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做个纯粹的老师

——记福建省首届“最美教师”赵祥枝

作者:谢冰滨 本报记者 龙超凡 发布时间:2017.11.08
中国教育报

数学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福建省首批中小学教学名师,福建省首批基础教育教师培训专家,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

如果只看这些响当当的荣誉和头衔,有的人会认为赵祥枝是一位理性无趣、刻板严厉、难以亲近的老师。然而,在学生、家长、同事、领导眼里,他真诚感性、开朗、有活力、平易近人……

他就是厦门市双十中学赵祥枝老师,近日被评为福建省首届“最美教师”。

“数学老师里他体育最好,体育老师里他数学最好”

在双十中学的网页上,有一部名为《Fighting》的音乐微电影,讲述了一个叫林小川的学生在双十中学求学的真实经历。

电影中有一个情节,在一次跑步中,林小川跑不动了,气喘吁吁想要坐在操场上休息。这时,一个也在跑步的老师正好路过他身边,停下来询问他的情况。随后,两人便聊着天一起跑步。林小川觉得,“这位体育老师真有意思,跟自己说话的方式像朋友,很想再跟他见面”,但两人都没有互问姓名。

在之后的某一天,林小川竟然在班级的走廊上看到一群学生围着这位“体育老师”问数学问题。林小川有些吃惊,等其他学生走后,他急忙上前问道:“老师,您不是教体育的吗?”赵老师告诉他,自己是教数学的,但也喜欢长跑,并已坚持了30多年。

赵祥枝从高中开始练习长跑,大学时是系田径队主力,之前在福安一中工作时,课余和周末他常环绕县城长跑。2001年调入厦门后,就常到附近公园、环岛路等处长跑,并坚持每年都参加厦门国际马拉松比赛。目前,他已连续10年完成厦门马拉松全程长跑,并拥有了个人终身号码。

除了自己跑,赵祥枝还经常带学生跑,并在长跑中与学生交流谈心。操场、公园、环岛路,俨然成了他教育学生的第二课堂。他的学生都戏称自己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数学老师里他的体育最好,体育老师里他的数学最好!”

长跑磨炼了赵祥枝的毅力,除此之外,还给已过知天命年龄的他带来了活力。这种活力也表现在他的课堂上。

无论是常规班级的数学课,还是奥赛学生的指导课,他的课堂氛围总是那么和谐、热烈。除了讲课生动有趣,他还善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鼓励学生自由思考、大胆交流,学生有自己的思路和见解,可以站起来或到讲台上表达、交流。赵祥枝说:“我很欣赏学生认真思考时的表情……真的,观察学生思考是一件特别享受的事情。”这,就是赵祥枝“活力数学”教学主张下的课堂。

张雨荷,双十中学2016届高中毕业生,赵祥枝教了她三年数学。张雨荷的妈妈回忆说,“初中时,女儿的数学一直不太好,她比较懒,不喜欢写作业和思考”。进入双十后,因为赵老师有趣的上课方式和循循善诱的引导,张雨荷一点点克服了对数学的畏惧,拾回了信心,并渐渐喜欢上了数学,甚至还通过选拔进入了奥数兴趣班,获了国家级金牌。

在赵祥枝教过的学生中,从畏惧数学变成喜欢数学的人有许多,张雨荷只是其中之一。更有意思的是,如果其他班的学生因上体育课或活动课提早下课,总能看到一些人趴在赵老师授课班级的窗户上旁听,或者等着问他问题。

原本在一些人看来严谨枯燥的数学,经赵祥枝一讲,变得生动有趣、充满魅力。有了浓厚的学习兴趣,取得好成绩自然水到渠成。他担任班主任或任教的班级近年考上北大、清华的有近百人;在奥数指导方面,他参与指导的学生,两人获得国际金牌;直接指导的学生有20多人次获国家级奖项,50多人次在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中获得省赛区一等奖。

“一双眼睛看不住几十个学生,而一颗爱心却可以拴住几十颗心”

