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贴近中小学实际需要的课程指南

作者:国赫孚 发布时间:2017.11.01
中国教育报

十多年来,一大批学校在积极、主动地探索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实施,创造了丰富鲜活的实施经验,这些宝贵的经验需要梳理、提炼、升华,构建出适合我国国情的活动课程理论。与此同时,我们应该看到,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在全国的实施情况并不乐观,还需要寻找破解发展瓶颈的思路和策略。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的颁布可谓正当其时。

《指导纲要》为课程实施提供了操作指南

在十几年的探索历程中,综合实践活动课程遇到了数不清的困难和障碍,除了办学指导思想之外,在课程实施的路径、技术层面,我们遇到的主要问题有:学科课程有固定的实施空间和课时,而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是开放性课程,如何开辟实施时间和空间?学科课程有课标、教材、教学计划,而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是实践性课程,如何因地制宜设计活动主题、规划学习内容?学科课程有基本的教学模式和程序,而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是活动性课程,如何安排设计不同形式的学习活动?学科课程有以考试为主要手段的评价方式,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是体验性的课程,更多地关注学生的经验获得、人格发展、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等,对学生这些方面的进步如何进行评价?学科课程有受过专业系统训练的师资,而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师资培养尚未纳入大学的计划,如何在现有的师资队伍中建设指导教师队伍?学科课程有完善的管理机构、机制、制度,而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如何架构管理体系、制定管理规范?这些问题都需要在实施过程中逐步解决。长期以来,活动课程不被重视,大家既无活动课程的意识,也无实践经验,成为制约活动课程实施的瓶颈,不少学校望而却步。

《指导纲要》针对这些问题,给学校提供了操作指南。《指导纲要》大量篇幅在讲怎样做,学校长期以来困惑的问题都可以在《指导纲要》中寻找答案。如《指导纲要》提出了活动开展的四种基本方式:考察探究、社会服务、设计制作、职业体验,分析提炼了每一种活动方式的关键要素,还具体推荐了152个活动主题,并对每一个推荐活动主题如何开展做了简要说明,供面广量大的学校参考,这就如同学科课程有了课程标准和教材。《指导纲要》在课程管理等方面制定了考核与激励机制,明确了支持体系与保障措施。对于改变长期以来做与不做放任自流的状况具有重要的意义。学校根据《指导纲要》可以从容地跨过课程实施的门槛。

《指导纲要》引导课程实施走向规范

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以活动为载体,不能没有活动,但有了活动未必能够成为课程。构成课程的必要条件是在活动中融入课程要素,要素的缺失一定会削弱课程效果。某校组织学生在假期搞志愿者活动,开学交一张表,仅此而已,这就不叫课程。《指导纲要》从课程目标、内容、活动方式、教师指导、评价等方面构建了课程的基本框架,明确了每一个要素的基本要求,据此实施即可成为课程的样式。

课程目标是不可缺少的要素之一。天津中学在实施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初期,并没有预设目标。在开展“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化探索”研究中,我们发现了这一问题,并开始着手进行目标设计。原以为写个目标很简单,但做起来并不容易。这是一项理论含量很高的工作,对基层学校而言确有一定的难度。《指导纲要》目标设计是一大亮点,其内容聚焦于价值体认、责任担当、问题解决、创意物化四个方面,既体现了立德树人的政治方向,又回应了信息时代和知识社会的挑战。四个方面的目标明确具体、结构严谨、表达精炼、内涵丰富、立意高远,充分体现了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独特功能。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形成递进式发展要求,实现了不同学段的衔接与统筹,与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对接,这样有高度、有深度的指导,为课程规范实施创造了必要条件。对照《指导纲要》,我们的目标设计还存在着碎片化的倾向。研读《指导纲要》后,方知我们距离课程化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

《指导纲要》给学校留下了创造的空间

《指导纲要》按照课程要素构建了课程实施的框架,给出了明确的方向与路径。但它毕竟是纲要,不可能对实施的细节开出面面俱到的药方。一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要求面向学生个体生活和社会生活,从真实的生活情境中发现问题,确定活动主题。我国幅员广阔,各地在经济、文化等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不同地区学生生活情境千差万别。即使是同一地区,不同学生个体的生活背景也会存在差异。学校需要从学生实际出发创造性地设计具体活动内容,依据本地区实际创造性地开发课程资源。二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具有生成性,学校需要创造性地引导生成。因此从国家层面只能对课程实施指出方向与路径。学校仍然需要在具体实施环节中进行创造。如选题是课程实施的重要环节,《指导纲要》给出了大量的课题范例,如何使用?这还要结合学生的实际。我们在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内容的设计上,提出了“三点预设”和“四题递进”的方式。“三点预设”即“看点”——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学生需求,选择确定具体的考察和研究对象;“联系点”——所考察和研究的对象与学科知识有什么联系;“教育点”——考察对象和活动对学生思想品德、个性心理等方面的发展具有什么价值。“四题递进”即按照“主题—专题—问题—课题”顺序进行选题。活动的主题和专题,主要根据天津市所能提供的教育资源和学生的兴趣需求确定。主题和专题由教师预设,体现了教师的指导作用。问题与课题由学生确定,体现了学生的主体地位。专题应该有较大的包容度,便于学生根据兴趣进行选择。在深入社会进行实地考察时让学生发现问题,并由问题转换成研究课题。不仅在活动选题方面,在实施的各个环节,在管理的方方面面,都需要实施者进行个性化的创造,我们将看到,千万所学校在课程实施环节进行的大量细节创造,会不断催生出丰富多彩的课程实施样式,让课程实施的花园呈现出百花齐放、姹紫嫣红的景象。

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给学校提供的创造空间,正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魅力之所在。这样的创造不仅有益于活动课程的实施,而且会对学校的发展、教师的进步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人们常说,改变了观念,树立了新的理念,课改才能实施。但我认为,恰恰是实践才能转变人们的观念。在创造性实施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过程中,会催生出新的理念和行为,这样的理念和行为又会迁移到教育教学的方方面面。

《指导纲要》开宗明义地指出“充分发挥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在立德树人中的重要作用”,明确了育人方向。课程规划、实施、管理、保障体现了一线教师、干部、教研人员的统筹,课堂、校园、家庭、社会的统筹。与16年前相比,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实施已经具备了更为有利的环境、机制与可操作性。《指导纲要》明确规定学校是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规划与实施的主体,但学校是否履行主体责任仍需要校长和教师的课程自觉,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仍然是拷问教育良知的课程。

(作者系天津市天津中学原校长)

《中国教育报》2017年11月01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