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为儿童创造完整的生活世界

——南京孝陵卫中心小学“全经验”学习实践课程

作者:李宾 发布时间:2017.11.01
中国教育报

·聚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实践案例①

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要为儿童创造一个完整的生活世界,将他们带入真实的学习情境,使之获取丰富的实践经验,从而让学习活起来,让发展生动起来。基于这样的思想,南京市玄武区孝陵卫中心小学的“全经验”学习——“经验60”,为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开展提供了一个鲜活的范例。

选定孩子“必做的60件事”

“经验60”,即本校学生“必做的60件事”,是学校为综合实践活动这一国家必修课程创设的校本方案。

学校的研发团队认为,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要在概念和情境、知识和经验之间建立平衡和联系,解决学科课程与实践脱节的问题。基于这些认识,学校决定用“小孩子必做的60件事”来落实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用事件方式呈现便于教师、家长、学生接受和理解。

学校向教师、家长、学生广泛宣传,征集基于学生经验、发展学生经验的事件,再从中筛选、加工、改造,确立了有明确指向的60个关键事件。

这些关键事件或活动整合了儿童身边的资源,指向儿童经验领域的方方面面。“探寻紫金山野菜”活动,引导学生奔向自然,找寻、观察、研究、记录,发现自然界的丰富与多样。“做一次小志愿者”活动,引导学生走进博物馆、走进风景区,收集资料、调查需求,从而体验一份社会责任。“回望申遗十年”活动,学生聚焦世界文化遗产明孝陵,参观、查阅、走访、考察,感受现代社会对历史的保护与敬畏。

纵向来看,60件事贯穿6个年级,培养目标上有内在联系,而且螺旋上升;横向来看,60件事交织融合,一事多维,一个事件往往承载多项育人目标,指向学生的多种经验,共同为核心概念的学习服务,支撑起学生的“全经验”学习,为学生提供了开放多元的活资源、自主探究的大空间、合作分享的大平台。

“全经验学习不是数量上的全,而是对儿童经验领域的全覆盖,全体儿童共同参与,在事件中创造着自己的生活经验,创造着自己的学习过程,创造着自己完整的生活世界。”南京师大教授郝京华评价说。

四大主题引领学生从经验走向意义

我们学校的“全经验”学习过程不是经验的简单叠加,而是指向儿童核心素养的深度学习。

我们学校让60件事指向儿童的核心素养,学校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原有的“三条线索”(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我)的基础上结合周边的资源,结合学校对育人目标的理解,增添了触摸历史的内容,并把人与自我的认识融入到人对自然的体察中、对社会的参与以及对历史的思考之中,提出了4个主题轴,即“亲近自然、走入社会、触摸历史、学会生存”。4个主题轴的下面又分别划分为3个具体的板块,用它们去筛选、过滤60件事,合并同类,补充遗漏的重要事件。4个主题轴和12个板块将看似散点的“珍珠”串成了“项链”,形成了结构化的“全经验”学习,实现了对儿童的经验世界的全覆盖。

“亲近自然”让学生认识自然的变化发展、相互依存、持续发展,形成正确的自然观;“走入社会”让学生懂得理解包容、责任担当、互利共赢,形成正确的社会观;“触摸历史”通过史料实证,让学生获得初步的历史认同和文化理解,形成正确的历史观;“学会生存”让学生提升自理自立、乐观耐挫的能力,形成正确的生活观。

学生在60件事的亲历中创造经验世界,同时在主题轴的价值指引下,学生的经验上升为自然观、社会观、历史观、生活观,最终指向儿童的核心价值观。

学习方式变化带来全新生活体验

“全经验”学习强调学习方式的“三合一”,即体验性学习、实践性学习、研究性学习多种学习方式的结合,这正是学生能力提升和品格形成的关键要素。强调实施主体的“三合一”,即教师、家长、学生,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学生的学习伙伴。强调学习场域的“三合一”,即学校、家庭、社会,学生从教室中的学习变成了走向蓝天下的学习。