在所任教的班级,赵祥枝有许多外号,如“枝枝”“祥子”“赵爸”“赵霸”“照相机”……这些外号,是学生与他关系亲密、打成一片的体现。

“每一个学生,对我来说,都很重要。”自30年前走上讲台起,赵祥枝就一直有这样一个朴素的教育观。“一双眼睛看不住几十个学生,而一颗爱心却可以拴住几十颗心。所以,我会用自己真诚的心,一视同仁地对待每一个学生。”赵祥枝说。

上课时,他会细致观察每个学生的表情,顾及他们的接受程度、思考水平;批改作业时,他会认真记下每个学生的问题所在,然后找时间点拨;晚自习时,他会一排排、一个个地观察学生,看看学生是否有什么心事、不良情绪等,然后找他们谈心。他甚至有个特别的技能,可以通过笔迹识别学生。

学生的学习状况、思想变化、健康情况、生活处境,无一不是赵祥枝关心的,即便他不是班主任。赵祥枝的观察不动声色,关怀细致入微,许多学生一开始都会惊讶:赵老师居然记得我这道题错了;赵老师竟然问我的感冒怎样了;赵老师竟然主动找我谈心;赵老师竟然帮我争取助学金;赵老师竟然请我到他家吃饭……

庞博,一名年轻的女班主任,去年开始与赵祥枝搭班。庞博说:“之前,赵老师给我的印象是一个业务能力超强的传奇人物。与他搭班之后,我才发现他是十足的‘暖男’。”在庞博的班上,有一位学生因为学业压力过大,有些自闭倾向,不与任何人说话交流,有时上课还会发出怪异的声音。庞博发现后,及时找他沟通,但几次都“撬不开”他的嘴。家长也极力配合,带他去看心理医生,但还是无功而返。面对如此棘手的问题,庞博有些不知所措。过了些日子,庞博发现该生的精神状态竟然有所好转,甚至能与个别同学说话了。随后,庞博了解到,原来赵老师经常跑到这个学生的宿舍找他谈话,甚至拉他一起去跑步,是赵老师叩开了这个学生的心扉。

课余和周末,除了运动,赵祥枝就是看书、钻研教学问题、思考怎么与学生沟通,满脑子都是学生的事。他说,“梦里常常是学生和班级场景”“一走到教室,就来精神了”。

“我心动过,但还是喜欢做个纯粹的老师”

六点半,是双十中学寄宿生的起床时间,也是赵祥枝到校的时间。每天清晨,赵祥枝或骑自行车或慢跑上班,基本是最早到校的老师,校门口的保安也因此与他十分熟络。

早到校的习惯,赵祥枝坚持了20多年。只要他认定的事,就会抱着极大的热情,持之以恒,尽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他认定自己一辈子就是要当一名好教师。

2000年,赵祥枝有幸被选派到北师大参加国家级骨干教师培训。在那里,他拼命地买书、读书,真正到了如饥似渴的程度。休息日,别人都抓紧机会到北京各处景点游玩,而他,却雷打不动地泡在图书馆读书、写作。

2本专著,15本教学用书,总编写量超过300万字;多项国家、省、市级课题,多篇核心期刊论文,这些都是赵祥枝在别人“睡梦的时间”里完成的。

在许多人看来,赵祥枝早已功成名就,可以不用那么拼命了。有人劝他“教而优则仕”,这样的机会并不是没有——校内的上升机会自不必说,北师大厦门海沧附属学校的一位校长在离任时,极力推荐由赵祥枝接任。赵祥枝说:“说实话,对于这些机会,我心动过,但我还是喜欢做个纯粹的老师。”

近些年,学校从传帮带的需求考虑,让赵祥枝卸下了班主任的工作,但他的教学和竞赛指导工作量仍然不小,但赵祥枝从无怨言,带竞赛、代课、支教、监考、辅导晚自习……绝对配合,更不会提任何要求和条件。该校年轻教师许波说:“赵老师是我一辈子努力的目标。”这又何尝不是其他老师应努力的目标呢?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08日第11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