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引导更多青少年爱上体育运动

——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启示录

作者:本报记者 李小伟 发布时间:2017.09.22
中国教育报
引导更多青少年爱上体育运动

引导更多青少年爱上体育运动

引导更多青少年爱上体育运动

引导更多青少年爱上体育运动

励志奋进,奔竞不息,初秋的西子湖畔,各地健儿驰骋赛场,青春火焰燃遍杭城。随着燃烧了14天的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火炬在青春、友谊、美好、欢快的气氛中缓缓熄灭,全国学生运动会大幕落下。

本届学生运动会是贯彻国务院关于改革大型综合性运动会有关精神,将大学生运动会和中学生运动会合并后举办的第一届全国学生运动会,是党的十九大召开前的一项全国性重大体育活动,全面展示了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学校体育工作和素质教育取得的新成绩,集中体现了当代青少年学生的精神风貌和时代风采。

运动会虽然闭幕了,却留给我们不少思考。

学生运动会彰显综合效益

本届全国学生运动会由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共青团中央主办,浙江省人民政府承办,于9月3日至16日在杭州举办。学生运动会以“团结、奋进、文明、育人”为宗旨,以“励志奋进、奔竞不息”为主题,以“突出教育特色、讲求综合效益”为办会原则,来自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的34个代表团共5966名运动员参加了游泳、田径、篮球、足球、排球、乒乓球、健美操、武术、羽毛球、网球等10个大项共326个小项的角逐。运动会期间举办了全国体育科学论文报告会、“校长杯”和体育道德风尚奖的评选等活动。

赛事期间,走在杭州的大街小巷上都能感受到运动会的氛围。“通过学生运动会,我们让不同地区的大中学生领略到了浙江的精神、杭州的风貌。”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筹委会常务副秘书长、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鲍学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浙江从未承办过如此规模的大型运动会,比赛期间,全社会都对这场赛事高度关注,校内外掀起了一股关心体育、参与体育的热潮。”

来自浙江大学的百米飞人谢震业在大学乙组男子田径100米、200米项目摘得两枚金牌。参加此次学生运动会,是他在全运会后首次回家乡参赛。“体育给人向上向善的力量,教会我不轻易放弃。”谢震业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体育运动中来,感受体育的魅力,感受拼搏的力量。

浙江大学附属中学利用在学校举行排球比赛的机会,安排各年级学生进场观赛,上起了特殊的体育课。“看到他们一分一分去拼,我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以怎样的勇气面对挑战、克服困难是每一位同学的必修课,观看比赛恰恰给予了我们一次热血沸腾的鼓舞。”在学校的微信公众号上,学生们的点评和留言同样精彩。

中国计量大学学生朱叶丹说:“几乎看了大学女足的每场比赛,看到姑娘们在场上拼尽全力到最后一分钟,真的被感动了,她们是真正的铿锵玫瑰。以后我也要多参加体育活动,不做宅女。”

杭州市用最优质的服务将安心与感动传递给参会的每一个人。为2022年举办的亚运会积累了丰富的组织、竞赛、运营、安保、餐饮、旅游等方面的经验,成为学生运动会宝贵的“遗产”。

“促进将是全方位的”,接过下一届举办大旗的青岛市教育局局长邓云峰认为,举办学生运动会将不止会带动青岛市学校体育工作的发展,“对整个青岛市的教育都会产生深远影响”。

举办一届成功的学生运动会,受益的将绝不仅仅是举办单位。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表示,全国学生运动会是展示学校体育工作成果和青年学生体育运动才华的平台。“通过运动会可以强化学校体育工作,树立‘健康第一’的观念,吸引更多普通学生积极参加体育锻炼,享受运动的快乐,感受体育的魅力。从而养成大中学生良好的体育锻炼习惯和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青少年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

取消金牌榜让体育回归教育

“以往的学生运动会,锦标味很浓,已经偏离了学生运动会育人的宗旨。”上海体育学院原院长姚颂平说。

在5年前天津举行的全国大运会上,为争金牌弄虚作假,资格问题层出不穷,甚至出现了裁判擅自改变比赛名次的恶劣事件。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巡视员廖文科说:“资格问题是每届学生运动会特别强调的一环,但屡有事情发生。本届运动会我们出重拳不偏袒、不包庇,坚决打击徇私舞弊现象,就是为了不让资格问题成为影响竞赛的主要因素。”

由于严把资格关,本届学生运动会透出一股清新之风,而让本届赛事风清气正的另一大亮点则在于取消了金牌榜。

“其实,金牌榜就是官员的成绩榜,最关心的是他们。取消了金牌榜,官员们也减轻了压力,关注点自然就转向了赛事本身和学生的成长及获得感上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代表团秘书长说。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由于取消了金牌榜,淡化了竞赛成绩,突出了育人功能,各代表团不再像以往一样只看金牌榜的变化,而是更加关心大中学生取得的点滴进步。看比赛的多了,看望学生的多了,盯金牌和总分的少了。

