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湖南衡山:3000教师合力摘掉“被”字帽

作者:本报记者 赖斯捷 发布时间:2017.11.21
中国教育报

全县3000名教师齐上阵,利用面访、微信访、QQ访、电话访等形式,短时间内完成对5万多名学生家长的家访,询问他们是否已收到教辅材料“自愿征订卡”,为的便是摘掉头上那顶教辅征订“被自愿”的帽子。

今春开学,中央电视台记者走访调查发现,湖南省衡山县几乎每个学生都在生活费、保险费之外,缴纳了250—531元不等的教辅费用。“学校让交多少,我们就交多少,发的什么书不知道。”有家长表示自己孩子只有3门课程,发下来的教辅却有11本。

早在2012年,教育部等四部门就联合出台规定,一门学科只能有1套教辅材料供学生选用。3门课程发了11本教辅,显然属于违规征订。

2015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三部门印发《中小学教辅材料管理办法》,其中规定“中小学教辅材料的购买与使用实行自愿原则”。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该县学校收上来的“自愿征订卡”上,签名的字迹与打钩的字迹、字体颜色完全不同;同一个年级,几百张自愿征订卡上,所勾选的书目完全一致;教辅材料费则要么由学校代收,要么由当地新华书店进校收取。

“被自愿”的教辅征订,衡山被“点了名”。2月的最后5天,6个文件密集出台,全部指向教辅乱象。秋季开学前6天,3个督察组分赴各校检查新一季教辅征订工作。全县120余所中小学校,设立了120个接待点、119个征求意见箱,用于接受各方监督和意见反馈。两位校长因履职不到位被就地免职,予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一位校长被予以党内警告处分。

“经常在办公室开‘小会’。”分管副县长陈琛回忆说,整个8月县纪委和县教育局的相关同志,聚在办公室里,遇到问题,随时讨论随时解决。

新学年新生多,如何确保全县5万多中小学生在教辅征订上做到100%自愿?如何辅导全县8000来名留守儿童订好教辅资料?靠县里成立的中小学违规征订教辅材料问题专项整治办公室的几名同志,很难。

于是,全县3000名教职员工被调动起来,发放自愿征订单、收集家长回执单、电话讲解政策、现场调查家长知晓度、家访辅导征订单填写、微信告知各教辅征订价格……

其间,有衡山县实验中学的学生在班级微信群里表示,希望退掉已订教辅。班主任向校长汇报此事后,“其他班级会不会也有学生想退订”,校长郑德宇推而广之,在全校开展了一次“自愿退订教辅”行动。事后统计,只有个别学生申请退订,“但这种自愿订、自愿退,大大提升了学生、家长对学校的满意度”,郑德宇说。

“正是有了他们的积极参与,我们才能摘掉‘被’字帽。”衡山县教育局局长王维荣说,秋季开学一个多月来,全县开展了两轮工作督查。目前摸底的情况是,51720名中小学生,有38209人自愿征订了教辅,占比73.8%,征订总额536万元,生均104元,符合湖南“限年级”“限学科”“限范围”“限数量”“限总额”的“五限”政策。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21日第5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