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南非2030学校基础教育愿景

作者:刘秉栋 楼世洲 发布时间:2017.12.01
中国教育报

    南非基础教育部日前颁布了《2019行动规划:面向2030学校教育》,勾画出了南非基础教育发展新蓝图,标志着南非全民享受优质教育历程的开启。中国和南非同为金砖国家和发展中大国,南非《2019行动规划》在政策设计上对于中国基础教育发展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南非高等教育水平享誉全球,位居非洲大陆第一,在金砖国家大学排名中相对领先。然而,南非的基础教育水平却远远落后,无法与高等教育声誉相匹配。

为了勾画南非基础教育发展新蓝图、进一步对接国家2030发展规划和全球2030教育行动规划,南非基础教育部日前颁布了《2019行动规划:面向2030学校教育》(以下简称《2019行动规划》)。《2019行动规划》是《2014行动规划:面向2025学校教育》的更新,旨在总结经验、展望未来,促进南非基础教育质量提升。

南非基础教育部认为,《2019行动规划》的出台具有里程碑意义,意味着南非全民享受优质教育历程的开启。新规划的出台并不意味着先前行动规划的终结,相反是一种延续,是教育部门理解面临的挑战和提出应对措施的重要资源。

    南非学校教育愿景分析

基础教育发展离不开清晰的目标与指引,在点滴进步中不断向愿景靠拢是基础教育发展的原动力。南非2030学校教育描画了和美与共的教育画面——“学生乐学、教师乐教、校长尽责、父母尽心、教材完备、设备完好”。

南非教育行动规划与愿景目标互为一体。《2019行动规划》可视为2030学校教育愿景的一部分,对落实愿景目标既具有指导性又有切实可操作性,包括“达到什么”(成果目标)和“如何达到”(行动目标)两部分。

《2019行动规划》提出的27项目标,基本沿用了《2014行动规划》框架,前13项与招生及学习效果有关,可分为5类:达到最低教育标准、促进平均表现、提高义务教育入学率与完成率、保障儿童早期发展与预备级的入学机会、降低1—9年级的留级率;其余14项阐明了如何达成上述目标,分别涉及教师、学校课程覆盖面、学校管理、社区参与、学习者福利、全纳教育和区域支持等。

此外,《2019行动规划》列出了5项优先目标,分别是提高一年级以下儿童获得优质的早期发展机会,提高教师在整个职业生涯中的专业能力、教学技能、学科知识和计算机素养,确保每个学习者能够根据国家政策获得最基本的教科书和练习本,确保全国所有学校推行基本年度管理流程以促进学校良好的发展态势,各地区办事处可通过更好地利用信息化设备以提高对学校监测和支持服务的频率和质量。这5项优先目标涉及学前教育、教师发展、教学材料、学校管理和区域支持。

    提升质量是改革重点

南非《2019行动规划》的出台,一定程度上是为顺应国际社会教育发展理念、对接国家2030发展规划、融入中期战略框架及引领各省基础教育发展。“教育2030行动框架”倡导各国政府到2030年提供至少一年优质的免费学前教育,在南非《2019行动规划》的5类成果目标和5项优先目标中,学前教育均有所强调,且国家发展规划设定了学前教育达到100%的预期目标,可视为对该行动框架的回应。

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全民教育千年发展计划进行总结,发现教育质量目标被教育覆盖面目标所淹没,非洲乃至全球的全民教育一定程度上变成了全民入学运动。南非在落实全民教育进程中,同其他非洲国家一样,某种程度上过于注重提高入学数量而忽略了教育质量。例如,南非目前7—15岁儿童入学率已高达99%,但师资合格率不足、教师责任心不强、教材供应不到位等情形依然存在,导致学生学业完成率较低,社会和家长对基础教育教学质量不断质疑。

