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童心第一,技法次之

作者:本报记者 却咏梅 发布时间:2017.09.11
中国教育报

25位“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近300幅1966年至2014年的真迹作品,放射出了图画书艺术在不同时空的光芒。日前,由中信出版集团、国家图书馆、上海京采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世界插画大展——国际安徒生奖(终身成就)50周年展北京站在国家典籍博物馆开幕,这是获奖者们第一次在“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的光环下共同举办展览,给我们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

置身大师名作,浏览其中仿若走过半个世纪。透过莉丝白·茨威格如梦似幻的笔触,重新回味《海的女儿》中小美人鱼和王子的曲折爱情;在斯凡·欧特造出的鲜活世界里,跟随勇敢顽强的小锡兵开始大冒险;还可以陶醉于罗伯特·英潘细腻写实的画风中,陪伴丑小鸭完成蜕变白天鹅之旅。你会发现,他们从未自我设限是为孩子作画,而是不约而同通过他们的笔触诠释真实世界的美丽和残酷。因此,他们的创作不分老少,任何年龄都能受到感动、启发。

同样作为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不仅在儿童文学创作上达到了顶峰,也是中国最早涉足图画书创作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已经推出了“中国种子世界花”系列,“小皮卡系列图画书”等50余部作品,2013年与巴西插画家罗杰·米罗合作的《羽毛》,获得了国内外诸多奖项。在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主办的“无边的绘本——曹文轩图画书十年创作研讨会”上,曹文轩阐述了自己对图画书创作的看法。他提到,图画书是为孩子们打精神底子的书,书中所传递的“大爱、大美、大智慧”是每个孩子的成长必需品,其价值在于如何与欣赏者的认知能力相一致,如何吸引他们,又如何提升他们。好插画加上好故事,意味深长,富有诗性,留下很多巧妙的机关,可以超越民族、文化、语言和时代,这才是好的图画书。

“原创图画书最缺的是故事,不是画”,台东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创所所长、荣誉教授林文宝认为,题材多元、叙事手法多样、具有苦难美学、图画书创作跟作者的国际化、图画书与小说的互文是曹文轩图画书作品最突出的特色。

与曹文轩有多次合作的英籍华人插画家郁蓉表示,好的图画书首先要有一个好故事,然后用视觉艺术把这个故事讲好,这需要童心,需要幽默感,而不是单纯的技法问题。在日前由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少总社、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主办的的“中国原创图画书国际论坛——图画书里的中国,好故事一起讲”上,来自海内外的众多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和阅读推广人也谈到同样的问题。

的确,随着国际交流合作的日益加强,中国图画书市场发生了重大转变,从大量引进国外优秀作品,到如今本土原创与引进版兵分天下,写图画书、出图画书、读图画书成为潮流,也让人们开始重新思考中国图画书的未来之路。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坦言,中国原创图画书与国外图画书无法对等,但差距在不断缩小,比如对图画书评判标准已国际化、高水平插画家和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的倾力加入、原创图画书类别的多样化。

“‘体验与表现儿童成长’是图画书的永恒主题,只要聚精会神去做,中国图画书也可以走进世界画廊。”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说,“我在创作《我要飞》时,就是试图表达孩子的‘远方’寄托,向着远方飞翔。另一本《我爱妈妈的自言自语》是本值得思考的书,挫折和苦难,母子和孩子,西班牙画家阿方索·卢阿诺通过丰富的细节描绘,塑造出的母亲形象让我掩面而泣。”

著名插画家熊亮非常赞同,他认为,一个真正好的故事一定是世界性的,影响所有孩子的,同时有传统的想象力、自然的哲学观。“西方文化建立在理性、逻辑和对公正的坚持上,而东方文化拥有温暖的道德、博大的宽容、中庸的哲学。”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州立电影学院教授昆特·国斯浩里兹说,这两种文化是缺一不可,互相作用的。他创作的《高山流水》就是运用了西方水彩画的技法及构图,而人物的服饰及意境则是纯东方式的。

将中国元素借助图画书图文并茂的形式,让世界看到图画书里的中国、感受到图文之外“文化中国”的精神内涵,是当下需要深刻思考的。诚如曹文轩所言,当每个人都有了自己心中的图画书,中国就有了图画书。(本报记者 却咏梅)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11日第11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