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今天中小学校长在想什么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影子校长”课题组 发布时间:2017.09.20
中国教育报
今天中小学校长在想什么

我国有30多万所中小学,如果每所学校平均有3位校领导,我国就有近百万名中小学校长,他们的理念、行为极大地影响着中国教育的生态和走向,影响着两亿多名青少年儿童的发展和成长。了解今天的校长们在想什么,他们的关注、喜悦、期盼、忧愁等,将对改进国家教育政策和管理办法有重要参考意义。为此,今年暑假期间,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利用学生返乡机会,通过“影子校长”计划,就中小学校长认为“最重要的事”“最高兴的事”“最关心的事”“最困惑的事”“最困难的事”“最反感的事”“最希望得到理解的事”“最希望得到解决的事”和“最希望得到提高的事”等9个问题,对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500多名中小学校长开展问卷调研和深入访谈,对不同区域、不同学段、不同水平的基础教育学校进行教育观察,真实了解中小学校长的关切和生存状态。项目组共回收问卷487份,整理访谈报告200余份,对今天的校长们在想什么,有了一个全景式的了解。

校长所想九大“最”

第一,校长们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分别是:促进教师专业发展(89.86%)、促进学生成长(79.23%)、制定学校发展规划(64.25%),其余则是优化内部管理、课程教学组织领导能力、协调外部环境等。

第二,校长们认为最高兴的事情前三件分别是:教师的专业化水平不断提高,教师团队有活力(74.4%),学校社会声誉、知名度、认同度提升(68.6%),学校的文化价值真正深入人心(66.67%)。此外,有过半的校长认为教学质量高,受到社会好评、学生的才华得到展现,工作能够顺利开展,同事间关系和谐有成就感等,也是值得高兴的事。

第三,校长们最关心的事情前三件为:教师的发展(84.54%)、校园安全(82.61%)、学生的成长(80.68%),其余的则是学校的信息化程度、家校沟通与合作、校本课程开发、自己的专业发展、自己的责任与权利、班级规模等。

第四,校长们最困惑的事情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教职工的积极性如何调动和维持(66.18%),如何做到既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又保证高分(50.24%),对老师要求高报酬低(43%),其余的则是,所有人都把分数看得很重又不让应试,评价学校和校长工作的标准不明确、不清晰,社会需要与上级规定不一致,如中小学教师不可兼职,新高考改革如何应对等。

第五,校长们感到最困难的事情是:学校的责任过大,社会、家庭的教育责任都转嫁给了学校(75.85%),不同年龄阶段教师普遍存在职业倦怠感(52.17%),教师编制过紧(47.34%),其余的则是,教师流动太大,工作碎片化、工作效率低,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过度干涉学校工作,教师出入校长不能做主,学校没有人事权。

第六,校长们最反感的事情排前三位的依次是:形式化的教育检查(75.85%);承担过多的与教育教学无关且重复无效的工作,什么文件都转发到学校要求报材料、写总结、要照片(65.22%);各种与教育教学关系不大甚至无关的事情太多(51.21%)。

第七,校长们最希望得到理解的事情前三个选项是:教职员工能换位思考,理解有些不得不做的工作(61.84%),对校园突发事件的理解(58.45%)以及对教师工资待遇低的理解(46.86%)。其中,改革中出现的问题(46.38%)和教师工资问题相差不大,也有近半数校长认为这是自己最希望得到理解的事情。

第八,校长们最希望得到解决的前三件事情分别是:落实和扩大校长办学自主权,特别是人事权和资金支配权(58.94%);赋予校长更多激励教师队伍的手段(53.62%);提高教师职称和待遇(48.31%)。

第九,校长们最希望提高的事情前三位是:学校管理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能力(62.32%);提高全体教师整体素质的能力(57.49%);丰富自己的办学思想、提高驾驭大局的能力(56.52%)。

教师是首要关切

在调研和访谈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教师”,是多个问题首选。89.86%的校长认为“最重要的事”是促进教师专业发展,84.54%的校长“最关心”教师的发展,66.18%的校长“最困惑”“教职工的积极性如何调动和维持”,74.4%的校长认为“教师的专业化水平不断提高,教师团队有活力”是“最高兴的事”。

访谈发现,有些学校师资队伍的结构性矛盾,极大限制了教师专业发展的可能性。一些农村学校的校长表示,因为地理位置偏、地区资源匮乏、工资待遇不高等原因,乡村学校面临着老教师动力不足、骨干教师留不住、新教师吸引不了的队伍建设困境。有些地区为了解决教师队伍的年龄结构和梯队结构问题,采取新教师入职必须去农村地区从教若干年的举措,但因为缺少“传帮带”的氛围、职业发展上的有力支撑和家庭生活上的有力保障(如子女入学、老人就医等),还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新教师安心从教的问题。即便在划片并校、师资队伍得以扩充的城镇学校,也面临教师的学科结构不合理、转岗培训无法及时到位、教学质量无法保证等情况。

