同时,我的心也因此变得温暖,生活也变得多彩。

怀揣着这份动力,我以更饱满的热情迎接每一位所谓的“差生”。也许,他们是折翼的天使,教师的作用就是要修复他们的“翅膀”,让他们有机会赢得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中国教师报》2017年11月08日第6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