2015国际数学与科学趋势研究(TIMSS)报告显示,南非学生成绩与2011年相比虽有所提升,但依然接近“垫底”,甚至落后于许多非洲贫困国家。南非小学六年级有27%的学生阅读不过关,而坦桑尼亚和津巴布韦的比率分别是4%和19%。此外,南非约有一半的学生经过五年小学阶段的学习连24除以3等于8都不会计算。基础教育取得的成绩与南非政府向教育投入国内生产总值6.4%的预期结果难以对等。

因此,在汲取以往基础教育发展经验的基础上,新版行动规划顺应新的变化形势,特别强调教育质量的提升,最低教育标准的设立及对平均表现、完成率、留级率等的重视都是意在加强教育质量,修正全民教育目标落实进程中的不足,力争为教育2030可持续发展打下基础。南非政府规划,到2030年使南非全国消除贫困、减少不平等、提高经济实力、增强国家综合能力、促进整个社会团结合作,青少年一代直接影响南非社会、政治和经济的未来发展,加强基础教育是实现上述国家发展目标的必由之路。有研究认为,改善基础教育有助于提高就业和收入水平,推动教育体制改革以建立包容性社会,并在提供平等机会方面发挥潜力。鉴于此,在南非中期战略框架14项优先成果中,基础教育被列在第一位。

    新版行动规划的启示

同为新兴的金砖国家和发展中的大国,中国和南非在各自地区内富有影响力,在教育改革与发展中的经验和教训能够产生共鸣。南非《2019行动规划》在政策设计上对我国制定2030基础教育愿景规划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战略对接,愿景融合,努力推动教育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南非政府把办优质的基础教育视为国家的一项基本责任,认识到基础教育发展与国家命运之间的深刻关系,将2030学校基础教育愿景融入国家2030发展规划与中期战略框架,制定切实可行的教育行动规划以保障教育优先发展。在实现全民教育入学率提高和性别差异率下降等量的突破后,南非青少年接受优质教育迫在眉睫,然而教育质量提升难以在朝夕之间实现。对此,南非遵循从量变到质变的发展规律,及时出台五年行动规划和十五年愿景目标,融汇国际教育发展理念,将长期愿景目标与近期行动规划结合起来,教育行动规划与愿景目标总是保持着11年的间隔,在不断地把握当下和谋划未来。

结果本位,注重效率,坚持教育可持续发展以质量为中心。南非教育转型以来,实施“结果本位”的“2005课程”改革,颁布《课程与评价标准》,使课程改革从“频改期”进入“稳定期”,为2030学校教育目标实现创造了有利环境。在提升教育教学质量方面,南非基础教育部加强教材标准化建设,强化国家和省级年度评价,促使测试项目体系化,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绩。纵观南非《2019行动规划》的27项整体目标,教育公平与效率均有涉及,但更为重视学生表现,结果本位的教育理念贯穿始终。在5项优先目标中,除学前教育关乎学段外,其余4项目标均是保障教育教学质量的措施,新版教育行动规划以质量为中心可见一斑。

群策群力,广泛动员,构建学校教育共同体。学校教育活动绝非一种孤立的存在,而是需要教育利益攸关方携手合作、共同促进,且教育成果目标的落实有赖于全社会的广泛支持。不同的社会角色对学校教育有着不同的期待和贡献,南非基础教育部倡导学生、教师、校长、家长共同投入教育事业,使学生认识到接受基础教育、获得一技之长的重要性,通过培训使教师获得职业幸福感、提升满意度,并努力为教师提供体面的收入和工作环境,使校长认识到其职责在于促进和谐、激发创造力、推动学校共同体内外形成良好的职业道德,使家长与学校保持顺畅的信息沟通,对学校充满信心。为支持和推进教育改革议程,南非政府成立了国家教育合作信托机构(NECT),致力于加强民间社会和政府之间的伙伴关系,努力推动南非国家基础教育目标实现,确保到2030年至少有50%的学习者能够通过数学、科学和语言测试。

(刘秉栋系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博士生;楼世洲系浙江师范大学副校长、教师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系浙江省高校重点学科“浙江师范大学教育学”重点资助项目“国际组织对非教育援助的比较研究”(ZC322013014)阶段性研究成果)

《中国教育报》2017年12月01日第5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