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不断蜕变才能拔节长高

作者:王乐芬 发布时间:2017.11.22
中国教育报

盘点自己的成长道路,可以归纳为三个关键词:悦纳、创新、拔节。

与书结缘,从师生相厌到师生相悦

刚从师范学校毕业,我就进了一所乡村小学。乡下孩子野气重,不服管,未满18岁的我,面对这些无知无畏的面孔,心怯气弱,常常想逃。是啊,一本薄薄的教材,一篇篇短小的文章,零打碎敲、单调乏味,孩子们哪里会买账呢?

后来,我逐渐意识到,一位语文教师,如果只是死搬教参,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门教学绝招,是“哄”不住孩子们的。于是,我报考了当时热门的自学考试,攻读汉语言文学课程。我想到文化的长河里,把语文是什么搞明白。四年间,我共学习了20多门课程。沉潜在读书的境界里,一字一字地咀嚼,一句一句地圈画……日日与书相亲,与文学耳鬓厮磨,面对学生,气场也一日日强大起来。课堂上,少了照本宣科,多了旁征博引;布置作业,不再只是抄写默背,也会常常增加一些创意游戏——猜字谜、改编典故,甚至还设计了一些综合性的文化研究小课题。

读书让我从一名新手教师,懵懂间转变成为语言文化启蒙者,也点燃了孩子们内心的学习之火。我的语文课有味了,学生考试成绩也提升了,师与生,也两看两欢喜了。

从“刀光剑影”的论坛回归“日常”教学

2000年,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城区学校。当时小语界正流行“磨课热”,名师们每推出一堂课,总会引起极大的关注。我开始极其认真地钻研课堂教学艺术、研究课堂实录。每去一处听课,我都带着录音笔或者笔记本电脑,记下了好多本笔记。青年教师能参加的比赛我都参与了,还稀里糊涂地得了奖。

2004年10月,导师向我推荐了一些非常有名的教育网站与论坛,从此,又一扇大窗打开了。此后的三年间,除了上课、改作业、备课、读书,余下时间我便在论坛上泡着。这是百家争鸣、山头林立之地,各派名师纷纷在此开坛立说。因为论坛上的激烈碰撞,身处海滨小城的我,再也无法忍受缄默旁观,于是,我开辟园地,发表言说,担任版主,也因此结识了很多有见地、有思想、有情义的好朋友。论坛对于我的成长有助益,一事足以说明。

有阵子,论坛上掀起一场大讨论:什么是语文?一堂真正的好的语文课有什么标准?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人各自推崇自己“粉”了多年的几位名师,列举他们的经典课例,来一一说明自己心目中好课的标准。

但是,论坛就是论坛。很快,就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其中战斗力最强的是“血刀门下”,他用极其犀利的言语反击、驳斥,不留半点情面。他说,自己的每一刀下去,都要见血、见骨头——他就是“新教育”的倡导者之一干国祥老师。几个月里,各路人马活跃异常,每日引经据典、唇枪舌战。我身处其中,热血沸腾。为了捍卫自己的观点,我阅读了大量的教育教学经典,不停地思考、辩论。硝烟弥漫的论战,最终虽然未分胜负,但在长达三个月的言语交锋、思想撞击中,我就如吸饱了水的海绵,当然这是教育的营养之水。

这场论战,让我站得高了、望得远了,开始学着超越课堂,追问教育本质。我逐渐意识到,精彩的公开课,只是浪花一朵,而帮我夯实自己教学根基的是6年的教学经验与2000多节家常课。于是,在一两节公开课上花大力气的热情悄然熄灭,我将听评课的关注点转移到对学生学习行为和结果的分析上,将研究重点落在打磨整个语文教学链上。

从重视小技能到关注阅读课程

2008年10月19日,在全国第七届青年教师阅读大赛期间,我与陈金铭老师一起去采访大赛的特邀点评嘉宾——台湾小语会时任理事长赵镜中教授。赵教授“教课文”还是“教阅读”的观点带给我们颠覆性的冲击。他提出了一些我们从未深究过的问题:阅读就是以课文教学为核心的认字、识词、句式、篇章组织、理解等分项小技能的总和吗?一名真正的教师,怎样才能有效调动背景材料、选择有助于促进理解的策略,从而提升学生的阅读能力?

此后长达8年的时间,我踏上了推进学生阅读之旅。我们通过迷你策略课、班级读书会、晨诵午读三大立体阅读课型,重建了孩子们的语文生活。

我们研究真实情境下学生的策略性阅读。指导学生学习预测求证、发现线索、推论、整合等多种阅读策略。我们还构建了多元整合的“童心·名家”主题阅读课程。将古今中外200本名家名作,分主题有梯度地纳入语文课程,以“交好朋友、勇敢做梦、自由飞翔”等主题统整学期阅读,探索阅读节律与心灵成长同行的策略。我还编著出版了《文言启蒙课》《小学生巴金读本》等书。我主持的研究成果“会阅读的教室:小学生班级阅读的新实践体系”获浙江省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浙江省优秀教研成果一等奖。

同时,我与教学伙伴们开始一起搭建全方位的阅读能力提升平台。从个体、学校、伙伴三个角度,研发了创意阅读手册、阅读力测量平台、多维展示平台,同时建立了“花田风采秀”“曹文轩课程”等各种阅读分享平台。学生的阅读、表达能力获得了普遍提升,他们多次应邀参加浙江省全民阅读节等活动并发表讲话。从单纯的教学研究回到侧重培养儿童阅读能力,我想,这可以算作拔节吧。

(作者现任教于浙江省临海市哲商小学,为浙江省特级教师。曾获全国电视公开课一等奖、浙江省春蚕奖、浙江省教改之星金奖等荣誉称号)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22日第11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