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哥哥”抓的蝌蚪

作者:孙国英 发布时间:2017.10.01
中国教育报

中午买菜回家,在小区里看见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用小鱼网在水池边捕蝌蚪,矿泉水瓶里已有二三十只游动的黑色“小豆子”。我顿时就对那些“小豆子”有了贪念,脑海里立马出现了幼儿园的孩子们围着蝌蚪,兴奋激动喋喋不休地画面,于是热情地上前讨要:“娃,你的蝌蚪能给我分一些吗?”

男孩警惕地望着我:“你要干吗?”好吧,我老实交代:“我想拿给幼儿园的小朋友们观察一下。”旁边的女儿立马帮腔:“我妈妈是幼儿园的老师。”男孩放下警惕,但是歪着脖子,那个在他手里装有小蝌蚪的矿泉水瓶明显拉向了他的身边,看来没有代价是达不成我的心愿的,我有什么可以“等价”交换的东西吗?看着菜袋子,我试探地问:“那我拿一个大西红柿和你换可以吗?”男孩立马点头,把瓶子给了我,我给了他一个最大的西红柿,他还不忘把瓶盖给我,然后欢快地跑走了。

看着手里的瓶子,我也欢快了,于那个男孩而言,他的劳动有了“一个西红柿”的价值,我坚定地认为,注入他内心的一定是“有劳就有得”的人生基调;于我而言,一个大人没有剥夺一个孩子的劳动成果,虽然之间是否“等价”无从考量,但至少我是心安的。最关键的是,男孩拿着那个西红柿欢快跑走的样子,和我想象中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围着瓶子叽叽喳喳欢乐的样子,都让初夏明亮了许多,仿佛能听见生命拔节的清脆节奏。

下午带着这瓶“小豆子”来到幼儿园,“淡然”地交给了一位老师,只是说了让她带着孩子们观察一下,各个班级观察完后,将蝌蚪放入室外的大水池里,看看是否可以变青蛙。刻意表达的淡然,是不确定老师们是否有和我一样的激动,如果他们没有儿时捉蝌蚪的记忆,一定不会知道小蝌蚪在手心里痒痒的那种感觉,也一定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小生命的身体,是怎样的光滑黑亮。如果我的激动不能引起共鸣,对于成年人的自己,确实有点“尴尬”。

虽然不确定每位老师关于这瓶蝌蚪会生成怎样的“幼教契机”,但我相信他们会引导孩子善待这还在努力变青蛙的生命,一定会让蝌蚪有合理的归宿,所以就没有去过问“小豆子”去了哪里。

过了两天,我来到苹果(1)班,几个男孩子扑闪着明亮的眼睛,急切地问我:“园长妈妈,你从哪里抓的蝌蚪?你是怎么抓的蝌蚪?蝌蚪会变成青蛙吗?”他们七嘴八舌都在重复这几个问题,我不知道带班老师给孩子们怎么解说了蝌蚪的来历,此刻我确信的是,孩子们已认定那些蝌蚪是我抓的,一定是抓的,不是用网捞的,在孩子们心里,估计我和他们一样调皮了,那热切地想要探知我怎么“抓”蝌蚪的小脸,真的是求知欲十足啊。

“等等,孩子们,我告诉你们,蝌蚪不是我抓的,是一个小哥哥在水池里用鱼网捞的,现在让你们观察一下,然后我们把蝌蚪放到水池里,一起来看看小蝌蚪会不会变成青蛙。”听我这么一说,孩子们了然地笑了,然后开始了他们的活动。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因为有事我又去了苹果(1)班,这次问我问题的不是前面那几个孩子了,问题也变了,“园长妈妈,你哥哥抓了蝌蚪吗?蝌蚪什么时候变青蛙呢?”天啊,“抓”没有变,小哥哥变成了我哥哥,如果我有哥哥,比我年龄还大的哥哥去抓蝌蚪是怎样的画面啊?我出去的这半个小时,孩子们到底演说了怎样一个故事啊?

“凡是可以给孩子刺激的都是环境。”陈鹤琴曾这样说过。那就让想象存在吧,蝌蚪——青蛙——听取蛙声一片!(作者孙国英,系甘肃省兰州市皋兰县实验幼儿园园长)

《中国教育报》2017年10月01日第2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