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智慧与善良的共存体

——《安德的游戏》读后感

作者:岳洋 发布时间:2017.11.13
中国教育报

两年前看过电影《安德的游戏》,不知怎么总是念念不忘。逛书店时看到了同名书籍,翻阅起来便难以释手。这是一本科幻小说,作者是美国科幻作家奥森·斯科特·卡德。《安德的游戏》故事背景设定在未来世界,那时人类已步入太空时代,却在短短数十年间遭到外星生物——虫族的两次袭击,史称“第一次入侵”和“第二次入侵”。在“第二次入侵”中,人类的主力舰队遭到毁灭性打击,几乎全军覆没。年仅12岁的少年安德与虫族决战,他不强壮,但淳朴善良,一次又一次经历常人无法承受的考验……读这本书让人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常被主人公安德面临的重重难关压抑得喘不过气来,虽然他最后取得了胜利,却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安德是善良的,他为邦佐的不慎死亡而自责。而指挥官们却试图掩盖事实,想方设法地压迫他。这些人残暴又感性,他们会为害死一只蚂蚁而内疚,却不会为灭绝了一个种族而难过。而安德不这么想,这个世界虽然没有真正的平等,却没有任何人、任何种族有互相残杀、发动战争的权力。

安德不能像其他的一些孩子一样,在这残酷无比的淘汰游戏中沉沦。他虽然也彷徨、痛苦,却只有一个信念,必须在绝境中生存,在没有机会中创造机会。结局是虫族想要议和,而人类毁灭了他们。

世界上正义与邪恶或许只在一念之间,正义一方可能为了一己私利而不惜一切去毁灭,而邪恶一方可能在忏悔之后想要拥有永久的和平,反而萌生出正义的念头。所以,正义不过是另一方的相对罢了,但是并不稳定的相对。

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只能用战争解决。虫族一直想用和平来化解矛盾,和平却是这样的来之不易。两种智慧生物难道只能用战争来化解矛盾吗?为什么自古就要注定兵戎相见?

“在我对敌人了解并足以打败他们的时候,同时也爱上了他们。”这句安德自己说的话恐怕足以解释为什么安德会内疚了吧。战争罪恶的源泉不是打仗的人,而是企图用战争来代替长远和平的人。战争不过是四处飞溅的血,胜利不过是血凝固后的伤疤。

虫族也许真的为了生存资源才无意攻打地球,但虫族的主动攻击只有一次,人类却无法冷静,虫族的庞大让人类忌惮,人类一直寝食难安想着如何尽快消灭虫族。人类的攻击没有停止,实际上人类主战舰就像被十万只蝗虫所包围的一片叶子一样。人类培养的每一个优秀的孩子就像安德一样在模拟期末考试中对虫族发动了一次次真实的攻击,但他们都失败了。

安德其实也是无辜的,他不过是被迫地去与之战争,安德也想过沟通,现实却告诉他,先完成眼前的“考试”。安德陷入了自责,因为他也知道对方没有侵略意图,而且有耐心地被安德的舰队一次次攻击后依然等待和平对话。

这样耐心而又慈悲的等待,却最终等来了安德的攻击,成人的欺骗和种族的灭亡……幸好,那个孩子懂得救赎,尽管战争英雄自古就是悲凉的。他带着一枚干瘪的虫卵,余生在浩瀚的宇宙里漂泊。最后他甚至说,他痛苦地度过了一生,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忽然发现,其实读懂一本书很难,尤其是这样的一本富含人生哲理的书。

(作者系北京市第三中学学生)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13日第11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