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山水间的那一抹亮色

——浙江省淳安县小规模学校特色发展路

作者:本报记者 蒋亦丰 禹跃昆 通讯员 徐升 发布时间:2017.11.07
中国教育报

浙江千岛湖,“天下第一秀水”,属地淳安县因湖得名。这座人口不足45万的山城,因库区、山区面积广阔,居民居住分散,小规模学校自然而成。据统计,该县中小学小规模学校共计78所,接近总数的70%。距离县城平均距离为47.3公里,最远的有85公里。

“那里的家长们,希望通过教育能让孩子走出大山。这78所学校办好了,我们对库区的老百姓就有了交代。”淳安县教育局局长洪余良说。

六个统一,常规落地

体制不顺、管理薄弱,是制约小规模学校发展的一个顽疾。淳安县改革的第一步,就是用行政之手推动“六统一”,即统一法人单位、财务管理、教师调配、质量监测、年度考核、项目建设。

实际效果就是,原先的完小变成了中心校的一个校区,领导班子由中心校组建,人财物统一管理。

中洲小学下辖樟村小学、叶村小学两个校区,校长郑凯亮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过去这两个小规模学校要建设一个项目,按学生人头进行拨款,总量是很少的,基本不够用。但现在财物统一到中心校后,学生基数变大了,经费有了保障。

淳安县还给小规模学校准备了专项资金,100人以下规模的每年5万元,200人以下规模的每年4万元。因此,现在走进淳安县任何一所小规模学校,标准教室、自办食堂等都已是“标配”。

“可以说,现在淳安的小规模学校不用为经费犯愁,关键是要把教育质量办上去。”淳安县教育局副局长汪丽美说。

在浪川乡中心小学双源校区,学校根据学段特点,充分利用“剩余面积”,将教室分为主体学习区、课外阅读区、动手操作区、艺术创作区等区角,营造精致高雅、充满生活气息的家庭式学习环境。

“小班化使得教学空间比过去更大了,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这些资源,让教学手段和教学效益最大化。”校长汪绪海说。

在淳安,小规模学校的教学正在集体发生着蜕变。从2015年起,淳安县教育局出台了小规模学校教学常规15条,诸如:灵活变动座位安排,使教学始终处于最佳的倾听、合作、交流等活动状态;教学方案要关注到每个学生,从目标、课堂设问、作业布置等方面为有特殊需要的学生设计个别化教学要求;针对学生的学习状况,随机调整教学内容和教学进度,小组和个别化教学时间要占课堂总时间的一半以上,等等。

“在浙江深化义务教育课程改革突出‘选择性’的背景下,小规模学校有了更为广阔的教改空间,一些学校实现了后来居上、弯道超车。”该县的一位教研员说道。

因地制宜,文化立校

翻越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历时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记者一行来到了鸠坑村。如果不是鸠坑完小校长王会敏介绍,我们难以相信这个人烟稀疏的小山村竟然盛产与龙井齐名的一种茶叶。

“去我们的博物馆看看吧。”在王会敏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淳安县唯一的一个茶叶博物馆。里头有介绍鸠坑茶叶的历史、茶叶的标本以及茶叶的制作过程。据介绍,这个博物馆是在学校的主导下完成的,每年接待游客有几十批次。

“村里最出名的就是鸠坑茶,我们是这里唯一的学校,有义务也有能力把这个地方文化保护好。”王会敏说。除了博物馆,鸠坑完小还构建了一系列的“茶”课程,有茶艺表演、茶叶种植、茶叶知识,以争做“小茶人”为主线的评价体系等。

淳安山清水秀、地域广阔,这为四散分布的小规模学校提供了天然的教育土壤。近年来,淳安在优化机制、创新载体、强化保障等方面下功夫,从环境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等方面积极推动校园文化建设,开展专项督评,取得了良好成效。

石林镇小利用华东第一石林——千岛湖石林景区的有利资源,打造校园“石”文化,举办“石”文化节,开展“与石对话”作文比赛、“书写石魂”书法比赛,以文化石、以寻知石、以玩赏石。

郭村小学地处瀛山脚下,瀛山书院迄今有九百多年历史,是朱熹讲学之所。郭村小学充分挖掘“瀛山”文化,创立瀛山文化园、瀛山文化馆,评选“瀛山好少年”,将瀛山文化与教育教学紧密结合,彰显校本特色、地域特色,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瀛山文化校本之路。

“小学校做出了大品牌,不但提升了学校的办学品位,也赢得了社会美誉度。近几年,小规模学校生源相对稳定,说明老百姓对学校的变化是认可的。”洪余良说。

师资流动,教育联盟

“县委书记几次到这所小规模学校视察工作,这是淳安历史上的第一次。”教育局原党委委员江文华说。

江文华所指的,就是宋村乡中心小学。几年前,这所学校办学体制落后,学校面貌陈旧,师生流失严重。这一切,直到校长方星的到来而发生了改变。

方星原是县城一所名校的副校长,“好钢用在刀刃上”,教育局安排方星轮岗到农村学校,辗转就来到了宋村乡中心小学。在这里,方星“撸起袖子加油干”,带领老师们上公开课、轮岗值周、打扫卫生等,短短两年时间,就让校园文化、课程建设、师生面貌耳目一新。在师生眼中,这所小规模学校俨然成了一个温馨的“家”。

“一种家的氛围,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从来没有感受到过,所以这两年干得很开心,而且是越干越开心。”快要退休的教师方春生说。

将县城的教育骨干力量轮岗到小规模学校,这是近些年淳安县教育局的一项重要措施,其涉及人员之多,所到学校之广,力度空前。与此同时,淳安还将全县中小学划成几个片区,每个片区有一所龙头学校,与小规模学校结成联盟,捆绑考核、共同发展。

浪川中心小学是淳安县第五小学联盟的成员,2015年,他们把新入职的教师王红妤委派到五小进行培养。在那里,王红妤接触到了有经验的名师,亲身感受了大班级的教学氛围,还有机会参加公开课比赛。“因为是一个联盟的,带我的老教师特别用心,对我教学水平的提升太有帮助了。”王红妤说。

这样的委培通常有两年时间,两年后这些教师将回到原先的学校。洪余良表示,小规模学校新入职的教师在县城名校学习,有助于更快地积累教育教学经验,回到农村施展才干,几年运行下来,效果很不错。

除此之外,小规模学校还成立了自己的“小微联盟”,由这类学校中有一定研究基础的校长、教学主任和科研骨干组成研究组织,致力于小规模学校的办学标准制定、教师素养提升途径开拓、校园文化个性形成,特别是针对小规模学校教育教学模式与特点等内容展开研究。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07日第6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