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我们关心孩子的看法吗?

——读儿童小说《天天玩童话》
作者:周一贯 发布时间:2020.06.24
中国教育报

有情怀的小学语文教师,总会十分关心引导儿童的文学阅读生活,其中的佼佼者难免手痒,不觉间也会投身于儿童文学的创作之中。何夏寿老师就是颇有代表性的一位。这不,他的又一部新作《天天玩童话》(江西教育出版社)就在我书桌上了。

这是一部儿童小说,讲的是一帮乡里乡亲的小伙伴一起在“金鲤鱼小学”从三年级到毕业季的有趣校园生活。主人公天天和同学们清奇的想象力让人眼前一亮:银河补习班太累了,星星们离天出逃了;蚂蚁变成了巨型蚂蚁,轻轻松松就拎起了一辆大汽车;一场毕业典礼,开了一万年……整个故事的语言也非常有童趣,描写声音时,把听觉变成视觉效果——“我们把声音拖得像兰州拉面”;形容不苟言笑的人的笑容时,从一个表情变成一幅画——“原来‘阎王’老师也会笑,而且笑起来,跟大晴天的太阳似的,一丝白云也没挂”……我知道,这所学校的原型应该是何夏寿一待就是41年,迄今仍在那里当教师、校长的一所小学,这本书是他集41年“童话育人”实践与思考于一体所结下的又一硕果。

是的,他在前言里说了:《天天玩童话》是一本关于“什么是好朋友”的书,一本关于“怎样做好老师”的书,一本关于“怎样做好家长”的书,一本关于“怎样办好学校”的书,甚至还是一本关于“怎样放飞想象,写好统编版语文教材想象作文”的书。小说的聚焦点就在儿童看法与成人世界所发生的矛盾与冲突,这就引发了我们的思考:孩子应不应该有自己的看法?孩子的看法应当得到尊重和关心吗?

天天和他的同学们对老师有看法。教体育的严老师可真是“严”到家了,体育课上每做一个动作,他总会说“重来”。他们喜欢教语文兼当班主任的李老师,她总是给学生讲童话、唱童话、演童话、跳童话,还带大家到小溪边、田野上找童话……

他们对班干部有看法。升上三年级之后,班长是江照花,同学们讨厌她“多管闲事”。她不光爱记名字,而且还时不时当场夸大事实地揭发同学们的不是……

他们对双休日的补习班更有看法。原本“双休日”应该是特别快乐的日子,现在却“被妈妈押着走进那幢万恶的补习班大楼”……

关注自己喜欢的事实,讨厌自己不喜欢的,是人类的天性。尽管这些看法并不一定完全正确,但看法永远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这种认识过程所自然形成的“闭环”,在儿童生命成长过程中永远保持着开放的状态,即在生活的历练中他们会不断修正自己的观念,构成“成长”体系,这便是儿童最宝贵的“可塑性”。

这不,到了毕业季,“看法”就不一样了。原来他们认为不会笑的张老师,在毕业典礼的舞台上“穿着一件有亮片的衣服,就像《星光大道》上那扇闪闪发光的大门”,成了“最光亮的人”。江照花也不那么可恨了,在那些有点乱纷纷的写毕业留言、按手印的活动中,她在关键时刻的“一锤定音”分明得到了大家的拥戴……

孩子们的“看法”就是这样在不断提升中变得渐臻完美。生活的磨炼,实事求是的经历,则是实现这种改变的生命动力。说到底,人应当是有不同看法的动物,儿童的不同看法更会最真实地表现出来,而且可以肆无忌惮地表现在每个生活折痕里。所以成人应当更加尊重儿童的看法,因为在那些被误认为不成熟的看法中,往往会蕴含着生命和宇宙的深邃与美妙。尊重儿童的看法,就是要我们在孩子的“生命在场”处育人。我们需要儿童文学,是需要儿童真实的心跳。而儿童,只有儿童,才距真实最近。

(作者系小学语文教育专家)

《中国教育报》2020年06月24日第11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