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打造水下“千里眼”和“顺风耳”

——记党的十九大代表、哈尔滨工程大学杨德森院士

作者:通讯员 金声 李凯 本报记者 曹曦 发布时间:2017.10.16
中国教育报
打造水下“千里眼”和“顺风耳”

·十九大代表风采

    代表寄语

    作为教师和科技工作者,我最大的愿望是为民族振兴、国家富强培养更多的可靠有用之才,为“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不懈努力。——杨德森

在黑龙江41名两院院士的名单上,哈尔滨工程大学两位杨姓院士十分显眼。1931年出生的杨士莪,86岁;1957年出生的杨德森,60岁。他们是水声工程领域的先驱、翘楚。

师生情谊深似海。“杨士莪院士是水声学科的先驱,也是我的恩师。”提起自己的老师,杨德森充满了骄傲和尊敬。

在我国水声界,哈尔滨工程大学水声工程学科有“中国水声工程事业的摇篮”美誉,水声行业中60%的专业技术人员、70%的高级专家从这里走出。

1977年恢复高考,杨德森考入哈尔滨工程大学水声工程系,20岁初识水声,不觉间这份缘分已绵延了40个年头。

“水声工程”是对水下声波发生、传播和接收过程中声学特性及其应用的研究。“简单说,这门学科研究的问题主要就是如何将人类耳朵、眼睛和嘴巴的功能延伸到水中。”杨德森的比喻形象、明了。

“声波是目前唯一一种可以远距离水下信号传递的信号载体,成为人类在海洋中的一种‘器官放置’。最大限度地对水中航行器减振降噪,减小向水中辐射声波的能量,提供更大安全隐蔽性,同时更灵敏迅速地捕捉对方的噪声声波以知己知彼,打造水下的‘千里眼’和‘顺风耳’。”杨德森喜欢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让外行人很容易听明白专业的事。

“赞誉本非你一人所有,是众缘相合,实在不必沾沾自喜;诋毁亦非天大事,己错则改,人错宽容,也不必沮丧犹疑。总之你就是你。”2015年12月,杨德森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耳边骤然响起恩师杨士莪的话语。

鲜花、掌声,来自各方的祝贺丝毫没有扰乱杨德森的日常工作,淡定依然,平静如海。

在学生眼里,戴眼镜的杨德森是个地道的“斜杠青年”:师者/学者/艺术家。课堂上,他一身休闲打扮,舒适、恬淡,白板上写符号、画图表,挥斥方遒;会场上,一身西装笔挺,高端、稳重,侃侃而谈,大家风范;舞台上,一袭西装,小提琴的悠扬洒脱满眼贵族范儿……

杨德森对团队成员和学生的要求严格也是出了名的。“有时即使方案很完备、技术很先进,但事情最终干成往往在细节上,比如海试出现问题时,可能不是方案、软硬件问题,而仅仅是需要在输入端加一个电阻或者滤波器之类的小东西。”杨德森时常结合工程项目、海试实验,跟团队成员强调细节,灌输严谨的作风。

传承的力量是巨大的。“送到杨老师手里的论文,被改个五六遍是家常便饭。”杨德森的学生直言。“水声学院的许多老前辈都会将学生的论文改了又改、精益求精,会因为一个注解亲自跑图书馆查原始资料,对一个标点符号都严格要求。”杨德森的身教重于言传。

“博士生一定不能局限于所学专业,要有更广阔的视野,多掌握两门外语很有必要。”杨德森对自己带的博士生辅修第二、第三外语的要求尽管是不成文的条件,但却是不可更改的规定。“严谨、严密、严格”,精神就是这样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

从教36年,杨德森享受着桃李满天下的获得感,培养的64名硕博生学有所成、所带团队得奖无数。

“军工传人,为船为海为国防。水声学子,做人做事做学问……”杨德森获得的奖项不计其数,可他更喜欢给学生颁奖。在水声工程学院2017届硕士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看到朝气蓬勃的学生们,杨德森感到格外欣慰和骄傲,这一刻的快乐与幸福只有为人师者能体味。

杨德森的“本土性”十足。祖籍山东省费县,学习工作在哈尔滨工程大学,他一甲子的人生都献给了这片土地、这所学校。

2017年,杨德森收到了两份“礼物”,黑龙江省十大“最美教师”、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让一向淡泊名利的杨德森有了一种压力。

教师、党员这两个身份是杨德森心底最神圣的角色。从教36年、党龄35年,杨德森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师者风范、党员形象已随着岁月刻在骨髓里。

《中国教育报》2017年10月16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