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这5年,教育改革强音激荡

作者:本报记者 杨国营 发布时间:2017.10.23
中国教育报
这5年,教育改革强音激荡

这5年,教育改革强音激荡

“择校热”明显降温,“一考定终身”逐渐被打破,高校“双一流”建设稳步推进;与此同时,一揽子教育法律法规修订完成,教育简政放权走向深入……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总书记“老百姓关心什么、期盼什么,改革就要抓住什么、推进什么”思想的指引下,教育改革强音激荡,四梁八柱的教育改革框架完成搭建,改革红利不断显现。本期以“数说改革”为主题,用数据和实例说话,展示5年来教育改革成就。——编者

过去,人们常说“有困难,找片儿警”;时下,“教育片儿警”正在成为家长群里新的流行语。“教育片儿警”——责任督学的出现,让无数家长感慨多了个“知心人”。如果对学校的教学、管理有意见,家长都可以找他们反映、投诉;如今,全国超过99%的学校有了“教育片儿警”。

依法治教 改革与法治是“鸟之两翼”

在无数老百姓眼中,“教育片儿警”是教育改革在他们身边留下的鲜明印记之一。

这5年,教育部加强督导体系建设,全面强化督政、督学、评估监测三大功能,让老百姓切身感受到教育改革成果。

截至2016年底,共有1824个县(市、区)通过县域义务教育均衡督导评估认定,继上海、北京等5省市之后,又有广东、福建2省全部通过认定。

改革与法治是车之双轮、鸟之两翼。十八大以来,一揽子教育法律法规的修订工作,将全面依法治教推向了新高度。《依法治教实施纲要(2016—2020年)》的出台,将法治作为深化教育改革的重要保障机制。

这5年,从《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到《民办教育促进法》,教育部配合全国人大完成了教育一揽子法律的修订工作。2016年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确立了非营利与营利分类管理法律依据,从法律层面破解了多年来困扰民办教育发展的法人属性、产权归属、扶持政策等瓶颈问题。

这5年,从《职业教育法》到《校企合作条例》,从《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案到《国家教育考试条例》,从《学校安全条例》到《学前教育法》,一系列教育法律法规或正在调研起草,或修订完成,教育法律制度体系更为健全。

这5年,完善以章程为统领的高校内部治理体系,全国普通本科高校章程制定核准工作基本完成。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一系列教育法律法规的相继出台和不断完善,为全面依法治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啃“硬骨头” 牵住招考改革这个“牛鼻子”

招生考试制度改革是重点、难点,也是公认的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牛鼻子”。十八大以来,自恢复高考至今最系统、最全面的一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全面启动。

2014年9月,国务院出台《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充分体现了“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健全促进公平、科学选材、监督有力的体制机制,构建衔接沟通各级各类教育、认可多种学习成果的终身学习‘立交桥’”精神,从招生计划分配、考试内容和形式等5大方面,明确改革主要举措。

随后,完善高中学业水平考试、规范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完善和规范自主招生等关键配套文件相继出台。

截至2016年,31个省(区、市)均已形成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方案。2017年,上海、浙江高考综合改革试点启动后的首批高中毕业生参加高考,两地的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全国高考改革风向标;与此同时,高考加分项目得到有效清理规范,全国性鼓励类加分项目全部取消,地方性加分项目减少63%。

高职院校与普通本科分类考试招生改革取得重要进展,2016年高职分类考试招生人数占当年高职招生计划总量的比例从2013年的43%提高到50%以上。

启动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与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为依据的高中阶段考试招生制度改革,中考加分得到有效规范,同时注重考查学生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唯分数论”正在被打破。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改革要推出叫得响、立得住、群众认可的“硬招”“实招”,把改革方案的含金量充分展示出来。

这5年,教育改革的“硬招”“实招”层出不穷,在招生、入学等老百姓最关注的问题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重点监测的24个大城市数据显示,义务教育基本实现免试就近入学、划片规范入学和阳光监督入学;

实施国家农村和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2012年以来累计招生27.4万人,更多的农村孩子有了上重点大学的机会;

在公办学校就读的随迁子女比例稳定在80%左右,30个省(区、市)实现了符合条件的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参加高考;

……

人民群众的教育获得感不断攀升,正是建立在这些实实在在的改革成果之上。

简政放权 政府不越位不缺位

近年来,教育改革与发展在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究其根源,主要在于教育治理的理念、体系、方式、能力滞后,政府、学校、社会之间的关系没有理顺,在一些方面,政府存在“越位”“缺位”问题。

这5年,教育领域推动政府职能转变,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审批和干预,教育“放管服”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教育部深化“放管服”改革,累计取消下放15项部本级教育行政审批事项,取消所有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取消2项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取消11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的教育行政许可事项。

我国举办着世界最大规模的教育,必须形成统筹有力、权责明确的教育管理体制,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在我国教育管理体制中,省级政府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优势:相对于中央来说,省级政府具有贴近基层、就近管理的优势;相对于市、县来说,省级政府具有较强的财政统筹和行政调控能力。

2015年,《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出台。到2016年,乡村教师补助中央奖补资金增至30亿元,比2015年增加30.4%,覆盖573个特困县,惠及100多万名乡村教师。2016年5月,国务院印发《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统筹城乡教育资源配置,加快缩小县域内城乡教育差距。统计显示,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得到全面改善,覆盖了全国2600多个县近22万所义务教育学校。

这些都需要省级政府进行统筹。《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这是教育体制改革步入“深水区”后的战略设计,是推进教育改革发展的新思路。

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如今,十九大的胜利召开吹响了新时代的号角,教育改革即将踏上新的历史征程。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下一个5年,我国教育改革必将持续走向深入,在新时代续写教育华章!

《中国教育报》2017年10月23日第10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