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四川广元:不让乡村校因弱消失

作者:本报记者 鲁磊 通讯员 何文鑫 发布时间:2017.09.18
中国教育报
四川广元:不让乡村校因弱消失

·寻找小而美学校

青幽幽的竹林环抱,一丛丛指甲花、大刺花、棋盘花争相怒放。在四川省广元市旺苍县盐河乡小学,学生们一下课便在像花园一样的校园里捉迷藏、玩过家家。学校有劳动实践基地,种植着蔬菜和蘑菇,一些学生看菜园没有围墙,便动手将营养餐喝的牛奶盒做砖头,把菜园搭建成童话中城堡的模样。

盐河乡小学校长侯刚告诉记者,学校现有学生152人,是典型的山区小微学校,可是近几年来,学生人数不但没有继续流失,而且还在逐渐回升。

学校再小,也不放弃追求优质教学

2010年9月,侯刚接任盐河乡小学校长时,正赶上如火如荼的汶川地震灾后重建。从那时起,他便一步一步开始实施在心里埋藏已久的计划。

侯刚看中了校园里没有纳入修房计划的一块空地,有事没事常去那儿晃一晃,用脚步丈量土地,刨出混在土里的石子和水泥疙瘩。

老师和学生慢慢明白了校长的计划。侯刚带着老师们把花草种在平整好的空地里。学校开起了每周两次的种植课。“我真的不担心花时间来搞这些会耽误学习。”侯刚说,“我希望学生能文能武,上得了殿堂下得了地。”

事实上,侯刚心里还有一本经。“学生人数少,老师上课没激情,学生学习没动力。”侯刚说,要提高小微学校的教学质量,教师是关键,要让老师找到生活的存在感、事业的成就感。

侯刚开始给学校的20多位老师“找事儿”干。

“老师跟学生在一起的时间比父母都多。”侯刚介绍,现在,学校绝大部分是留守儿童和住校生。侯刚把全校老师分成若干组,跟学生结成对子,自己也成了10个孩子的“爸”。他要求老师对低年级学生要多抱抱、摸摸头、理理衣领,对高年级学生要多聊天、关心他们的生活。

学校每天都开办朗诵、棋艺、种植等社团活动,每学期都有科技节、艺术节、运动会,每年一次“十公里徒步,认识大自然”活动。慢慢地,老师们工作越来越投入,学校的氛围、面貌焕然一新。

侯刚说,校长能够放开手脚,探索办好农村教育,得益于广元市对于农村学校发展定位的顶层设计。在广元教育扶贫的“四好四不让”中,把“举办好每一所乡村学校,不让一所学校因弱而消失”放在首要位置。“现在县上考评学校,学生统考成绩所占比例已经下降到40%,这给校长治校非常大的施展空间。”

广元对农村小微学校的公用经费保障机制,让“侯刚”们吃了“定心丸”。今年,广元出台《农村小规模学校建设与管理的意见》提出,对于学生人数不足100人的农村小微学校,按年均20万元保底拨付公用经费。

为了不让贫家子弟因贫失学,昭化区在国家资助标准上做加法,即增加一倍补贴的“倍增计划”。记者了解到,依照这项计划,小学生每年可多享受1000元的补贴,初中生每年多拿1250元,高中生则为2000元,家庭负担大大减轻。

破解小微学校难题,关键在师资

由于国家对于学校教师和学生数量比例有明确的规定,这就造成不少小微学校教师“超编”,仍然开不好、开不齐课的问题。能否破解师资难题,成为农村学校实现良性运转的关键。

2014年春,在广元市利州区教育工作会上,时任利州区教育局局长、现任广元市教育局副局长的谢正臣向农村校长们提出了一个想法:微型学校能否抱团发展?

