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一位耄耋诗人的雷和月

——读柳斌《心航集》

作者:张圣华 发布时间:2017.09.11
中国教育报
一位耄耋诗人的雷和月

2007年12月,北京下了不大不小的第一场雪。人们除了小高兴一下,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什么。当时已届古稀之年的柳斌,望雪而诗意泉涌,他写道:“庭雪不忍扫,徐徐任消融。洁来还洁去,兀自化清风。”此时,距他因心绞痛做支架已经有三年半。他在不断思考一些哲学问题。“是非名利俱抛却”“空山鸟语见性灵。”(《空山鸟语见性灵》)。柳老真的要远离俗华,倾心山水了吗?

十年后的2017年,已届耄耋的柳斌推出了诗集:《心航集》。

这位“初心是做一个教师”的农家子弟,后来进京任国家教委副主任,首提“素质教育”之说,深刻影响了中国的教育。他的另一面,却是一位孜孜以求的痴情诗人。

宦游几十载,诗耕不辍。他吟唱对教育的一片深情,吟唱对母亲的爱、对家乡的思念。退休后,他的诗更加舒展自如,常有精辟之句。纵观《心航集》,他的诗至少一半确实是山水风月。

柳老的山水风月是他的真世界。这是他自幼的本色。他是江西萍乡上栗金山镇人,生于农家,长于乡村,“自幼爱农舍,至今念桑麻”(《病后抒怀》);古稀之年后,山水成了他的日常生活,他喜欢曳杖登高,将自己融于山中。“春去莫愁时弄剑,秋来随兴漫抚琴。策杖攀登石引路,抚岩释卷风洗尘。”(《空山鸟语见性灵》)他也经常在现实中与唐代的王维产生共鸣:“蛙蝉鸣幽谷,日月照松林。举步云浸履,静坐忽闻琴。”(《庐山即兴》)他以陶渊明、王维为师,山水浸入内心,融入生活,大大拓展了心灵空间,开阔了胸襟和视野:“莫问登攀意,极目自豁然。”“何须询渔夫,你我即神仙。”(《访桃花源》)“白云流水是禅心”(《石城古刹》)。更为可贵的是,他的山水师古不泥古,切入现实,写自己的心自己的意,确有诗心巨椽,泼墨奇峻,如《过三峡》中写道:“神女莫恋纤夫曲,拦江一坝改乾坤。”可谓大气磅礴,又匠心独运。《读紫南斋诗词》:“胸有如涛真情意,一望山川尽是诗。”读来似有神助。

山水还激起了柳老的少年心,“举笔不为枯枝赋,凌风犹有笑傲心”(《七十岁生日感怀》),“七十三岁临翠渚,犹有童心探野山”(《爬野山》)。可见柳老的山水就是他内心的写照,气势恢宏,又不失少年心。

但看这些“风花雪月”,感觉柳老内心似乎已是波澜不惊,如清风拂坡,如雪落无声。这样想,可是错了。如果说桑麻山水常入梦,教育则是柳老的命,是他的精神支柱。他的月牙上总是挂着教育。“痴情寄教育”(《病后抒怀》),而且从诗中能够感觉到他对教育的忧虑之深。“考试连连锁心丹,漂蓬题海任去留。应是万马奔腾处,却为学舌鹦鹉洲”,“求真求是兴科教,莫使庸人误后人”。以他多年对教育的调研,他的诗不可能不关注教育现实。他的诗里,对教育公平、教育均衡、素质教育等问题都有深刻关切。

柳老诗的另一半,则是风雷电击,棱角分明。他对腐败深恶痛绝,从内心支持严惩贪腐。“十年趋附钻营久,苦求一朝权在手。可叹其志不为民,美女香车别墅狗”(《污吏》);“所幸浮云难蔽日,自古公道在人心”(《吏治腐败祸国深》)。“安得风雷动大地,旌旗百万斩妖魔”(《旌旗百万斩妖魔》),“锄奸应铸倚天剑,愿得清风遍神州”(《愿得清风遍神州》)。自己以身作则,不随波逐流,“清廉守心志,勤勉绘春秋,秉公殊不易,随俗非所求。见贤思与齐,沉浮任去留”(《随俗非所求》)。到了耄耋之年,雄心犹在,气势不减,“我今八十心犹壮,赞点金猴扫雾霾”,对目前反腐败取得的成绩大为赞赏。

综观柳老的诗,“我手写我心”,诗如其人,朴素而真诚。他扎实地继承了我国古老的诗歌传统,诗宗魏晋唐,自己又独辟蹊径,形成了柳暗花明的柳氏诗风。在娱乐到死的年代,是多么难能可贵。(张圣华)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11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