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利益群体左右数字化课程资源发展

作者:杰弗里·肖邦 芝诺·鲍里斯 著 王禧婷 孙宽宁 编译 发布时间:2017.11.23
中国教育报

在数字化课程资源的设计、开发和应用方面,设计者、相关企业、政策制定者和使用者这四方面利益群体具有不同的认识和立场,共同作用于数字化课程资源的发展。

目前,一些国家的许多学校都在尝试使用数字化资源,而数字化课程资源是其中的重要部分。支持者认为,数字化课程资源具有潜在的变革性特征,比如在帮助促进教学中的交互性、实现资源定制化以及发展适应性评价等方面发挥作用。然而,在数字化课程资源的设计、开发和应用方面,设计者、相关企业、政策制定者和使用者这四方面利益群体具有不同的认识和立场,共同作用于数字化课程资源的发展。

数字化课程资源潜在的变革性特征

支持者强调,数字化课程资源具有许多积极影响,包括能够促进交互性、个性化和用户化发展,增加多样化的社会互动,降低资源成本,提高学习资源利用率,其内部自带的评价功能能够提高评价的适用性和操作性等。

确定数字化课程资源的特性是进一步研究的基础,简单来说,数字化课程资源具有四个方面潜在的变革性特征:变革学习经验、扩大优质资源的利用率、资源的定制化和个性化、具有嵌入式评估系统等。

不同利益群体的观点和立场

不同利益群体在设计、开发和应用数字化课程资源的过程中有不同的侧重点,其中也存在着各方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这既影响着教师的实际教学,也影响着数字化课程资源的发展。

设计者的视角

设计者指研究学习与教学的学者,他们格外强调数字化课程资源变革学习经验的特征。设计者希望数字化课程资源能够极大丰富学习者的学习经验,打破时间和空间对于学习的限制,帮助学习者记录和管理自己的学习。

设计者认为,数字化课程资源面临着几个困境,比如数字化课程资源有时是非线性的,可能会破坏已有的课程逻辑。再如,数字化课程资源普遍性与个性化存在矛盾等。因此,设计者想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如何既能保障数字化课程资源对于个体学习者来说易获得的、灵活的和丰富的特征,又能使其很好地与现实既有的课程安排和教学相协调。

设计者强调了教师分析处理数字化课程资源的能力在教学中的重要性。对于丰富的数字化资源,教师要具有较高的筛选和协调资源能力,能够在复杂的教学环境中充分发挥数字化课程资源的优势。但是,与此同时,有些设计者也开发了与数字化课程项目配套的指导性文件,这类文件反而又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教师和学校在发展课程创生能力方面的可能性。

企业的视角

相关企业和组织往往从“消费者”概念出发设计和开发数字化课程资源,他们宣传其设计出的数字化课程项目能够缓解教学和教学评价的压力、提高学校管理水平,并以此来吸引消费者。

企业在开发数字化课程资源时主要有以下几个趋势。

部分企业开发了学校综合管理系统的程序,并将数字化课程资源嵌入其中。学校引进这些数字化系统,教师利用这些系统自主选择需要的课程资源来促进教学。这些系统往往具有自适应的评价系统,能够根据学生的学习结果提供新的资源。但是这些评价系统的科学性有待考证。

有些企业基于掌握学习理论设计相关程序,使学习者能够根据自己的学习水平来确立学习步调。这有助于调动学习者的积极性,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但是如何处理好课程资源与评价的准确度之间的关系,是困扰人们的难题。并且,这类学习程序的重点是掌握特定技能而不是完成课程。

汇集一些教学视频形成数据库,教师和学生可以根据需要从中选择有用资源。但是,这些资源只能使用不能被更改,也没有自适应评价系统。

基于前一类数据库的局限,开发了资源过滤和筛选程序或网站,帮助教师和学习者在大量课程资源中搜集到最能满足自己需求的内容。

企业在数字化课程开发和应用中也存在许多局限。一些企业并没有投入充分资金开发高质量的数字化课程内容;当学校购买了相关课程资源后,学校在选择和运用课程资源时的自主性受到资源库的限制;过于依赖数字化程序可能会降低教师专业化水平的发展速度;企业是市场导向的,有时会忽视教师和学生的真正需求。

