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教师打卡制度背后的考量

作者:赵腾达 发布时间:2017.11.08
中国教育报

我曾经读过央视资深新闻人、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写作的《白说》一书,并且对其中的很多观点深以为然,可以说,《白说》的很多观点在教育领域也是适用的。但在现实中,根据学校的实际,我却在学校做了一件白岩松不太赞成的事情。

《白说》中有这样一句话:“任何一个单位,只要到了开始强调考勤、打卡等纪律的时候,一定是它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因为一个走上坡路的单位,人人不待扬鞭自奋蹄。”对于一所学校来说,如果只靠铃声,就可以各司其职,说明校长领导有方,用不着天天训话、表决心、摁手印,方方面面都很好。

2015年,我看到这句当时在网上很红的话,一下子就理解了他所表达的核心内涵:一个单位,如果还停在打卡管理员工的阶段,这个单位是有问题的。

作为一所学校,肯定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其中,劳动纪律的问题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出于对学校教师群体的人性化管理的考虑,我和学校领导班子成员商量后,决定不用打卡制度来管理教师,实行颇为宽松化的管理模式。

所以,我所在的学校这些年来一直不曾打卡。

但语言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两年,一批90后新教师进入学校任教。不知是否由于在高校期间教师岗位素养培训课程的缺失,有些青年教师入校后并不太在意劳动纪律。这让我颇为苦恼,曾暗自思忖:这是否也与他们现在大学较为宽松的学习经历有关联?

原因复杂多样,我无法细究,燃眉之急是尽快改变这过于随意的工作纪律。对于一所有着2000多名孩子的小学来说,班级教师在晨读时是应该到位的,如果此时没有到岗,那引发的后果是不可小视的。因为,我们管理的是未成年人,他们一进校园,规范管理和安全防范是尤为重要的。

其实,我也年轻过,每一个人都不是天生就会守时上班的,年轻时,谁又能拍着胸脯说,我就是一个守时、有责任心的人?而根据我三十年的工作经验,责任心还真是训练出来的。所以,年轻时,不严格要求,不训练责任心,后面再来“补火”,那效果就不好说了。

基于这样的认识,这个学期初,学校校委会统一思想,从开学起,我们用制度来约束学校的每一个员工。我们的出发点是让我们的团队成为有执行力、有责任心的团队。于是,学校的打卡制度出台了。

其实,我之所以在学校强调考勤,还因为一个在学校管理中绕不过的词语——“白干”。

“我们的工作不能白干!”这句话是我所在的株洲市荷塘区教育局主任督学董海军所说。军人出身的他,分管学校安全工作十余年,说到安全工作的重要性,他说:一个学校,年初出了安全事故,一年白干;年终出了安全事故,白干一年。

这句话虽然是句大白话,但我们中小学校长开会时,却都说这话说得好、记得住。其实,现在每所中小学校都在全力做好安全工作,没有人愿意自己和学校的全部工作最后被评定为“白干”。

往深一层说,真正以人为本的学校,真正把每一个孩子放在心上的学校,就应该全力做好孩子们的安全防范工作,让我们的学校在一年又一年里是平安的、祥和的。只有我们的孩子在学校平安学习和生活,那才是真正办让人民满意的教育。

学校打卡考勤并不是目的,目的是让孩子们早上全部到校时,可以看到教师也出现在他们的教室。因为,学校必须是有安全保障的地方。

而在工作时间,学校也有权知道教师的去向,这是规范化管理的需要,更是对教师负责任的需要。学校既要为教师提供安全的工作环境,也要保证教师工作期间的人身安全。因此,教师什么时候到校,什么时候离校,特别是上班时间,教师不在学校,那么在校外干什么,学校有知情权。

从这种意义上说,考勤制度不仅仅是约束教师,也是保护教师的自由和安全。风筝之所以能够自由飞翔,最重要的原因是有那根长长的线。没有长长的且结实的线,风筝不可能飞翔,更不可能自由飞翔。考勤制度便是联结教师和学校的线。如果没有这根长长的且结实的线,教师的自由也得不到保障。

记得老一辈革命家陈云曾说过这样的话:“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这,不仅仅是一种工作方法,也是他留给后人的宝贵精神财富。

我希望我的学校和其他的中小学校,能够达到不依赖打卡制度约束教师的理想境界。但是否打卡,还真是一个需要由实践来检验的话题。因为,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作者:赵腾达,系湖南省株洲市八达小学校长)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08日第8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