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演讲体散文之美

——读孙绍振《演说经典之美》

作者:孙彦君 发布时间:2017.10.09
中国教育报
演讲体散文之美

孙绍振的《演说经典之美》(福建教育出版社)是一本奇书。奇在他偶然在东南大学讲了一次《水浒》和武松,就引起该校学生的强烈反响。许多专家只讲一次,他却一连十六年,年年受邀讲两次。东南大学为他整理录音记录,经他认真加工成文,就有福建教育出版社主动出版,颇受读者青睐,一版再版。孙绍振本无心将此作为“正经”学术,然经《名作欣赏》连载,意外得到学术界的重视,其中《杂文家鲁迅和小说家鲁迅的矛盾》还被《新华文摘》转载,在教育部四年一度的学术评奖中得了学术三等奖。

细思,孙绍振的这本书获得学术界和文艺界的认可并非偶然。

全书都是对中国经典文学作品的解读,并没有直接谈到当前众说纷纭的文学理论,但是,却以实实在在的具体分析回答并间接批评了西方前卫文学理论界文学虚无主义,特别是被我国文论家奉为圭臬的“文学理论与(文学)阅读是不相容的”:评论家对于经典只能像孩子把父亲的手表拆开而无法重装。孙绍振在具体分析中加以综合,对复杂、矛盾、丰富、看似无序的人物揭示出其有机的逻辑联系。针对五四运动以来,从胡适、鲁迅对《三国演义》艺术上的否定,特别是前些年易中天的《三国演义》丑化曹操论,孙绍振指出,《三国演义》对曹操是美化和丑化的统一:先是写他主动锄奸,被捕后慷慨赴义,感动对方,与之共赴国难。这样的虚构,是将其大大地美化。后来又写在吕伯奢家误杀八口人,又有意杀好心待之的吕伯奢,还发出“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之无耻狂言。孙绍振指出:曹操从光明磊落的热血青年变成心灵黑暗的冷血屠夫,原因在于其心理上的多疑。多疑作为性格核心贯穿其一生:促成孔明以草船借箭,中周瑜反间计导致赤壁大败,最后不信神医华佗,拒绝治疗以致死亡。然而这种多疑又与自恋结合,多疑是对他人,自恋自信乃是对自己。孙绍振由此分析出原因,乃是曹操不像刘备有王朝血统的合法性,故能对诸葛亮以师事之,孙氏坐镇江东已拥三世基业,故能对其将领谋士以诚相待,而曹操出身宦官之家,毫无政治资本,领导军事政治集团,全靠自己智慧的优越感,故其爱才、取才不择手段,一旦发现部下才能超越自己,又忌才凶恶残才。孙绍振之所以能将曹操这样复杂人物梳理出如此清晰的逻辑脉络,是由于他有自己原创的小说理论:情节乃是将人物打出常轨,显示其内心深层奥秘。曹操形象的伟大就在于一再被作者打出常轨,将其灵魂中最黑暗的东西暴露出来。若按胡适、易中天的要求拘于原始素材就很难将人性中的邪恶表现得如此深邃。

孙绍振的原创理论认为,小说的情节通常不是单个人的,而是在人物之间,深刻的人物往往既不在显性正反对立,也不在相互分离之中,而在一种微妙的“错位”的横向心理结构之中:首先人物的感情联系常常是紧密的,一旦失去紧密联系,人物就没有艺术生命了。其次没有拉开距离,没有心理错位,就没有小说的艺术生命。只有让众多人物之间的心理发生“错位”,才有小说可言,才有性格,才有心灵的深层可显现。故曹操杀义人吕伯奢,在陈宫目光中;关公放曹操,在诸葛亮眼中;周瑜暗害孔明,在鲁肃目光中。皆由第三者目光,形成心理错位,故人物皆有性格。

孙绍振这样的理论建构是针对格雷马斯的所谓矩阵理论的。在分析鲁迅《祝福》时,他特别批评了一位理论家生搬硬套以矩阵模式来分析《祝福》。他痛心疾首于对西方文论不加反思,对西方理论一味追踪,毫无质疑和挑战,用中国的例子来证明西方理论。

孙绍振的这本书之所以吸引人,还由于其演讲体风格,不像一般学术文章那样,完全是理性语言的演绎和论证。文章中充满了现场演讲者与听众的交流互动,演讲者的完全口语化的讲述,学理的智趣和幽默的谐趣。时而逻辑严密,时而率性坦言,时而自我调侃,思绪滔滔,妙语如珠(如称猪八戒“唯美主义者”),书中加括号的听众心领神会的笑声和掌声都有助于读者享受身临其境的现场感。作为学术演讲,其不意被视为一种散文文体(演讲体散文)的独创,还获得了福建省百花文艺二等奖。(作者:孙彦君,单位:福建师范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中国教育报》2017年10月09日第10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