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诗风词韵遗世间 已不亏人生一度

作者:本报记者 高毅哲 发布时间:2017.11.04
中国教育报
诗风词韵遗世间 已不亏人生一度

11月1日,当王步高离去的消息传出,从东南大学到清华大学,很多学生泪飞顿作倾盆雨。东南大学的学子又唱起他作词的校歌,“东揽钟山紫气,北拥扬子银涛,六朝松下听箫韶”;清华大学清莲诗社成员王馨逸则特意找了家荠菜馄饨——王步高请社员们到家玩,便经常展现这一手艺——荠菜依然香嫩,但王馨逸感到,“眼泪,眼泪是咸的”。

2009年,古典诗词研究学者王步高从东南大学退休后,又被清华大学请了去。于是这些年间,他的朋友圈渐渐为两校学子熟知。

圈里都有哪几位?有这些人:李清照、辛弃疾、李白、杜甫……

这是他自己说的。他说自己评论他们,仿佛不是在评论千年之前的古代作家,而是评论诗社的其他诗友,既熟悉又亲切,似乎连他们的生活习性、创作习惯都了解。

他的朋友圈,跨越古今,纵横千年,然而那些曾经的大文豪和如今他的青年学生,彼此虽未谋面,却因为他的努力,把酒话桑麻。

他一讲课,金句频出,无数诗词熟稔于胸信手拈来,学生尽皆拜服。他刚来清华时,顶着国家精品课程牵头人的名号,各类大奖拿到手软,然而清华学生不认识他,第一次选课,120人的名额还缺了三分之一。但他第一堂课上完,学生报以热烈掌声,两周后学生就集体请愿,请教务处把他的课从每周2学时改到3学时。

临场发挥固然写意,但他向来不是无准备之人。他对待讲课很是认真,哪怕一节课上周刚讲过,这周也要重新备课。他一节课的课件幻灯片,能做到300多页,他自己都骄傲:“相当丰富、精美。”

名气渐渐传开,他的课成为最难选的课程之一,中签率一度达到7∶1。有人称之为“神课”,是“值得关机两个半小时用心听的课”。

听课的人多了,主动与他交朋友的学生也多了。他乐得如此,教学相长,他是忠实的实践者。

他跟学生们说,汉字里表示“看”的字词不下60个,几天后就有学生发来邮件,详细统计汉字常用字里表“看”的一字词、二字词、三字词、四字词有130个。

他有一个习惯,凡遇到古音问题,便请广东、闽南、广西或学习日语的同学帮助解决。他说,这是“师生共同努力,教学中尽量少留或不留死角”。

他还喜欢学生质疑,学生质疑得越起劲,他越赞赏。有一次他讲岳飞,有学生质疑《满江红》真伪,王步高学术上不赞同,却当众表扬学生“不唯书、不唯上、不从众”。

这一切,源自他对讲台的敬畏。他说,他知道这些讲台以前是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等人站的地方,“我能继承他们的衣钵吗?我与他们学术水平有较大差距,但对教学的敬业精神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敬畏’心态势在必然”。

他深感育人更重于教书。他每讲一课,备课时必认真考虑课文、诗词与道德情感教育的联系。他希望学生们能学习到诗词古文中所表达的正面精神、文人风骨,能够让其思想升华。

王步高写过一首词:“无猜豆蔻伴知音,已不亏、人生一度。”词本写的是贾宝玉、林黛玉,如今于他,也恰如其分。(本报记者 高毅哲)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04日第1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