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陶研之花异国开放

作者:龚苗 发布时间:2017.11.16
中国教育报

陶行知可以说是中国教育的一张名片。用现在的话说,他代表着中国精神。对民众的拳拳之心,“伟大的人民教育家”实至名归;为民主而赴汤蹈火,“伟大的民主主义战士”他当之无愧。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的生活教育学说,受启发于杜威,在此基础上又极力创新,自成体系。他是20世纪中国极具原创性的教育家之一。

最近,一本研究陶行知的著作在韩国付梓。此乃陶研界之一大事,亦可视之为中韩教育交流史上值得一书之事。这就是由韩国年轻学者林亨泽翻译、西江大学名誉教授郑仁在审校的《中国近代教育家陶行知》一书。

译者之所以在近现代中国众多教育家中挑选陶行知,向其国人介绍,既有“缘分”,亦有其独到考量。我们并不想过分拔高陶行知在中国教育史上的地位,但其极富原创性的学说、矢志不渝为大众教育服务的精神和平凡却神圣的一生,使他成为那个时代的印记,借此或可窥见近现代中国教育发展的全貌。这样看来,研究陶行知很有意义。在中国是,韩国亦然。

目前,陶行知研究在中国发展较好,其人其言其行日益为国人所熟知,践行其教育思想的后继者亦大有人在。遗憾的是,陶行知研究在韩国却鲜有人问津。林亨泽表示,在和陶行知教育基金会朋友们交流的过程中,他了解到教育家陶行知和中国近现代的教育哲学,但在韩国,人们对如此伟大的教育家居然一无所知,这点让他惊讶。

因此,我们需要打开陶行知研究的一扇窗户,使韩国学者、民众有机会了解陶行知其人其言其行。当然,一本书的影响力毕竟有限,不过作为“首次将中国现代教育思想介绍到韩国的一本书”,我们期待它成为沟通中韩陶行知研究的渠道,以此为开端,引起韩国学者、民众的注意,激发他们对陶行知及陶行知研究的兴趣,共同促进陶行知研究的多样化发展。

当然,介绍、研究是为了更好地借鉴、学习。如何使教育理论本土化,郑仁在认为陶行知在这方面做了有益的尝试。他表示,陶行知“虽然学习过杜威的实用主义教育思想,但他并不是只会照搬照抄的学生。他结合中国传统教育思想里的智慧,设计了符合中国现实的教育理论,这就是‘做’”。他进而指出,由于忽视传统,不计其数的留美归国韩国学者在某种程度上仅成为了西洋理论的搬运工。因此,能够看到,年轻一代韩国学者从陶行知毕生致力于教育“中国化”“本土化”的实践中受到启示——韩国也不能照搬美国,要走韩国自己的道路。

总之,陶行知研究在韩国的开展,从一个侧面看到陶行知研究正日益走向世界,不同文化之间的碰撞、视域的融合将促使陶行知研究更加多样化。另一方面,这也表明在中国崛起之后,韩国学术界对当代中国教育思想的进一步关注。为此,中国学者应该有文化自觉,肩负时代赋予之使命,和各国学者一道共同推进陶行知研究,使陶行知研究走向世界,不仅成为中国教育、文化的一张亮丽名片,也助推各地的教育实践与改革,使陶研之花处处绽放。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16日第7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