校长们也坦言,在信息技术日益发达,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日益重视教师专业发展的当下,教师并不缺少专业培训的机会,但培训是有时间和任务要求的。校长们一方面希望教师能够参加培训提升专业能力,从而提高教学质量;另一方面又迫于学校师资紧缺、任务繁重等教学管理压力,很难安排教师定期参加高质量的专业培训。此外,一些教师参加专业培训以后,带回来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技术,但受学校、家长、学生等各种实际条件的限制,推动实施起来困难重重。因此,教师培训“听着激动、看着心动、回来不动”的现象屡见不鲜。访谈显示,教师(特别是城乡学校教师)收入低、职称晋升难、工作强度高、工作压力大、社会地位不高等现实问题,使得不同年龄阶段、发展阶段和地区学校的教师普遍存在职业倦怠感。调研中,校长们“最困惑的事”排名第二的是“不同年龄阶段教师普遍存在职业倦怠感”(52.17%)。同时,也普遍存在优质学校集聚优质资源和优质生源的现象。一些学校面临优秀教师和优秀生源流向优质学校,留下没有能力和条件去往优质学校的学生和教师。以升学为标准的社会评价机制、以学生数为依据进行资源配置的政策,客观上造成了学校发展的不利外部条件,主观上也使教师、学生、家长甚至校长,丧失了对学校发展信心,缺乏内在的发展驱动力。而其中,因为优质学校发展需要,上级部门调拨教师“带着编制走“的现象,使得这些弱势学校面临“不缺编制、缺教师”的困境。

学生是全部指向

调研中,虽然促进学生成长(79.23%)和学生的成长(80.68%),分别在校长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和最关心的事情中排列第二位和第三位,但通过访谈,我们真切体会到校长们的所有“最”,最终指向的都是为学生的成长提供更多更好的支持、条件和机会,以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

访谈中,对于学校的教育目标和宗旨,大多数校长有着一致的观点。他们说,要“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培养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可靠接班人比合格建设者更加重要”,他们说,要“坚持德育为先,全面提高学生综合素质,德比才更重要”;他们说,“教育的本质应是成人”,“不求人人成才,但求人人成人”,“成长高于成才”;他们说,要“着眼学生未来,为学生终身发展奠基”,“让学生拥有幸福人生的能力”……正确的政治立场和真善美的教育目标,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教育笃实厚重的根基。

校长们说,学生的全面发展和成长,是学校所有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点。为此,“你需要老师做到的,你自己首先就要做到”,“你想要老师们爱护好学生,你首先要爱护好老师”,“遇到困难的时候,你必须迎难而上,因为你的后面是一个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还有家长”。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价值观引领,绝大多数的校长们孜孜以求地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自觉以身作则、倾情投入,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事业心,事无巨细地努力克服各种困难,创新教育管理,凝聚教育共识,致力教学教育,服务师生发展。

自主办学是最迫切期待

访谈中,强烈感受到校长们对切实落实办学自主权的普遍期望。

行政过度干预学校工作以及背负无限的非办学主体责任,上级主管部门形式化的活动太多,会议太多,学校被赋予太多的与教书育人无关的社会职能,要求学生“小手拉大手”,超出了学校的功能,上级的要求太细、办学空间太狭窄,学校缺乏活力、不考虑校际差距的行政指令等,成为了校长们的“吐槽点”。

有校长说,如果建立更加科学合理的教师进入和退出机制,给学校一些教师走或留的决定权和绩效奖励的支配权,也许教师的流动就不会这么频繁,有编制没有人、有人没有作用的现象就可以得到控制;有校长说,盲目地把在某个学校做得好的经验进行全面推广,让我们无所适从;有校长说,如果没有那么多的检查要应付,我们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于研究教学和陪伴学生,考虑学校发展大计;有校长说,我就想“安静地做教育”。

于此相对应的,“校长最希望解决的事”排名第一、第二的分别是“落实和扩大校长办学自主权,特别是人事权和资金支配权”(58.94%)、“赋予校长更多激励教师队伍的手段”(53.62%)。

提高自身水平是强烈渴望

在接受调研的近500位校长中,87%以上具有中小学高级职称,82%以上具有20年以上教龄,73%以上具有8年以上校长任职经历。在调研过程中,能强烈感受到他们对提高自身水平的渴望。

他们最希望得到提高的三个方面分别是:学校管理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能力(62.32%),提高全体教师整体素质的能力(57.49%)和丰富自己的办学思想,提高驾驭大局的能力(56.52%)。同时,也有近一半的校长认为,如何提高作为教育管理者的综合素养,整体提升办学水平、如何落实学校特色建设、提高社会影响力以及增强课程领导力是值得关注的。

校长们对教师发展、教育管理和学校特色发展、学校声誉等的重视,体现在他们对自身能力提升的期待上。一方面,他们对事业的执着追求,激励着他们正视学校发展中面临的种种瓶颈和挑战,寻求提升自己相关能力的机会和平台;另一方面,访谈中,很多校长也表达了因为事务缠身,无法静心、安心、精心地制订并落实自己的能力提升计划,无法在“输入”和“输出”中找到平衡感。有校长认为,尽快建立校长职级制,让校长从教学岗位脱离出来,专心从事管理工作,以集中精力谋学校发展大计;也有校长认为,要大力提倡校长专业引领,精简行政事务,让校长专心致力于学校特色发展,身先士卒,推动学校全面发展。校长的能力提升是个体职业发展的需要,更是我国教育质量提升的重要保障。如何分层分类地推进校长能力提升计划,培养综合素质过硬的教育家型中小学校长,对此,我国教育事业发展的时代要求期待一份完美的答卷。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20日第5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