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梦里不知身是客

作者:□ 朱崇珏 发布时间:2017.12.05

秋日午后,长睡乍醒,看看窗外随风飘洒的落叶、静静的小院 、暖暖的斜阳,不觉想起几年来在外读书、漂泊的日子。这几年总是在外飘着,像这样安稳地长睡一觉实属难得。

人在平静的生活中往往容易萌生求变的念头。过去在镇上学校教书,一个星期回家好几次,却不知珍惜。那时总想着考出去,以期有新的发展。几载努力,终于有了外出求学的机会,当我坐上火车来到举目无亲的异乡,却又开始为渺茫的未来而彷徨。

迷茫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去学校外转转。校门外是一条长长的南北路,路边是一些不知名的树,枝繁叶茂,浓密的树荫遮住了行人头顶的太阳。学校西面是一片很大的空地,与另一所学校遥遥相望。空地比路面低很多,有的地方很洼,还有一些积水,长了许多茂密的芦苇。秋风吹来,大片的芦苇就在风中摇摆。我喜欢在风中看这些起起伏伏的芦苇,感受秋日柔和的阳光和飒飒秋风中的凉意,看树上的叶子三片五片地飘落下来,看天上的云絮悠悠、大雁南飞……

思绪也会随着这些云絮和落叶飘远,会想起远方的老家,那些绿油油的麦田、落叶飞舞的杨树,那片荒凉的小村落、自家的小院子。在家时,从不觉得它们有什么亲切;此时此刻,独在异乡,才觉得老家竟然如此难以忘怀。

孤单地在校园徘徊,看着夕阳渐渐西下,缓缓登上一个小山坡,望着远方苍茫的景色,不由得想起年迈的父母。他们也许正在地里操持农活,也许正在院里收拾东西,也许正在厨房忙着做饭。一种孤独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低首写下这样几行文字:“亲情,是一杯浊酒,用家乡的高粱酿成,芳香醇郁、点点滴滴……”

于是盼望着放假,一旦知道了具体日期,就会提前买好车票。回家之日,早早地背上大包小包,飞一样地奔向火车站。通过检票口,挤上火车之时,想到不久就能看到家里的小院,看到父母苍老的容颜,激动的心情就如同已经踏上家乡的土地一样。

站在自家小院仰望头顶的天空——天空是灰蒙蒙的,空气中也总有那么多的灰尘。日子久了,我又感到那一方天空如此狭小,完全容纳不下我的思绪,而自己也好像是井底之蛙。我又开始不安分了,又酝酿着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人生,也许就是这样一个来来去去的过程吧;而人们,也就是在这世间匆匆行走罢了。

可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又有谁能明白,自己不过是红尘间的一名过客呢?

梦里不知身是客。

(作者单位系江苏省东海县安峰高级中学)

《中国教师报》2017年11月01日第16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