当年7月,张平原到范家小学任校长。利州区教育局副局长杨永虎专门交代他:“你去后,要把农村小微学校联盟工作做起来。”

到岗后,张平原慢慢认识到农村小微学校的价值。“与其怨天尤人,不如想办法浴火重生。”张平原全身心投入联盟事务中,联系同行、建立机构、起草章程……

2014年12月19日,利州区微型学校发展联盟正式成立,共有14所学校加盟,张平原担任联盟理事长兼秘书长。联盟明确了“让每一名适龄儿童能就近接受优质义务教育”的价值取向,实施管理互通、研训联动、质量共进、文化共建、项目合作、资源共享六大行动。

一次次管理论坛和教学研讨,一场场学习培训和读书沙龙,一项项关爱活动和艺体展示,让原本安静、沉寂的村小热闹了起来。孩子们敢于发言了,教师们的热情高涨了,校长们的自信心也增强了。

利州区荣山二小教师老龄化严重,内部矛盾多。2015年3月19日,联盟将第二次理事会放在该校召开,联盟成员帮助荣山二小分析现状,共话发展。“有了联盟,等于有了亲人,我们不再孤单了。原本打算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现在看来必须得好好干。”荣山二小校长王贵仁说。

利州区教育局局长左家友表示,通过联盟抱团发展,唤醒了微型学校校长和教师的主体意识,激发了他们的主体精神。

目前,小微学校联盟、复式班教学法、城乡教师交流轮岗,逐渐在广元全域铺开,多维度解决小微学校师资困境的机制正在形成。

农村学校不能再消失,但只有办好才有意义

在当前城镇化不断加快的背景下,为什么还要保住农村小微学校?“一是为了保障教育公平,二是为了守住乡村文明。”广元市教育局局长杨松林回答。

广元市在教育扶贫摸底调查中发现:目前,广元市200多所小微学校的12300余名学生,绝大多数都是贫困家庭子女。办好农村小微学校,是教育扶贫的客观需要,更是保障教育公平的价值追求。

张平原算了一笔经济账:村小办好了,孩子就近上学,一年可为每个家庭节约1.8万元至3万元。

杨松林说,广元所辖区县全是连片贫困地区,农村教育是广元教育的主体。他2001年到广元工作的时候,还有各级各类学校2700余所,到2016年,还剩758所。

“如今,农村本来就面临“空心化”问题,如果农村学校还在,就还有国旗飘扬,就还有欢声笑语,乡村就还有活力。”杨松林感慨地说。

为了保住农村小微学校,广元市也承担着财政投入加大等诸多压力。“十多年来,农村校点的设立裁并、布局调整,反映了教育投入与产出、公平与效益的平衡。”杨松林说,广元市上下达成一致认识,在基础教育阶段,永远坚持公平优先。

最近,昭化区柳桥小学正在筹备开办“周末少年宫”。柳桥小学校长黄朝建说,学校195名学生中,绝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5+2=0”的现象很严重。“在学校5天养成的好的学习生活习惯,周末一回家就全丢了,所以,计划周末给学生免费开些兴趣班。”

“现在,农村小微学校都想方设法、铆足了劲儿把学校办好,办出特色。”杨松林说,“我们固然在坚守,但只有把学校办好才有意义”。

 

    【推荐理由】

    发现农村教育的美

    禹跃昆

一个想方设法开设种植课的校长、一个组建抱团发展联盟的校长、一个坚守农村文明的局长……这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和故事,让人看到了广元教育人发展农村小微学校的努力。

在笔者看来,广元市发展农村小微学校的价值所在,就是让人明白:美丽乡村学校并不是完全靠财政“补”出来的,而是需要因地制宜、就地取材、自力更生的,是需要一群有担当的校长合力创造的,是需要一群懂得教育规律的局长的坚守。

农村学校有它的弱和差,但是也有它的美和好。这就需要我们有一种坚守文明、发现美好的眼光和智慧,不再单单是用弱者的眼光来审视与打量。这种眼光和智慧,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与生俱来的对农村教育的自信。这也许才是发展和加强农村小微学校真正的关键所在。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18日第7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