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高洁:舞蹈教育的根本是“美”

作者:本报记者 刘盾 实习生 黎鉴远 发布时间:2017.09.27
中国教育报

“尽管孩子不是专业学舞蹈的,我也想让她进入深高舞蹈团,哪怕只待一天。”深投教育集团总经理林建宏认为,现在很多舞蹈教育者走偏了,唯技巧而非美。而深圳市高级中学学生舞蹈团创始人、艺术总监高洁更注重美育人生,通过舞蹈美化学生身心。

深耕舞蹈教育26年来,高洁尊重艺术发展规律,在舞蹈教育愈发功利化时,她不断挑战舞蹈比赛“唯技巧分高”的生态;她呵护学生心灵,引导学生发现美、展现美,成为美的传播者;她影响并带动同行者成长,促进了学科良性发展。

    不能把孩子当获奖工具

参加第三届全国中小学生艺术展演舞蹈比赛前,高洁陷入两难选择中:是继续把学生和自己推上最高领奖台,还是把自己从荣誉高台上推下。

“前两届都拿了一等奖第一名,已经成为标杆了,纠结着要把大家引到哪里去。”高洁发现,很多中小学舞蹈团误把“炫技”当做“闪光点”,生搬硬套各种技巧。

为身体力行“舞蹈不是杂技”的理念,高洁冒着不拿奖的风险,编排朝鲜族舞蹈《节日》。该作品不包含跳、转、翻等技巧性动作。在比赛现场,高洁更觉任重而道远,因为观众还是觉得翻跟头热闹,掌声更热烈。《节日》虽获得一等奖,但不是排名第一。

“评委还是给带有技巧性动作的舞蹈打了最高分。”在高洁看来,评委的评分标准如同指挥棒,影响着中小学舞蹈教育。很多非专业教师教授中小学舞蹈,急功近利,将快速拿奖作为根本追求。他们往往简化训练过程,直接让学生练习高难度动作。而高难度动作本应通过日积月累的基本功训练,这样孩子才能控制好平衡,自然地呈现。

高洁举例说,部分舞蹈教师省略了学生开、绷、直、立的基本能力训练,直接让学生做大跳。不但孩子的技术动作不美,还伤害了他们的身体。

北京舞蹈学院副院长许锐也忧心忡忡,他认为,舞蹈不是纯粹锻炼技术,必须尊重审美原则和技术规律,“过度的专业化、过度的技能训练,不仅会扼杀孩子的创造性,还会让孩子后期不再热爱舞蹈”。

“不能把孩子当作获奖工具,舞蹈教育的本质应是塑造、提升孩子的品格。”近年来,为引导正确导向,高洁大胆创新,创建系列健康向上、充满阳光的校园舞蹈作品,从呈现技巧到凸显人性美。

    让学生成为美的传播者

在深高舞蹈团成员高梦霖眼中,高洁的目光不只停留在前排孩子身上,她同样关爱站在边角的孩子。舞蹈团成员郝一橙站在角落位置,有时不太注意自己的动作,但每次高洁都会指正她,在她进步时给予表扬。

“我在学生生涯有过站在边角的体验,特别理解那种心情。”高洁在北京舞蹈学院求学时,作为尖子生,她长期站在舞蹈队形第一排中间。有一天,她突然被调到第二排,“体会到了后排同学仰望前排的心酸”。

在北舞留校任教时,高洁特意对边角学生要“多看一眼”。韩谨就特别在意自己在舞蹈队形中的位置。只要没站在最中间位置,她就会沉闷、无精打采。“在乎说明她要求进步。”高洁就通过用心编排队形、分组等方式,让韩谨感受到被关爱。韩谨现已成长为解放军艺术学院古典舞教研室主任。

“只有当孩子感觉到平等的爱时,他们才会更加自信。”高洁认为普通中学的舞蹈教学不同于专业舞蹈教育,除了技能培训,让学生具有健康的心灵才是最终目的。

《阳光女孩》里有一个转圈动作,为照顾一位听力障碍女孩的心灵和身体状态,高洁根据她旋转的圈数,设置团队的训练目标,营造一种平等关爱的氛围,“关爱也是一种美,要让美渗透进孩子心灵。”最终,《阳光女孩》获得第四届全国艺术展演舞蹈比赛一等奖。

“教育者既要树‘形’,又要树‘心’。”在高洁的丈夫、甘肃省兰州实验小学校长杨文章眼中,高洁通过舞蹈让学生接受美,也让其成为美的传播者。深高学生舞蹈团作为“黑珍珠”,先后赴澳大利亚、英国等地交流演出。

    深圳舞蹈教育的“领跑者”

“普通班学生没有舞蹈基础,男生也不喜欢舞蹈。”曾经是深高舞蹈团团员的刘畅毕业后,回母校担任舞蹈教师。刚工作时,她常被普通班里抵触舞蹈的男孩气得半死。

高洁总会及时指导刘畅,让普通班孩子通过解放肢体来缓解课业疲劳,感受到舞蹈美,学会欣赏舞蹈,懂得尊重艺术。在刘畅的循循善诱下,连班里最调皮的男孩也改变了舞蹈是女孩子专属的观念。

《不想说再见》获第五届全国艺术展演舞蹈比赛一等奖,指导者麦静雯正是高洁的学生。该舞蹈取自深高舞蹈团成员李雨鹤将赴海外留学,其他成员依依不舍的故事。该舞蹈让学生体会到珍惜。

作为深圳市首批名师工作室主持人,先后有30多名青年教师在高洁的辅导下,成长为深圳舞蹈教育一线骨干教师。工作室成员王梦艺刚到深圳元平特殊教育学校时,总想让学生学会专业技能。但时常半天过去,学生完成不了一个舞蹈动作,她很受打击。“不能用教普通孩子的方法去教特殊孩子,舞蹈应服务于这些孩子成长。”在高洁的指导下,王梦艺设计排练舞蹈时,改为以特殊孩子身心发展为核心追求。

自2005年来,高洁作为教育部全国中小学艺术教师培训特聘专家,赴10余省区,完成了“送培到地方”数千名艺术教师的培训任务。

高洁还先后担任教育部第一、二套全国中小学生校园集体舞高中创编组组长,完成创编工作;策划、设计、指导完成了教育部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工程教育资源库(小学舞蹈教程);参与教育部专项素质教育与舞蹈美育研究课题专家组工作,并参与主编了7本国家级教材、专著。(本报记者 刘盾 实习生 黎鉴远)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27日第11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