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大师的老师们

作者:张浩典 发布时间:2017.11.17

常州中学一百又十年的办学历史,培养了数以万计的优秀学生,与此同时,也造就了数以千计的优秀教师,形成了延续不断的名师群体。其中,历史学家吕思勉(华东师大教授)、音乐家刘天华、翻译家陆殿扬(浙江大学教授)、体育教育家夏翔(清华大学教授)、王维克(华罗庚的老师)、数学家李锐夫(华东师大校长、上海高教局局长)等,便是知名教师中的佼佼者。

1907年,学校创办伊始,便注重教师的选聘,要求是对所教课程有相当的研究。吕思勉先生曾在常州府中学堂教过历史、地理课程,他的学生钱穆后来也成为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钱穆在《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中回忆吕思勉先生(字诚之)上课的情景时这样写道:

当时常州府中学堂诸师长尤为余毕生难忘者,有吕思勉诚之师。亦常州人。任历史、地理两课。诚之师长于余可十二岁,则初来任教当是二十五岁,在诸师中最为年轻。诚之师不修边幅,上堂后,尽在讲台上来往行走,口中娓娓不断,但绝无一言半句闲言旁语羼入,而时有鸿议创论,同学争相推敬。其上地理课,必带一上海商务印书馆所印中国大地图。先将各页拆开,讲一省,择取一图。先在附带一小黑板上画一十字形,然后绘此一省之四至界线,说明此一省之位置。再在界内绘山脉,次及河流湖泽。说明山水自然地理后,再加注都市城镇关卡及交通道路等。一省讲完,小黑板上所绘地图,五色粉笔缤纷皆是。

最难能可贵的是,吕思勉先生在教学中对学生所表现出来的创新精神尤为爱护,据钱穆回忆:

一次考试,出四题,每题当各得二十五分为满分。余一时尤爱其第三题有关吉林省长白山地势军情者。乃首答此题,下笔不能休。不意考试时间已过,不得不交卷。如是乃仅答一题。诚之师在其室中阅卷,有数同学窗外偷看,余不与,而诚之师亦未觉窗外有人。适逢余之一卷,诚之师阅毕,乃在卷后加批。此等考卷本不发回,只须批分数,不须加批语。乃诚之师批语,一纸加一纸,竟无休止……不知其批语曾写几纸,亦不知其所批何语。而余此卷只答一题,亦竟得七十五分。只此一事,亦可想象诚之师之为人,及其日常生活之一斑。

四十年后,即1947年,吕思勉先生和钱穆先生来到常州中学,校长董志新临时召集在校学生近千人到大操场,邀请两位先生演讲,吕思勉先生请钱穆先生作代表演讲。钱穆先生对学生说:“这是学校四十年前的一位老师长,带领他四十年前的一位老学生,在此向诸位演讲。学校房屋建筑物质方面已经大变,而人事方面,四十年前的一对老师生,则情谊就如昨天,现在显示在大家的面前,这实在是学校历史上一件稀奇难遇的盛事。今天,我,一位四十年前的老学生的演讲,渴望站在一旁的四十年前的老师长教正,也深望在场的新学生记取。”

钱穆先生讲到此处,动情地说——学校教育,百年树人,其精神即在于此。

在常州中学的历史上,有那么一大批教师,论名气,远不如上述几位,但他们一辈子执教于此,默默奉献,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称号——省常中的老教师。然而,这一称号,却是对他们的最高奖励。要知道,在常州,“省常中的学生”,便是优秀学生的代名词,而“省常中的教师”——当然成了优秀教师的代名词。

省常中的老教师代表,当推有“元老”之称的从清末教到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吴樵长老师和从民国初年教到新中国成立之后的杨孟懽老师,他们在常州中学执教时间之长,后人少有企及。

1948年6月6日,学校礼堂红烛高燃,为吴(69岁)、杨(59岁)二老举行祝寿活动,寿堂正中悬挂着全校教职员祝贺的寿序四轴,四壁挂满了庆贺礼品。全校师生及校友来宾千余人到会,学生表演话剧,开音乐会,气氛隆重热烈,极一时之盛,成为常州教育界的美谈。

吴樵长先生,国文教师,通今博古,博学多才,治学严谨,对所教内容烂熟于心。讲解《离骚》《逍遥游》等篇,诙谐风趣,十分精彩,听得学生们陶醉其中。而讲解《离骚》时,特意引导学生学习屈原热爱祖国、正气凛然的高尚情操。

1947届校友钱璱之回忆,他在高二升高三时,虽然文科成绩很是冒尖,但因理科较差,几乎要留级。吴老师为他说了话,才没有留级。之后他报考中大、复旦、暨南、同济四所大学,都被录取,吴老师特别高兴。1948届校友钱听涛也是吴老师的高足,考上了北大文科,吴老师以一诗相送:“同学工文数少年,逢人每道璱之贤;君家自是多才俊,又一青铜万选钱。”因为两位学生都姓钱,此诗用“双关”手法,联系到“万选万中”的青钱。

老师不仅学问高深,其人品亦高尚,堪称师表。我国著名语言文字学家周有光校友回忆:20年代,学校经常开设“名人讲座”。有一次,吴老师演讲,他一走上讲台,就把黑板上“名人演讲”的“名”字中间一点拖长成为一捺,变成了“各”字,那意思,不说自明,一是谦虚,我不是名人,二是“各人”都可以来此演讲。

如果说,解放之前的师资队伍重在选聘,那么解放之后则重在培养。

1962年,史绍熙校长亲自从南京师范学院和江苏师范学院挑选16位毕业生来校任教,经三年历练,表现出色,史绍熙校长在与他们的合影照上欣然题词:“三年雨露育新苗,喜看接班人济济。”后来,他们之中,许多位成了市、校领导和江苏省名教师以及江苏省特级教师、学科带头人。

进入20世纪80年代,学校在倡导“严谨、活泼、创造”校风的基础之上,提出“勤奋、厚实、爱生”的教风。学校发展,教师为本。学校新教师的上岗培训,都是到位于南京、上海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纪念馆举行,明确要求新教师——既然选择了教师的职业,就要记住陶先生的一句话: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作者系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校史馆原馆长)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17日第4版 

相关阅读
相关检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