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拒绝奇葩证明当有更多作为

作者:朱四倍 发布时间:2017.11.23

日前,贵阳中医学院在其官网上发布的《关于各单位要求我校开具相关入学证明、就读证明、毕业证明等材料的统一答复》引发舆论关注。答复中称:“学生的毕业证、学位证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据,足以证明其入学时间、毕业时间、就读专业、学制、学历、学位等情况,并且可以通过教育部、国务院学位办唯一指定网站学信网和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信息网进行校验,贵单位应取消此类证明或材料。”

拒绝奇葩证明,连高校也加入“拒绝”的行列,不知道用人单位感想几何?当奇葩证明的“使用”从权力部门蔓延到一般的社会部门乃至中小型企业,在笔者看来,仅仅用社会诚信体系不健全和工作人员偷懒来解释,已经很难服众了。

前有证明“你妈是你妈”,如今到了证明“你的毕业证是你的毕业证”“你的学位是你的学位”,但这样的证明是多么经不起推敲:学校盖章就能证明的事情,还要国家法律规定干什么!要知道,国家法律明确规定,毕业生手中的学位证和学历证是证明学生在校学习经历的主要支撑材料。严格地说,用人单位要求开具这样的一纸证明,不仅仅给毕业生和学校都造成了负担,而且有漠视法律尊严的嫌疑。正如专家所说:毕业证的效力远远要比学校开的证明效力高。有效力更高的证书,再去开低效力的证明是没有必要的。

如此怪象,该做何解?笔者以为,原因至少有三,一是管理者眼中无“人”,只有“证明”;二是倨傲心态作祟,回避责任为先,把所谓的“证明”弄成了拒绝责任担当的由头;三是整个社会的惯性所致,是国人活在“证”中的缩影。有关调查显示,六成以上的受访者表示,要证明“你妈是你妈”纯属故意找茬,并且现实中,几乎每个人都表示遇到过办证难的处境。据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及其团队做出的调查,在中国,人的一生中最多时需要400多个证明,最少时也需要103个证明,为此绘制出“人在证途”的图像。如此种种,被人调侃为“中国人的一生不是去办证,就是在办证的路上”。对比之下,高校毕业生的奇葩证明恐怕就不值得奇怪了吧!

当工作人员害怕承担责任乃至故意推卸责任时,当用人单位要求个人提供证明才能获得薪酬增长或某种奖励时,当单位与单位之间沟通不畅甚至“老死不相往来”时,倒霉的就只能是个体了。但出证明的单位也成了“受害者”,前面有派出所的吐槽,现在有高校的“呐喊”,要不是忍无可忍,贵阳中医学院能向用人单位喊话拒绝奇葩证明吗?我们已经进入信息社会,当用人单位不是通过信息共享来关心员工而是故意遮蔽信息折腾员工,靠简单的“证明”驱使员工,谁能说这样的用人单位能得到员工的真心归属呢?

唯有增强法律意识,加强信息共享,使公众日常生活和工作需要的信息和数据流动起来,把服务观念贯彻到工作之中,设身处地为公众着想,多一些灵活,少一些僵化,真心倾听民众的诉求,回应公众的意见,才能真正建立起充满人文关怀的社会。因此,拒绝奇葩证明,需要我们有更多的呼喊和行动。作为高校老师,笔者对贵阳中医学院公开回函向用人单位喊话拒绝奇葩证明由衷叫好,也期待用人单位对此予以积极、建设性的回应。

(作者系河南信阳师范学院教师)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23日第2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