从“进行一次种植体验”这一个案例,学生就能体会到“全经验”学习的不同之处。这种种植课程,传统的做法是教师给学生提供一块地和种子,把种植的要求和注意事项告诉学生,组织学生按要求进行种植。这其中学生仅仅是操作工的角色,收获的也仅仅是种植的体验。而“全经验”学习的种植体验颠覆了传统的思路,学校直接把种植基地分给各班,至于他们种什么、怎么种、收成分配等一系列问题,都交由学生自己解决。学生在活动中变身为设计师、管理员、经营家。各班学生展开了大讨论,他们用思维导图的方式列举出种植涉及的各种问题,再延伸出解决这些问题的初步设想、要做的准备。班级之间也开展了“听证会”,讨论土地划分。各班民主选出代表,先进行陈述,再参与集体讨论,最后统一意见,达成一致,确定方案。

实践基地形状不规整,如何实地圈划自己的地?学生运用测量、图形的知识进行绘图、计算,主动求教没学过的图形计算方法。有人根据土地向阳背阴、肥沃程度、水源远近等特点进行谈判、协商,每人终于得到了大小不等、形状不一,但大家共同认可的一块地。

每名学生根据自己的土地,结合自己的兴趣选择不同的植物,于是在植物生长的过程中能看到不同学生的忙碌身影。有的自学植物的知识,有的做生长记录,有的拔草施肥,有的浇水遮阳……收获的时候有的和家人分享,有的和他人交换,还有的送一捧给老师,感谢老师的指点。

“全经验”学习完全是真实情境中的学习,学生根据事件的需要,融合各科知识,考虑现实情境,综合运用自身的经验和书本知识进行复杂问题的解决。在此过程中,虽然还有学科知识的影子,但学科的界限被弱化了,各科知识实现了跨界整合,学生呈现出丰富多彩的学习方式。

教师变身为场外“学习教练”

“全经验”学习的教学方式、组织方式、评价方式都不同于日常的教学,课程怎么开展?学校对教师采用了卷入式的培训,把教师转变为“全经验”学习的教练。60件事点多面广,而教师不可能样样精通。教师成为学习教练则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上场”的是学生,教练则在场外筹划、指导、答疑、推动……

学习教练始终是在“场外”的,只在必要时才介入学生的“场上”活动。在“研究明式家具”事件中,榫卯结构是学生不熟悉的,但是教师没有以授课的方式介绍榫卯结构,而是把学生带到博物馆参观,让学生在观察、操作、拼搭的过程中充分体验,建立对榫卯的感性认识。之后教师再补充博物馆中没有介绍到的知识,让学生对榫卯有较全面的了解。之后教师又给学生提供材料,让学生用榫卯原理自制物品,发展学生的综合能力。教师进退有度的干预,既给了学生自主建构的机会,又给了学生必要的引导与支持。

作为学习教练,教师既要关注结果,更要关注学生成长。“策划毕业典礼”事件在“了解社会”主题下,教师引导学生思考策划的过程中需要考虑的主题、内容、场地、人员、道具、节目等各种因素,最终学生的策划方案就是学生学习的显性成果。而在这个过程中教师对学生的鼓励、督促,学生与他人沟通时的争论、妥协,学生成功时的激动、欢呼,则是学习的隐性成果。学生在成长的过程中一步步体会到社会分工不同,但大家都要理解包容,才能互利共赢。其中教师既要做“浇水施肥”的事,又要有“静待花开”的心。

“全经验”学习中,教师既是课程的实施者,又是课程的开发者,也是课程的受益者。教师们各自在某一件事上指导学生探索、交流、体验、展示,但是大家再也不是单纯地做一件事,因为教师们知道要借助复合的情境促进学习和迁移,让学生基于经验建构更进一步理解概念与策略。教师们把握了“全经验”学习核心的育人价值,抓住了“全经验”学习的价值取向,“全经验”学习也因此有了血肉和灵魂。

(作者系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孝陵卫中心小学副校长)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01日第11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