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学校生机在机制创新中焕发

作者:记者 刘盾 发布时间:2017.11.28
中国教育报

本报讯(记者 刘盾)姚晓英接手深圳市福田区竹林小学后的开学第二天,学校招生办主任告诉她,今年艰难录取的200多名学生,有80多名转学或不来报到。她急忙给家长打电话询问情况,却遭呵斥:“你们学校办得太差了。”

福田区教育局局长田洪明上任伊始,通过调研获悉了竹林小学的招生窘境。作为深圳的核心城区,福田的教育基础和水平都远远超出“一般水平”,但为什么对一些学校,家长还是不买账?单靠加大投入、调配教师等传统手段显然已是力有不逮,该如何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呢?

在田洪明看来,教育行政管理体制是影响教育发展的核心和关键,因此要走出传统教育内部封闭的管理结构,必须从单一教育行政管理转向现代化学校治理。自2013年开始,福田以现代学校治理为抓手,下力气构建决策、执行和监督三者相互制约、相互促进、和谐共赢的现代学校制度。

社会广泛参与,政府依法管理,社会第三方评价,扩大办学主体办学自主权,是福田区建设现代学校制度的“指南针”。

2013年,福田区成立了深圳明德实验学校这所全国首个“公立非公办”学校,走出了一条政府和企业、社会合作办学的新路子。该校由福田区政府与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合作举办,双方各出资5000万元。福田区政府配置学校用地、校舍建设和教学设施设备,按照公办学校标准划拨基本教育经费,拥有学校资产所有权。

深圳明德实验学校开办以来,周边家长从观望迅速转为认可,招生爆满。试点的成功,加速了福田区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教育改革的步伐。该区把红岭教育集团作为存量学校办学体制改革的试点单位。2015年4月,福田区政府与深圳万科集团联合注资红岭教育基金会,万科捐赠5000万元,福田配套拨付5000万元。明年,双方将再按1∶1比例共同注资1亿元。

办学体制改革不但引入了“真金白银”,还带来了教育智慧的“源头活水”。

2016年,福田教科院直接“落户”竹林小学,竹林小学更名为福田区教科院附小。在福田区教科院帮助指导下,教科院附小努力探索决策民主、执行有力的现代学校制度。

该校以前考核机制不明确,教师黄昌坛任教7年都没竞选班主任。现在,家长代表、学生代表参与到了教师考核评价中,考核结果作为教师职位续聘等方面的重要依据。2016年,该校3位教师就因没通过考核而被解聘。黄昌坛感受到压力,开始奋发努力,钻研教学,迅速成长为六年级数学科组长。

“原来很多公办学校是政府举办,管、办、评高度合一,缺乏第三方参与,导致学校办学自主权、发展活力不足。”红岭教育集团校长张健介绍,为加快建立管办评分离的现代学校制度,红岭教育集团实行理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理事会为集团的最高管理、决策机构,审议集团发展规划、年度工作计划、年度经费预算和决算等集团重大事项。理事长由深圳大学前校长章必功担任,副理事长、理事则由区政府、捐资企业代表、集团校长、家长及教师代表等担任。

为让校长有权不任性,理事会评议、监督校长履职情况,推行校长聘任制,四年聘任一次。张健牵头成立了教学委员会,把职称评定等方面的决定权赋予教师。“职称评定涉及教师切身利益。”在教学委员会成立前,职称评定经常让张健感到头疼。而去年底,教学委员会评定出的二十多个正高级职称,没引起一个教师不满、投诉。

以前,各校区在人员、资金调配上各自为政。有一个校区因大量女教师生二孩,导致师资紧缺,另一校区只愿把较差的教师调过去。“如今,现代学校制度的建设打破了小集体主义,各校区人财物实现了顺畅调配。”红岭教育集团副校长刘仁淮告诉记者。

福田区的各种新尝试迅速提升了试点学校的治理能力与水平,扩大了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教科院附小仅利用一年时间就扭转了家长不愿选择、生源薄弱、成绩垫底的状况。“前几年,每年班里都有同学转学。”该校学生陶静晗发现,这两年不仅没有学生转出,还有转入。据悉,今年该校招生人数比原计划超出2个班,全校学生数已增至1000多人,学校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如今,尝到改革甜头的红岭教育集团正谋划去编制化。在教职工代表大会上,张健表态,当办学体制改革进一步扩大时,他会带头放弃编制。与会教师纷纷“点赞”并响应。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28日第8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