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整合,语文教学的生命之力

——读《小学语文单元整体教学理论与实务》

作者:张贵勇 发布时间:2017.10.16
中国教育报
整合,语文教学的生命之力

都说教无定法,小学语文该怎么教,虽然见仁见智,但透过不同老师的课堂,还是能看出优劣高下来。都说要多向语文名家们学习,但向他们学什么,虽然每个人各有选择,但坦率地说,取到真经的并不多。

很大程度上,李怀源是取到语文教学真经的人。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从他的课堂上,能闻到浓浓的语文味儿;从他的文字中,能窥见深厚的语文素养;从与他的对话中,能感受到他对语文教学乃至语文学科的精到理解。此次他从教学实践中反思总结出来的、从理论源头对语文教学予以系统梳理的《小学语文单元整体教学理论与实务》(人民教育出版社),书名看似繁复、高深,实则指向理念层面的更新,让人看到了语文教学的门道。

的确,就像这本书通篇所强调的,语文不只是一门学科,而是一种工具、能力与素养。语文也不只在课堂上,那窄化了语文的视野,局限了语文的空间。母语也好,文化传承也好,语文教学首先应站在一定的高度,超越原来割裂的、孤立的、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教学模式,走向系统的、多声部的、融会贯通的路子。而从《小学语文单元整体教学理论与实务》的字里行间,从作者对单元教学、整本书阅读、教科书教学的阐述中,我们能清晰地感受到语文一步步从小到大、从远及近、由文到人,语文因而变得宏阔丰富,很不一样。

理想的语文教学到底是什么样的?李怀源在书中不仅给出了理论上的渊源,还给出了具体的基层架构、实施路径,如采取低、中、高分段的阶段教学策略,注重打通小学、中学乃至大学之间的联系;如整合教学的校本化,加强家庭和学校合作,打通课内与课外的壁垒;如以整合为基础进行教学改革,而不是将识字、阅读、写作等割裂开。他铺陈开从预习、理解内容、领悟表达、口语与习作、读整本书、语文实践活动到检测的教学路径,让人看出他手把手地指导年轻教师的耐心,在现有的教学框架之下,引领更多教师做一次可操作的、有价值的课堂实践。

实际上,《小学语文单元整体教学理论与实务》着力提倡的是“整体”二字,我以为这才是语文教学的精髓所在,不仅语文内在的教学要做好阶段性的、着眼于学生认知发展特点的整体架构,语文外在的与学生生活、职业规划等也要融会贯通,与学生的生活、生命、成长相对接。这样的语文才是与学生素养、能力、情感建构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母语教学。而且,单元之间的有机融合、多学科的融合设计,可谓语文教学乃至教育教学改革的一种大势。有媒体报道,芬兰基础教育将在2020年打破既有的学科教学格局,实行一种以主题为先的“现象教学”。这其实亦是语文教学的未来方向——作为一个整体,语文是给学生全方位的知识渗透和价值引导,超越以往语文目中无人、重复练习、枯燥无趣的误区,借助大量阅读与自由写作,将语文作为一种情感表达方式、一种生活方式。

在具体的教学策略上,全书提倡在把握语文两大命脉(阅读与写作)的基础上,从小学低段的识字理解到小学高段的自主探究,不断凸显学生学语文的趣味性、自主性、探究性。此种融合,考验着执教教师对主题、题材、内容的取舍,考验着教师对语文教学规律的尊重程度,反映着其教学理念和教学能力的高下。尽管达到理想的境界比较难,但从书中后半部分的教学案例与分析中,我们能看到此种探究对老师能力的整体提升,能感受语文的味道越来越浓,以及学生的思辨能力、价值观念也在发生积极的变化。

这一点,我从我的儿子哲哲身上也得到了验证。哲哲大量阅读经典动物小说、自由写作动物故事的结果,就是渐渐成为热爱阅读、下笔有神、内心有爱的动物专家范儿。在他的《大田鳖饲养记》一文中,可以看到丰富的科普知识、严谨的逻辑叙述,还能领略到他对小动物发自内心的关爱。我以为,爱阅读、爱写作的孩子,将来一定会引领更多身边的人求真向善,也能拥有更大的后劲、更多的幸福感。

语文教育终究是要培育能力出众、内心有爱的人。采取何种路径、方法,终究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语文教学是否精彩,还要见“整体”、去“融合”。显见的是,片面的、小家子气的语文教学,一定培养不出具有开阔视野、格局宏阔、心灵伟大的人。只有跳出逐篇讲解,转向单元整合乃至教科书整合,从过于依赖教科书转向提升自身资源整合、跨学科研究的能力,语文教师的阅读视野才会打开,语文教学的样貌才会全然改变。

如果说好的语文教师不是所教学生的成绩有多高,而是因老师而爱上一门学科,那么好的语文教学一定不仅仅是作为考试的科目,而是情感表达的出口、一窥万千世界的入口、感悟人情世故的平台,这才是语文教师、语文教学的生命之力。而做到这一点,不妨从《小学语文单元整体教学理论与实务》的“整体”开始,从试着像李怀源一样做一名阅读者、研究者开始。

《中国教育报》2017年10月16日第12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