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跨界翻书又一年

作者:殷国雄 发布时间:2017.12.04
中国教育报
跨界翻书又一年

跨界翻书又一年

跨界翻书又一年

跨界翻书又一年

跨界翻书又一年

跨界翻书又一年

■年度读书报告(之二)

岁末年终,盘点过往一年读书所得,许是人已中年,相较昔日的生读硬记,自觉多了这个年纪该有的自在从容。我渴望知晓更多,又因身为人父、谋生于农村初中,葆有好奇,努力拓展阅读边界本就顺理应当,却终于接受自己天赋和精力有限,不再逞才使气好猛斗狠、专挑名望和艰深之书。

与女儿一起读童书

2017年,我和10岁的女儿共读罗尔德·达尔的童书共4本,除了第三次读《查理与巧克力工厂》,其余3本为《詹姆斯与大仙桃》《好心眼的巨人》《小乔治的魔药》。我给这些书都拟了些阅读题,父女二人就此交流探讨。

从个人的阅读体验来说,我不觉得罗尔德·达尔是一流的童书作家,他的故事大都不够丰富曲折,人物性格的层次与变化也不太够。个人以为他最好的作品是《女巫》和《查理与巧克力工厂》,但相较于《不老泉》《夏洛的网》这些杰出的儿童文学作品,无论故事还是主题,都显得单薄。有次,我们父女聊到《小乔治的魔药》,女儿评价这本书不太有趣,因为故事的发展总能让她猜到,我深以为然。

看故事不是不重要,但可以和作者交流、独立思考、有自己的判断和观点却是好读者的必备素质。小学中段以上的亲子共读,尊重各自的阅读体验,父母子女彼此倾听、相互对话,不仅着眼于阅读力的提升,更是情感交流、传达爱意的重要方式。

今年我还和女儿一起看了《哈利·波特》,这是JK·罗琳的史诗巨著:亲情、友情、爱情、种族冲突、权力争斗、教育批判,生命的屈辱与挣扎,人性的阴暗与救赎……读《哈利·波特》的日子里,我和女儿一起陷入痴狂,我们谈魔法说霍格沃茨,为那些决战中死去的英雄而痛惜。我甚至买了优酷会员,就为了看看电影里的魔法世界。

暑期我和女儿一起看了《小狗钱钱》的第一部,女儿除了完成拟定的读书报告单以外,一家人还一起去了桌游吧学习经济类的桌游《马尼拉》,以游戏的形式理解经济学常识。我们两口子鼓励女儿活学活用,自己挣钱。于是,她在楼下羞羞答答地和小朋友表示“教一次滑板两块钱”,估计这买卖没做成。又为了在我的简书账号发文,换几个打赏钱,她强忍我的威逼利诱,反复修改,终于挣得几个辛苦钱,却不知节省,被她“挥霍干净”,也算是深刻体验到了书中所谈常识。

事实上,在日常生活中没有孩子不接触钱、不涉及经济活动的最常见最应该学习的主题,却因为各种原因被忽略和无视。我很有兴趣编写经济学童书的报告单,配以合适的桌游,做一个主题课程单元,希望以此帮助孩子们理解日常经济学现象,思考财富的价值和意义,为他们以后自食其力,做到经济自由埋下种子。

从文学思考经典阅读教学

这几年,我只要心浮性躁,就会抓一部朱生豪译本的莎士比亚悲喜剧来看,莎翁总是能敏锐洞察人性的挣扎与分裂,呈现人的矛盾和复杂,为我区分文学作品的杰出和平庸树立标尺。今年共计读莎翁悲喜剧七部,就今年看的《无事生非》《温莎的风流娘儿们》,感觉人物的塑造有些重复,缺少变化。莎翁的悲剧更为伟大。今年新看了《奥赛罗》《雅典的泰门》《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三部悲剧,个人以为除《雅典的泰门》表现一般甚至莫名其妙,《奥赛罗》的伟大无须多言,《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据说是莎翁第一部悲剧,虽然个别人物塑造稍显粗糙,但依然是一流的杰作。

我读莎翁的悲喜剧是因为自己的阅读喜好,也是想在任教班级完整实践莎士比亚的主题阅读课程。莎翁悲喜剧的篇幅都不算长,适合作为初中生整本书阅读的材料。我将电影和原著交叉阅读,用读书报告单作为学生个人阅读的基础,配以学习小组的合作与分享,让学生深入理解文本,最后引导他们进行剧本的编写和戏剧表演。这样的实践可以使读思写演全方位结合,充分调动学生的生命体验,和杰出文本展开对话。

十一长假,我回湖北老家,闲着无事,把《围城》和《麦田里的守望者》又翻了一遍。人已中年,多少能明白生活的无奈,很多想法不复年少时的“陈义过高责之甚切”。我甚至以为《围城》的前半部,钱钟书对方鸿渐太过刻薄,行文又过份卖弄聪明;看方鸿渐回到上海,于柴米油盐辛苦挣扎的后半部,十多年前初读此书的调侃已消散干净,心中只有对普通人无力和卑微的感同身受;做了教师和父亲,才能体会道尔顿的“反叛浪荡,愿意做一个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个孩子深深的孤独和迷茫,投射出成人世界的冷漠残忍。