政策制定者的视角

政策制定者视角主要指的是政府相关部门为支持数字化课程资源发展而制定相关政策。美国、英国和韩国等国家的政府正在大力推广数字化课程资源的应用。美国联邦教育部推行了“走向开放”政策,目的在于以数字化课程资源代替纸质文本,提供让学生获得高质量资源的机会。2016年以来,美国联邦教育部督促科技企业研发在数据支持下的教学平台,根据数据来设计教学。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积极推广“开放教育资源”理念,发展至今,已经具有多重水平。这些政府文件大多指出,数字化课程文本能够节约资源,能够根据科技革新和现实发展及时更新课程内容。

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对于学校教学产生了一系列影响。宏观来看,学校中的“课程”概念发生转变,人们开始重新认识潜在的课程资源,但与此同时,传统课程内容和资源受到忽视。同时,政策要求学校采用数字化资源,导致市场化因素逐渐浸入学校。教师仍然需要具有选择和协调课程资源的能力,但是政策并没有关照到教师自身能力发展的需求,导致一些学校贯彻相关政策时遇到阻力。

使用者的视角

与其他利益团体不同的是,使用者更具有实用主义倾向。学校管理者更希望数字化课程资源的应用能够带动学校课程资源的独特化和多样化,尤其是在帮助困难学生方面发挥作用;主张运用数字化课程监测学生的学业,并将学生学习的数据提供给学生和家长,以促进学生学业发展。也有的管理者认为,多样化的课程资源能够丰富现有的教学形式。

教师首先希望数字化技术能够容易被学生掌握,因为教师认为自身并没有充足的时间再去组织和适应这些资源,而且教师普遍将培养学生使用数字资源能力的目标排除在课程目标之外。其次,教师期望数字化课程资源能够直接与当前的课程相结合,从而将数字化课程资源作为已有教学的补充。

随着“开放课程资源”理念的推广,许多学校和教师都在教学中有意识地运用数字化课程资源辅助教学,其中大多数是通过搜集各种资源而非引进出版商开发的综合数据包。

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共识与冲突

对于数字化课程资源的开发和应用,不同利益群体之间在某些方面存在相似的立场,但是互相也存在分歧。

首先,企业和政策制定者都有明显的新自由主义倾向,强调以市场为基础的基本原则,注重借助数字化课程资源促进管理效率和竞争。但是,前者更倾向于学校利用开放的、多元化的资源,而后者则希望开发数据包或者资源系统,进而进行售卖。除此之外,企业主张设计完善的程序来降低对教师的要求,学校则希望通过教师应用“开放教育资源”来促进其专业化发展。

其次,使用者体现了实用主义倾向。学校管理者期望既能顺应相关政策的要求,又能满足学生的需要。教师虽然也在努力顺应数字化时代的挑战,利用数字化课程资源,但前提是不打破他们原有的教学秩序。在实际应用方面,许多教师的信息意识和能力存在欠缺。在数字化课程资源开发和应用中,教师的地位在某种程度上被忽视,比如运用各类软件或者系统对学生学习进行评价,大量资金支持流向软件开发,而教师处境越发困难,那么这些软件能否真的发挥其积极作用?这一点有待考证。

再其次,设计者观点更加激进,希望通过数字化课程资源变革当前的学习现状,但是这样的变革理念一方面很难获得企业的支持,另一方面也与政府保守的政策相悖,因而很难被应用到实践当中。

数字化课程资源的未来发展

不同利益群体在数字化课程资源设计、开发和应用中的不同立场预示着,在未来,该领域将继续面临挑战。

基于以上分析,本文认为可以从五个方面对数字化课程资源进行研究。第一,确定数字化课程资源的特性,并根据需要区分出主要特性和次要特性。第二,这些特性需要具有针对性,协调不同群体的利益。第三,借助教育基本原理对这些特性进行分析,遵循教育优先原则。第四,警惕一些私营企业在垄断资源方面的潜在威胁,真正有能力的设计者有时无法获得充足的信息和资源。第五,要考虑数字化课程落实问题,其中主要涉及数字化资源开发中的人力物资消耗和使用者能力的同步培养。

(杰弗里·肖邦系美国罗切斯特大学教授;芝诺·鲍里斯系该院学生。原文于2017年4月刊登于《ZDM数学教育国际杂志》。编译者单位为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23日第8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