在北京市教委体美处处长王军看来,学生运动会一定要解决“为谁开、谁来开、怎么开”的问题。“过去大中学生运动会最关心金牌榜的是官员,是典型的政绩观思维。而今后的学生运动会要转向以学生为主,关心学生的全面发展。”他认为,取消金牌榜的措施,令学生运动会从讲求成绩、盯牢金牌的“死胡同”迈向关注学生健康成长,注重学生获得感的康庄大道,初步解决了学生运动会“为谁开”的问题。

“学生运动会对学生来说,不仅仅是比赛,还应该是一次身体的教育。通过运动会体验成功与失败、努力和奋斗、团结与协作等,更可以从中交流情感、收获友谊。”武汉大学教师徐锋如是说。他认为,学生运动会就是一次“大教育”,要让学生运动会的作用辐射得更广泛。

在许多有识之士看来,学生运动会也是一次体育回归教育之旅。

北京体育大学校长池建认为,真正意义上的体育回归教育,包含两层意思:第一是让从事竞技体育的运动员有学上、有书读;第二是让广大青少年除了应对文化学习和高考外,有机会参与体育运动和赛事,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但在我国,情况恰恰相反。高水平运动员饱受学训矛盾困扰,而大中小学总体上仍缺乏体育锻炼,体质健康堪忧,必须通过学生运动会来带动学校体育的开展,让更多的青少年学生参与到体育运动中。”他说。

2014年8月19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中国发表演讲中曾提道:“在很多国家,体育在教育体系中应该扮演的角色没有受到重视,体育的作用被很多教师和家长所低估。”

可见,体育回归教育,在我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改革当自强,育人须有招

当今世界,改革已成为运动会的主旋律。

前不久闭幕的天津全运会实施了一系列举措:从取消金牌奖牌榜、增设19个大项的群众比赛项目、邀请华人华侨参赛,到鼓励跨地区跨单位“联合组队”。

2014年,在南京举办的青奥会不设金牌榜,增设8×100米接力项目,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种族、不同性别、不同训练项目的运动员们混合编队参赛。

这些改革都将目标瞄向了全世界面临的难题——全球青少年运动不足,其目的在于鼓励更多的年轻人投身到运动中来。

国内外大赛的改革给我们以启示:必须加快学生运动会的改革,做好顶层设计。

姚颂平认为,学生运动会几年举办一届才合理、才能彰显综合效益,更加促进学生体育竞赛有序开展值得认真研究。

他说,本届学生运动会举办之前,相继举办了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和全国运动会,由于参加本届学生运动会的大部分运动员既要参加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还要参加全国运动会,这给各学校、各运动队乃至参赛运动员带来了麻烦和参赛的不便,也影响了赛事的效果和质量。

他指出,举办学生运动会一定要处理好和“奥运周期”“全运周期”乃至“世界大运会周期”的关系,可将现在既定的三年举行一届的学生运动会改为四年一届,时间改为全运会比赛后的年份,既可错开“奥运周期”“全运周期”,也可避免与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撞车”,既相辅相成又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全运会的改革力度非常大,学生运动会改革必须加大步伐。”在国家体育总局竞技体育司训练处处长袁守龙看来,学生运动会甚至可以并入全运会,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没有必要专门举办。“不一定非要举办学生运动会,重要的是用什么形式举办学生运动会。现在教育部每年举行的赛事都在120项以上,这让通过比赛来带动更多学生参与体育活动成为可能。”他建议,要多开展面向人人的赛事活动。

笔者曾经多次采访世界大学生夏季和冬季运动会,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举办理念中,有着眼未来、坚持业余属性等几大价值,这也使得大运会区别于其他体育赛事。

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眼中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是这样的:无论是夏季运动会抑或是冬季运动会,参赛运动员们心态都是松弛的,运动员们首先是享受比赛,其次才追求卓越。“因为世界大运会不仅仅是竞技场,也是世界大学生交流感情、增进友谊的舞台。在这里,体育是天神的欢娱,生命的动力,是正义、是勇敢、是荣誉、是美丽、是乐趣……”

因此,学生运动会要淡化“竞技味”。钟秉枢说,学生运动会不同于竞技体育,应该首先是教育,其次才是体育运动。因此完全没有必要太往奥运项目上靠。“可以增设一些师生同台竞技的项目,也可以增设‘校长杯’比赛,还可以在运动员驻地开发更多的参与体验类项目供运动员、普通学生共同参与。”

近年来,在教育部门接手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组团任务后,提出了“交一个外国朋友,了解一所大学,参观一座博物馆”的世界大运会参赛目标,其目的就是希望通过大运会这个舞台,增进友谊、加强交流、促进沟通。

“我们不妨借鉴这一理念,在举办学生运动会时,对参赛选手和相关人员提出‘交一个朋友,参观一所学校,了解一座城市’的要求,通过体育活动达到育人目的。”北京大学教师曹晓培说。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22日第8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