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经典的转化与发展

作者:朱永新 发布时间:2017.09.18
中国教育报
经典的转化与发展

萧袤是一位我很喜欢的儿童文学作家。他曾经送给我一些他的作品,我都在微博专栏“童书过眼录”上推荐过,如《小时候的相册》《白天是什么样子》《驿马》等。萧袤在送给我的每一本书上都为我写了一句特别的题签,如“儿童阅读是一切阅读的基础”“人人都是驿马,追寻爱与梦想”“读有趣的书,做好玩的人”等,他对文学创作与阅读的思考也随之表露无遗。前不久,明天出版社的编辑告诉我,萧袤又有新书要出版了,他希望我能够写点推荐的文字。尽管我非常忙,但听到“童话山海经”系列这个特别的书名,我还是答应了下来。

《山海经》是一本中国先秦古籍,也是一部奇书,它记述了古代的神话、地理、历史、物产、巫术、宗教、医药、民俗、民族等方面的内容。书中既有“精卫填海”“夸父追日”等我们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也有我们不太知道的壮美山川与神奇生物。

《山海经》是一座富矿,不仅为研究古代历史、地理、物产提供了大量素材,也为文学创作提供了宝贵元素,特别是书中那自由奔放的想象力和瑰丽奇特的神话传说,更是为儿童文学创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国内有一些文学作品就是以《山海经》中的地名、植物、怪兽等有代表性的元素为背景,进行了文学的再创作。前不久,两部火爆的国产电影《大圣归来》和《捉妖记》,也都是不约而同地从《山海经》中获取的创作灵感。

有人说,萧袤的童话都“很萧袤”,“童话山海经”系列依然有着他鲜明的特色。

听说萧袤是个《山海经》迷,他收集了许多不同版本的《山海经》,其中的文字和插图给了他很大的启发,让他走上了创作之路。在萧袤心中,《山海经》是一团传统文化的酵母,在他的反复搓揉下,发酵之后,就做成了馒头、包子或者花卷。所以,我们欣慰地看到,经由作者的讲述,当代中国儿童的现实生活,巧妙地融入了《山海经》的故事幻想之中,现实与虚构、当下与传统、古典与现代融为一体,酝酿出一个个新的童话故事。

比如,根据《山海经》中“巴蛇食象,三岁而出其骨”这十个字,萧袤就写出了一个三条巴蛇的故事:小巴蛇逶逶与迤迤结婚后,一起照顾不吃不喝几乎不能动弹的老巴蛇。老巴蛇去世前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千万不要吃大象。结果,不听劝告的小巴蛇还是吞食了大象。这个简短的童话故事,除了表层有趣生动的故事情节外,内核包含着无限的哲思和深长的寓意。

值得一提的是,“童话山海经”系列不仅为孩子讲述故事,同时注重通过故事给孩子传递核心价值观,把真善美的理念融入感人的童话故事之中。例如《吐火者》中的“爸爸”提到,吐火者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回归自然:“你不能穿衣服,也不能穿袜子、鞋子,必须赤身裸体,没有任何工具,不带任何干粮,与草木为友,与野兽为伍(如果有野兽的话)。”萧袤所期待的就是孩子要学会拥抱大自然,不能患上“自然缺失症”。再如在《互人》中,萧袤借用奶奶的话告诉读者,“幻想、善良、正义、创造、时间……还有就是,晨曦初现时的露水,午夜时分的梦境,墙角处的花香……”都已经成为人间不受重视的东西,让人扼腕叹息,值得警醒深思。

如何激发儿童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如何对中国古代经典进行创造性的转换和创新性的发展?萧袤做了有益的尝试。“童话山海经”系列中的童话是在继承古代中国人瑰丽想象基础上的再创造,是作者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致敬之作,体现出作者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努力。这样从中华本土开辟题材的路子,应是当下儿童文学创作所需要的。

(作者系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18日第11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