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对不起,我让你的宝宝受伤了

作者:刘然然 发布时间:2017.10.01
中国教育报
对不起,我让你的宝宝受伤了

初夏雨后,一片新绿。小(2)班远足归来,孩子们还沉浸在清新的空气里。

突然听到“嗵”的一声,随即便传来了高分贝的哭声,我赶紧走过去,扶起小七问道:“小七怎么啦?”小七哭着说:“刘老师,晟晟突然拉着我跑,摔倒后磕到头了。”

“晟晟,老师说过几遍了,两个小朋友手拉手,能不能拉着跑呀?”

“不能,”晟晟随即转身面对小七笑嘻嘻地说,“对不起!”

小七哭着说:“没关系。”

我说:“说对不起也晚了,小七已经受伤了,怎么办?”

“刘老师,你把他送到保健室,大夫会给他冷敷的。下午让我姥姥再跟他妈妈说说就好啦。”晟晟紧接着说道。

我突然意识到,在平日的观察中,晟晟已然获悉老师通常会把受伤的小朋友送到保健室,大夫会通过冷敷、消毒等方式来处理受伤处。晟晟已经不止一次明知故犯,然后道歉了。

原来在他小小的潜意识里,一句“对不起”就没问题了,他知道剩下的工作,老师、家长会来替他处理的。而整件事情里,他所承担的“明确责任”并不多,一句“对不起”根本没能让孩子真正明白自己的错误所在,更没有让孩子承担到自己所应负的责任。这是不是他屡屡轻飘飘地道歉、明知故犯的原因呢?

我想起了法国教育家卢梭提出的“自然后果法”——当儿童犯了错误和过失后,不必直接去制止或处罚他们,而是让儿童在同自然的接触中,亲身体验并承担自己所犯错误造成的不良后果,从中接受教训。现在不就是个很好的教育契机吗?让孩子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紧接着说:“晟晟,虽然你已经和小七道歉了,不过下午放学时,需要你而不是姥姥再向小七的妈妈道歉,因为是你让她的宝宝受伤的。今天你把小七拉倒碰伤了额头,所以现在还需要你把他送到保健室,请你帮他冷敷。”

晟晟略显紧张地说:“噢,好的。”

和以往不同,这次晟晟也来到了保健室。当大夫问小七是怎么受伤的,回答的不再是老师的复述,而是小小“当事人”的直接描述。大夫拿来冰块后,晟晟拿来了小七的毛巾,接过了冰块,双手高高托举在小七额头受伤处,按大夫要求冷敷15分钟。

我问晟晟:“什么感觉?舒服吗?”

晟晟说:“不舒服,很凉,胳膊很酸。”

我又问小七:“小七舒服吗?还疼吗?”

小七说:“好点儿了,就是很凉,他总是扶不稳,老是歪。”

晟晟:“对不起啊小七,真是太不舒服了,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15分钟后,两个孩子回到了教室。我继续引导晟晟负责“照顾”小七,陪他一起洗手、取饭、睡觉,整个下午两个孩子相处得都非常和谐。

下午离园时,我先和双方家长沟通了事情的经过,也让他们知悉了老师的想法和策略,双方家长都非常支持让孩子自我负责的办法。姥姥来接晟晟,只“旁观”,不参与处理过程,晟晟当面和小七妈妈对话。

“阿姨,对不起。我今天拉着小七跑,使他摔倒磕着头了,让你的宝宝受伤了。刘老师带我们去保健室,我已经帮小七冷敷了,我知道他很不舒服,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可以看出,晟晟在阿姨面前还是非常紧张的,但总体表达了自己的感受和歉意,在和阿姨对话时,他没有逃避,勇敢地承认了错误。得到了阿姨的原谅后,两个孩子和好如初。晟晟也真诚表述了自己要避免再犯同样错误的想法。果不其然,这之后晟晟和其他孩子犯规的次数明显减少了很多。

做得好,有好的结果;做得不对,要自己承担后果。

适时采用“自然后果法”,既引导了孩子自然、正向发展,又让孩子顺应了自然、规律成长。(作者:刘然然,单位:青岛市实验幼儿园)

《中国教育报》2017年10月01日第3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