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清泉一泓流远长

——研读《颜氏家训》

作者:段伟 发布时间:2017.12.04
中国教育报
清泉一泓流远长

《颜氏家训》共七卷二十篇,以儒为纲,涉及史学、佛学、道学等领域,是中华“家训之祖”,凝聚了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对人生的深切体验,处处体现着一位长者对后辈的殷切希望。其内容质朴明快,见解独特,有“篇篇药石,字字龟鉴”之誉,广为流布,经久不衰。

作者颜之推命途多舛,曾历仕四朝。入隋后,他承先圣,览生平,苦心孤诣著成《颜氏家训》以遗子孙。《颜氏家训》共二十篇,第一篇《序致》概说全书宗旨,末篇《终制》叮嘱后事,《归心》讲述崇佛失当。余下十七篇可分为:《教子》《兄弟》《后娶》《治家》四篇阐述家庭教育,强调子女教育、尊老爱幼、和睦家庭的重要性;《风操》《慕贤》《勉学》《文章》四篇涉及品德智能教育,介绍如何培养造就子弟成才;《名实》《涉务》《省事》《止足》四篇属于思想方法教育,强调培养子弟观察、认识、处理问题的思考方法和途径;《诫兵》《养生》两篇讲解养生处世之道,摄养身心,以期保健延年;《书证》《音辞》《杂艺》介绍古籍文字考据知识、音韵及杂艺知识。它堪称中国古代教育的百科全书。秉承此世家宝训,颜氏后裔仁风滂沛、龙凤迭出,如训诂学家颜思古、书法大家颜真卿。

家教承善行

“少成若天性,习惯如自然。”颜之推认为,教育要从小抓起,从婴儿识人颜色,知人喜怒,便加教训。进一步,教育还应提前,这便是“胎教”,胎教源于周代,但置于家庭教育之首应始于《颜氏家训》。婴儿期的教育就像新媳妇初进门就立规矩一样,“教妇初来,教儿婴孩”,长成以后,思虑散逸,固须早教。同时,颜之推将家庭中夫妇、父子、兄弟关系称之“三伦”,要做到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妇顺。无论是“骑马打仗”或“过家家”的兄弟姐妹,还是未曾谋面的祖上、后人,都是“至爱亲人”。对治家,他提出要勤俭,不可奢靡浪费。他特别反对买卖婚姻,对北齐贵妇人盛装出门为丈夫儿子“争讼曲直,造请逢迎”打官司、走后门,甚至“代子求官,为夫诉屈”很瞧不起。家庭治理好了,方推及社会,而社会上的优良风尚需从上做起、从先(前辈)做起,这便是“风化”,强调上者(上级)、先者(前辈)对推动社会道德前进的重要作用。

慕贤扬正气

“种树者必培其根,种德者必养其心。”颜之推提倡颐养性情“礼为教本”,要以忠孝仁义作为人生准则,为人不能贪慕名利而要做实事。他用一句话告诫后代:“积财千万,不如薄技在身。”说明“父兄不可常依,乡国不可常保”,一切均依自身努力。

颜之推要求子女“慕贤”,将大贤大德之人作为自己的人生偶像,遵循他们知人论世的方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选择怎样的偶像,就会有怎样的人生。北齐时,一些人教孩子学鲜卑语、弹琵琶,希冀通过服侍鲜卑公卿来获取富贵。颜之推对此非常不屑,认为这样会迷失人生方向,即使能到卿相之位,亦不可为之。“慕贤”被颜氏后人永奉于怀、遵循不悖,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是颜杲卿和颜真卿。两颜是堂兄弟。唐安史之乱初,颜杲卿任常山(今河北正定)太守,颜真卿任平原(今山东西部)太守。安禄山叛军围攻常山,逼迫颜杲卿投降,但颜杲卿不肯屈服,还大骂安禄山,不久城为史思明所破,颜杲卿被押到洛阳,被凌迟处死,“比至气绝”,仍然“大骂不息”。安史之乱后,颜真卿出任吏部尚书,封鲁郡开国公。德宗时藩镇割据,他奉命去河南汝州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处。李在藩镇中位置最重要,势力最大,很想称帝,李逼颜真卿叛唐,遭颜真卿怒斥。李希烈还在颜真卿住处挖一大坑,欲坑杀之,颜真卿坦然道:何必多事,只要一剑便可。最终颜真卿被李希烈缢杀于蔡州。“二卿”舍生取义,是颜门修身立德得以传承的注脚,他们所表现出的明哲思辨、重社稷、识大体的气度,对后人有着宝贵的引领价值。