今年看完《傲慢与偏见》,虽然这种题材确实不是我的“菜”,但简·奥斯汀对于少女心理的细腻展现和爱人婚前婚后的情感变化的敏锐发掘,确实有其天才。我在想,要是把班纳特夫妇、柯林斯与夏洛特和刘震云的《一地鸡毛》,还有电影《革命之路》《男人四十》比较梳理,做一个有关婚姻主题的课程,和学生讨论一下不同类型的夫妻,这应该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限于年纪和经历,学生和文学经典常常缺乏情感共鸣,双方无法展开对话。对于整本书的经典阅读教学,教师一定要设计合适的阅读问题,激活他们的体验,激发他们的思考,以分享和交流来开掘文本的丰富性。成为好读者需要时间,足够的人生经历往往是最好的老师,且无可替代。

历史与经济也是我的“菜”

今年所读的历史专著是谭伯牛的《战天京》和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2004年,我曾在新浪读书上看过《战天京》的部分章节,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买到,今年读完全书算是得偿所愿,顺带还缅怀下逝去的青春。

其中《战天京》是以攻取天京为背景,梳理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这些晚清臣的书信和奏章,全面呈现晚清的政治、军事、文化、经济和外交。晚清兵制崩坏,湘军、淮军崛起,自是必然。不过,军队的兴起与前途,军人薪酬和福利,关键在统帅的找钱筹饷,缺乏明确的财政支持,这是军队私有化的重要原因。破城之后,为弥补军人损失,杀掠三日,已成定规,公然出现在曾国藩的奏章之上,满清中枢也是默认首肯,实在让我有些惊悚。我对书中的兵制讨论兴趣极大,以前读过雷海宗先生的《中国的兵》,大约是说是自秦以后,华夏无兵。我买了雷海宗的《中国文化与中国的兵》和邓广铭的《岳飞传》,想多了解一下中国的兵制演变,个人觉得这是了解中国的一个很好的切入口。

这一年多,我用心最多的是奥地利学派的相关书籍。奥地利学派对于自由意志和个人权利的坚决捍卫,它从个人出发的方法论,对公权的极不信任,颠覆性地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

以《蝇王》为例,起先我对作者的故事逻辑很不赞同:流落荒岛,首要不该是抱团自救、回到文明世界吗?人性无论如何黑暗,也不会这样缺乏理性自甘回到原始野蛮的境况。但以奥地利学派的观点来看,这完全是“理性经济人”的错误假设,人有目的,然后有实现目的之手段,个人目的无法以理性衡量。又看了《奥地利学派的大师们》,有文章专门提到了哈耶克、米塞斯和罗斯巴德的区别:米塞斯以为个人目的是中性,罗斯巴德则引入自然法,毫不含糊地指出人的身体权和财产权不可侵犯,进行界定。哈耶克是经验主义的思维方式,所以他的《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矛盾地呼吁市场自由和市场管制;而罗斯巴德则是逻辑演绎的路径,推出诸如暴力防务的市场化,这些在很多人看来离经叛道、不可思议的观点。

何帆的译著《九人》曾经让我对保守派大法官全无好感,觉得他们秉持的宪法原教旨主义简直不可理喻。但《知识分子与社会》却让我对保守派大法官充满了深深的敬意:秉持宪法原教旨主义、严苛地解释宪法,是对司法扩张的警惕,是对权力本身的怀疑。

阅读奥地利学派的相关书籍,对我的教育观和教育实践都有重要的影响:在培训机构被妖魔化的今天,我仍然认为,教育培训市场提供了多样化和差异性的教育服务,家长和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这不是坏事;教育已成投资热门,我秉持开放的态度,完全没有某些精英分子莫名其妙的担忧以至于用打破行业壁垒,以市场促发教育服务的创造和变的手段,倒逼官僚体系下的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教育现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邪恶论原罪论?这恰恰证明了教育行业的封闭亟待改进。

组织学生读《威尼斯商人》,刚好碰上“山东聊城案”,我结合书中众人对夏洛克的高利贷生意的批判,让学生探讨“你是否赞同高利贷,为什么?”“哪些人去借高利贷,贷款方为什么要高利率?”从而揭示“高利贷只是一种双方自愿的商品交易,它的高风险使得它只能高利率”“越干预打击,高利贷利率越高”“充分的竞争之下,利率自会回到合理的水准,无须干预”。我不反感道德激情,但面对问题,还是该立足个人的身体权和财产权,尊重个人选择,而不是带着专业和道德优越去展示痛心疾首。

游戏:未来教育的方向之一

几年前,我和苏祖祥老师相识于温州苍南,那时知道他在做美国语文教材的研究。此次苏老师的研究文章结集出版,定名《语文不是语文书》,实在是一件让我很高兴的事情。他综合政治学、文学、历史学、教育学、诠释学来对比中美语文的差异,视野极为开阔,见识非凡,力图为现实的语文教育提供更多的可能性,可谓用心良苦。他的研究方法和视角更值得语文教育界思考:学科本位和单一的教育学视角是否匹配教育之目的,是否符合打破学科界限综合性学习的实际?毕竟人的大脑不可能严格地按照指定的规范内容进行思考运作。

还有一本《游戏改变教育》,虽买未看,但仅就标题都必须一提。我以为标题就是未来教育的方向之一:打破学科限制,人人都是学习内容的发起者;线下教育是基础,在线教育是线下教育的延伸和补充,拓展教学空间至博物馆、工厂、历史遗迹等等;研发游戏形式和教学内容的结合。无论我们承认与否,教育的变革已经来到。

对我来说所谓自在读书,无非“面对复杂,依然欢喜;接受命运,葆有好奇”。还好,在这个年纪,我还是那么热爱学习。

(作者系江苏张家港第八中学教师)

《中国教育报》2017年12月04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