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短而少与长而多

作者:□ 谢则林 发布时间:2017.10.25
中国教师报

作为一名班主任和语文教师,进入耄耋之年的我常反思:这辈子给学生的东西实在是短而少。说“短”是我带教他们有的只一年,最长的也才四年。说“少”则是对学生的成长、成人、成才和成功起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作用。如果配得上用“奉献”一词,那么我对他们的奉献具有短暂性而且已成为过去式。然而,学生却一直牢记。他们回报我的有体力、有精神、有物质,不仅有过去式也有现代式,可能还有将来式。这让我惶惶不安又感动不已。

初上讲台时,年轻气盛,对学生的作文这也指责那也批评。有个学生说:“老师,学生作文不入您法眼,您是不是也写一篇让我们看看。”开始时我心中略有一丝不快,但立刻就想到叶圣陶先生提倡语文教师应当多写“下水文”。于是立即说:“我不认为这位同学的话是对我的冒犯,应该是对我的挑战。我应战!”教室里响起了掌声。我继续说,“以后我尽可能地和你们写同题作文,并和同学们一起交流,也请大家横挑鼻子竖挑眼!”既已被推下水了,就带他们一起在江河湖海里游,看能游多远。

学生对老师的文章特别关注,静心凝神仔细听,听完后你一言,他一语。有的说好,有的说有缺陷,争论起来。思想碰撞往往能激发出智慧的火花,能收获教学相长的乐趣,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有个学生出生在书香世家,他爱看文学刊物,订阅了《萌芽》,还大度地与同学分享。一次作文讲评课后,他和几个同学对我说:“老师,你写的那棵《老柳》,我看不比《萌芽》上发表的文章差。”他们建议我投稿,我听取了他们的意见。1965年5月,《萌芽》果然刊登了我那篇文章,可见学生的鉴赏和品评能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

我舍不下写作,也舍不下讲台和学生。退休后我还坚持了14年教学工作,直到子女一再劝阻,我才依依不舍地停止了教学。我是闲不住的人,之后我以50年的教育教学理念与实践,结合各具代表性而有个性特色的近20位学生的成长与发展,以报告文学的笔调写了《我读学生这本书》。当我迈出家门联系出版事宜时,才知道“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现在出书与以前大相径庭。过去出书只要把书稿交到出版社,初审、复审、终审通过,作者就没操心劳神的事了,书出版后多少都能拿到点稿费。现在出版社不管书的发行,我又坚持要品位高且有知名度的出版社出版,其间经历不少波折。之后学生们听闻此事,专门预约订购,更有一名学生黄培蓝急匆匆来到我家,提出资助我出书的全部费用。后来,他又将这本书订购了1000本送到西部贫困学校,着实费了诸多心力物力。

其实,学生对我的好,远胜我对他们的好。

我的学生常以年级和班级为单位举行聚会,也邀请我参加,有车接送。餐前请我讲话,我也不推脫,不仅讲话还朗诵诗。有些学生说听我讲话增长知识,听我朗诵增添活力,提供的都是满满的正能量,以后每次聚会还要邀请我。这就是我本文开头点到的学生给我的长而多,有过去式、现在式乃至还有将来式。学生对我的好,对我的帮助、激励、推动和促进,让我成为现在的我。我将怎样报答他们呢?左思右想,只有不断学习、与时俱进、壮心不已、勤劳不辍,争取在“以文育人,以文化人”上有点作为。

(作者系上海市新元学校退休教师)

《中国教师报》2017年10月25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