勉学唤觉悟

学无止境,行者无疆。在颜之推看来读书是趋近圣贤、通向天理的阶梯和桥梁。他要求后人要勤奋学习,树立终身学习习惯;“学贵能行”,学习要经过自己实践、不能轻信“耳受”;周围的贤者都可为师。南北朝是等级森严的社会,颜之推以能者为师的观点极具进步意义。他把圣贤之书的主旨归纳为“诚孝、慎言、检迹”六字,认为读书求学的目的,是为了“开心明目,利于行耳”,“若能常保数百卷书,千载终不为小人也”。他认为无论年龄大小,都应该读书学习。

考证典故,品第文艺,颜之推尤为重视后代文化艺术的修养。他本人在书法艺术上造诣颇深,称:“吾幼承门业,加性爱重,所见书法亦多,而玩习功夫颇至。”他酷爱王羲之、王献之的书法,不仅收藏,更多方研习,他要求子孙“真草书迹微须留意”,一寸光阴一寸金,勤学苦练方成才。字如人生,说话做事也好,学习享乐也罢,如果不能做到分寸有度,就很可能陷入物极必反的桎梏之境。颜氏一门对书法的重视,终在颜真卿身上结出硕果,他的正楷端正雄浑,气势宏伟,行书则遒劲勃发,极像他的为人。他的“颜体”是中国书法史的又一高峰,大放异彩,其手迹《祭侄文稿》被视为书法瑰宝。

行端启后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颜氏家训》确立了家族成员的行为准则。家长要成为子女的楷模,持家要“去奢”“行俭”“不吝”。在婚姻问题上,做到“勿贪势家”,反对“贪荣求利”。务实求真,不求虚名,摒弃“不修身而求令名于世”的行为,“名之与实,犹形之与影也。德艺周厚,则名必善焉”。作为南北朝的世族,颜之推深感维护门风的重要,《颜氏家训》的首篇和末篇,他都反复叮咛,写“家训”的目的便是“整齐门内”,耳提面命地交代后人“绍家世之业”。“道不远人,斯文在兹。”他要求后代要按儒家“六经”严格要求自己,不只做“典正”之人,亦要写“典正”之文,绝不能陷于“轻薄”之途。

《颜氏家训》的写作方法很有特色,颜之推往往以儒家经典、格言名句作为问题出发点,以历代圣贤如孔、孟、周公作楷模,以同时代人、颜氏亲属乃至本人亲见的故事作范例。在颜之推之前,儒家亦有儿童教育的规范,但是面向全社会,强调的是共性。《颜氏家训》的意义在于,在道德共性的指导下,突出了一家一户教育的个性,突出家长为子女垂范立训的文化自觉。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修身是入德的起点,是人生第一要务。伦常者五,家庭有其三(夫妇、父子、兄弟)。只有每个家庭都按照道德要求和谐相处,治国、平天下才有坚实的基础,家训能涵养清正家风,永志不朽,有伸引国家法律的作用。

《颜氏家训》述立身治家之法,辩证时俗之谬,以小见大,以近显远。阐明“家”是正心修身、养性育德的人生起点,“蓬生麻中,不扶而直”。其文字简练明隽,兼采雅俗。似语录,而有语录所没有的趣味;似随笔,而有随笔所不易及的整饬;似训诫,而有训诫所缺乏的亲切醒豁;清霏有味,风月无边,点染其间,夜静钟声。在《颜氏家训》的影响下,下起士庶,上至宰相,乃至帝王之家,多有自订的家训,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特色。我们张口即诵“传家二字耕与读,发家二字勤与俭”“不做亏心事,不赚昧心钱,心里有盏灯,肚里能撑船”等大有裨益于世道人心的家训,可谓字字精湛,句句经典。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颜氏家训》在修身治家、勤勉向学方面给后人提供了诸多有益的参照,而和气致祥、端淑家声的思想光芒不仅仅照亮颜氏子孙的人生,也在惠及更多的人。不过,《颜氏家训》反映了彼时价值观及需要,有许多时代的局限,诸如封建纲常伦理的宣扬、明哲保身的说教等需要读者吐故纳新,省思鉴之。尽管世殊事异,但《颜氏家训》历久弥香,读来如一泓清泉,沁人心脾,促人警醒,益人心智。

(作者系湖北英山实验中学大别山区种子教师)

《中国教育报》2017年12月04日第10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