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孩子是花 我愿做那片绿叶

作者:巫金莲 发布时间:2017.10.15
中国教育报

在真正完全接触到幼儿教育之前,我曾认为,把班上小朋友管理得服服帖帖,或只要踏进教室原本的闹哄哄马上鸦雀无声,只有达到这种境界,这个老师才是成功的。是的,什么样的教育观念,便会无意识地支配着与之相符的教育行为。

那时我在一所幼儿园实习,由于我们都是由学校统一安排到乡镇“顶岗”,一周时间交接之后,自己糊里糊涂当上了中班的班主任。班上老师走之前特别叮嘱,要注意班上一名小男孩。为什么呢?他在园里可是个“名人”。只要有人告状,他肯定有份。果然,小男孩喝水、上厕所不排队,而且还喜欢推人;上课、玩游戏也不认真,甚至拉拢周围的小朋友一起捣乱。

面对如此不配合我的孩子,毫无经验的我起初试着与男孩好好聊聊,可是并不能奏效。既然劝说不行,我便采用“特殊处理”,似乎有点效果。小男孩一次次的调皮后,便是我一次比一次严厉的训诫,声音的分贝也一次比一次大。如此恶性循环后,小男孩收敛了许多,班上的小朋友也忌惮我几分。可是,慢慢地,我发现自己对小朋友越来越没有耐心,只要一点小事不符合我的要求,迎接他们的将是我暴脾气带来的一场暴风雨。

直到有一天,我和几名同事在园外散步,几个人聊得正开心,忽然听到有人叫着“老师,老师”。原来是班上最调皮的那个小男孩。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黄昏的傍晚,微风吹过有些微凉,太阳斜斜地挂在树梢上,把本来就高大的梧桐树的身影拉得更加修长。小男孩一只手拿着棒棒糖,另一只手被奶奶牵着,奶奶满头银发,佝偻着背,并没有比孙子高出多少。

我明显看到了小男孩在园外偶遇老师的欣喜与害羞,从来没有看到那么安静的他。小男孩不好意思地躲在奶奶瘦小的身躯后面,但又忍不住时不时探出头看看我,接着便是猛地一下把头缩回去,如此循环了好几次才怯怯地说了句“老师好”。更让我惊讶的是,走出一段距离后,他忽然飞快地往我这边跑,不知是跑得太快还是过于紧张,到我跟前时没刹住车,差点把我撞个踉跄。想到平时小男孩在幼儿园的表现,我顿时火冒三丈,心想:你个熊孩子!放学了还不忘和我对着干!心中的怒火正要爆发时,却瞬间凝固成了脸上的震惊:只见他涨红了脸,难为情地一边把握在手心的一根棒棒糖塞给我,一边说:“老师,老师,我喜欢你。”

当时,我完全僵住了,小男孩见我没有想去接棒棒糖,显得无所适从。最后还是奶奶打破了沉默的局面:“老师你就拿着吧,他一直说要送最喜欢的棒棒糖给老师吃。他很喜欢你,说你唱的歌很好听。”等我接过棒棒糖,他马上欣喜起来,一蹦一跳走开了。拿着带有小男孩余温的棒棒糖,看着在夜幕中身影越来越小的祖孙俩,我心一揪:他看起来是那么小、那么脆弱,只是一个5岁大的孩子啊!而班上的所有幼儿不正是和他一样大的孩子吗!

那晚回去之后,我想了很多,在为自己以前的行为感到羞愧的同时,也开始懂得了教育的意义来自美丽的东西,可以是温暖的笑容、动听的歌声或是轻柔的抚摸;而绝不是暴力,不是冷漠的嘲讽,不是打着“为你好”的幌子迫使孩子跟上老师的节奏!

幼儿教育是一份爱的事业!孩子是花,我愿做那片保护着他们的绿叶,用爱心去温暖一颗颗跳动的心,用智慧去挖掘每一粒闪光的宝石。

(作者单位:江西省永丰县棠阁学校附属幼儿园)

《中国教育报》2017年10月15日第3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