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从教育人类学视角看户外环创

作者:王春燕 陈爱雅 发布时间:2017.09.24
中国教育报

    教育人类学关于空间的理解    

    内部的安全。德国教育哲学家博尔诺夫认为,人的安全感来自一个固定的点,这个原点就是“家”。人由家而外出,并又返回家里。这个点是决定其他各点的中心,各条道路由此出发并又重新返回此处。人从出生开始,必然先落在家这个立足点中,然后再向外界发展,直到走向遥远的陌生地。为了保护自己,为了防止外部世界的侵扰,人类把家建立在房屋之中,房屋便是家的基本形式。因为只有一个能够与外界相隔开的和平而安全的空间,能够让我们从“世界风暴”中退回来,得以休息调整。从延伸意义上来讲,安全生活的基础就是拥有避开陌生世界目光的、不受侵犯的“安适空间”。

稳定的秩序。世界是一个总是处于接替而变得充满杂乱无章之危险的空间,因此人们必须通过不断的努力对所处的空间加以保持和保卫,因为人总是向往着获取一种秩序,从而在空间中谋得稳定性。博尔诺夫认为,人首先得对家进行收拾整理,房内的每一样东西都有其所属的固定位置,在他需要时,就能从其位置上拿取。他写道:“这种收拾整理属于人在处理与空间关系中的最基本的能力,从青少年起就得操练。”因为,儿童在与相对狭小的空间环境的关系中发展出的品质,会在一定程度上深深影响其在未来生活中处理与各方空间关系的能力。其中的收拾整理,不仅体现为一种干净整洁的表象,更是促进其内心秩序感这一深层品质的形成的重要推力。而这种秩序感所带来的影响也不仅仅简单地存在于物质空间中,更隐含在文化、政治、国家、社会等抽象又广阔的范围内。

外部的勇气。博尔诺夫虽然肯定了家是抵御外界伤害的稳定温暖居所,但也不提倡人应该永远安居在这样的环境中,而是同时鼓励人需要走出去,到遥远的陌生地去开阔视野,增长经验,向广度进军。从内部世界走向外部世界,从一种熟悉的空间领域走入一个未知的空间领域,无疑就成为人生命中的重大冒险。所以教育需要带给孩子更多的勇气与胆识,让他们更有力量去到那充满挑战的远方。

教育人类学认为人与空间的关系是维持“保护”与“冒险”两个方面的均衡。既要在教育中注意保护儿童的空间,使他们在充满爱、信任与稳定的环境中长大,使其心灵得到安宁平静;同时又要注重培养儿童的胆量、勇气与冒险精神,鼓励他们能够勇敢地闯入外部空间,从而实现人内在的超越。在这两者之间保持均衡,才能使教育取得最佳效果。

幼儿园户外活动空间是与幼儿园建筑内部空间相对应的空间形态,是幼儿园围墙所包围的空间环境,具有通行、游戏、休息、交往等活动功能。《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指出,“幼儿园应为幼儿提供健康、丰富的生活和活动环境,满足他们多方面发展的需要,使他们在快乐的童年生活中获得有益于身心发展的经验。”

可见,幼儿园园所环境的教育性是幼儿园区别于其他非正规教育场所的重要特征。而幼儿园户外活动空间环境是幼儿园教育环境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对儿童动作体能、认知、社会性交往与情感的发展具有不可或缺的教育价值。

以博尔诺夫为代表的教育人类学家关于空间的理解,从另一视角为幼儿园户外活动空间环境的创设提供了启示。

    创设隐秘空间,注重户外活动空间的私密性与舒适感

相比于室内活动空间,户外活动空间往往更大更开放,幼儿在广大的空间中更容易失去安全感。所以在户外活动空间中,我们需要创设小而隐秘的空间,使幼儿在经过高强度的锻炼、游戏、活动后有一处“重新得力”的“原点”。因为对于儿童来说,过大的空间会使他们在其中缺乏领域性和场所感,而在这种小尺度、小空间的环境中,他们会更加安心、自在。所以,可以在幼儿园户外环境中创设“隐秘空间”。

“隐秘空间”是一个半隐私的区域,它是一块特别的地方,供儿童幻想、反省、自我探究。当他们玩得太过疯狂的时候,它也是一个让自己冷静的地方。它还是一个用来观察并决定是否加入游戏的地方。低矮的平台、植物屏蔽的区域、向日葵型的帐篷、柳树搭建的小屋、电话亭、游戏室、树屋,都可以成为休息的隐秘空间。

    重整户外规划,关注户外活动空间的整体性与稳定感

教育人类学家认为,人时刻向往着获取一种秩序,从而在空间中谋得稳定性。在户外活动中,由于活动范围广,幼儿往往更加自由奔放。但正是在这样相对杂乱的环境中,教师对环境的创设、对幼儿的引导就显得尤为重要。具体来说,可以从户外活动空间区域的整体规划与户外活动器械材料的投放与整理这两方面,为幼儿营造一个整齐有序的空间,使幼儿不致慌乱急躁,从而获得内心的安定,在身心方面体验到秩序感。

整体性设计要求幼儿园户外空间所有构成要素都要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包括构成要素的功能、形体、色彩、尺度的协调统一。而且整个幼儿园户外空间应与整体环境氛围相适应,主要体现在幼儿园的基址选择、入口处的设计,要与园内外的整体环境协调。也包括树种选择、植物搭配、游戏设施、建筑小品的造型及色彩,以及道路交通、地形以及周边环境的利用等。因为统一、整体的设计更能给幼儿带来内部的统一,不至于混杂而使内心混乱。

    适当考虑冒险系数,兼顾户外活动空间的安全感与挑战性

关于人与空间的关系,教育人类学家追求保护与冒险的平衡。而在这教育天平的两端,我们往往偏向了前者,孩子受到太多的保护,从而缺少冒险精神。所以在幼儿园户外空间环境的创设上,应适当考虑冒险系数,着重培养幼儿一定的勇气与胆识。

这就需要创设生态的自然型的游戏场,有时也叫冒险花园。生态型的冒险花园利用自然环境代替传统设备。冒险花园里包含了许多自然元素,如池塘和泥沼、蝴蝶花园、泥地游戏、秘密躲藏地、树木房、可攀爬的自然障碍物、音乐游戏等。儿童可以在杂乱的地方游戏,选择到隐蔽、宽敞且陡峭的地方冒险。儿童还可以接触到户外野生动物、水和植物,自由地选择坐在花园中任意一处自然物的里面、上面、下面和倚靠的地方,畅游于不同层级、隐蔽处和裂缝等私密处。儿童还可以运用可变的、真实或虚构的设施和材料进行游戏。

冒险型户外游戏场与其他游戏场相比有什么进步之处或是益处呢?有研究者对冒险型户外游戏场进行调查,结果显示:相比于传统型和现代型,儿童在冒险型户外游戏场中花费更多的时间进行游戏,参加更多的认知类活动、更多类型的游戏以及更多的互动。在更原生态、更具挑战性的自然环境中,冒险型户外游戏场在提高幼儿游戏水平的同时,也进一步在游戏中发展了幼儿的游戏品质,尤其是冒险精神。

(作者:王春燕 陈爱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杭州幼儿师范学院)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24日第2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