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最执着的初心是热爱 最崇高的礼赞是楷模

作者:本报记者 赵秀红 见习记者 王家源 发布时间:2017.09.10
中国教育报

    黄大年:心有大我 至诚报国

【“我是这片土地哺育出来的炎黄之子,能够越洋求学获得他山之石仅是偶然,回归故里才是必然,而非毅然。”】

黄大年走了,又似乎未曾离开大家。

2017年1月8日,海归战略科学家黄大年猝然离世,终年58岁。

他是给地球做“透视”的人,是享誉世界的地球物理学家。他的科研可以上天、入地、潜海。他让中国地球物理勘探正式进入了“深地时代”。

2009年,作为第一位到东北的“千人计划”专家,黄大年从海外回到母校吉林大学。当时,国内的媒体习惯用“毅然回国”来形容他的回国。黄大年反对这样的说法:“我是这片土地哺育出来的炎黄之子,能够越洋求学获得他山之石仅是偶然,回归故里才是必然,而非毅然。”

黄大年心急,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曾经因为一次会议有人迟到,愤怒的黄大年当场摔了手机。他坦言:“我有时很急躁,我无法忍受有人对研究进度随意拖拉。我担心这样搞下去,中国会赶不上!”

黄大年带着团队突破一个个技术难点——在航空移动平台探测技术装备项目上,他和团队用5年时间完成了西方发达国家20多年走过的路程;在尖端装备重力梯度仪的研制上,就数据获取的能力和精度,我国与国际的研发速度相比至少缩短了10年,而在算法上,则达到了与国际持平的水平……

“5年前我们是跟跑,经过我们的努力,到了今年,进入并跑阶段,部分达到领跑。”2016年,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给自己回国6年的答卷打了一个分数。而在很多了解他的同行看来,这个分数有点“过于谦逊”。

钱易:倾力环保 倾情教育

【与院士的头衔相比,她更喜欢“老师”的称谓。如今,耄耋之年的她每次讲课还是一站到底,“只要自己还有力气,还有精神,就不能在讲台上下来,也不能在环保事业上退出来”。】

环境保护工作不是环境一个专业的事情,应该把环境教育推向大学的每个专业,等到学生走上工作岗位时,就有了让各行各业更加环境友好的巨大潜力。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易没想到,这个夙愿,让自己忙了一辈子。

20年前,作为主要发起人之一,钱易启动清华大学“绿色大学”建设,把可持续发展理念融入人才培养、学科建设、科学研究和校园建设各个环节。从此,清华大学的环境教育进入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协同发展时代。

作为环境通识教育的倡导者,钱易面向全校本科生开课,20年来,选课人数近2万人。一名学生说:“刚开始觉得钱老师是院士,有光环也有距离感。可当她一站上讲台,温柔的声音传来,隔阂瞬间就没有了。那种循循善诱、深入浅出的讲述,真是一种享受。”

执教近60年,钱易培养了80余名研究生,其中有学术领军人物,也有环保企业的行业翘楚。学生们组织活动时想邀请这位“大腕”参加,却又担心被拒绝,身边的人总会鼓励学生大胆去邀请,因为“钱老师从不拒绝学生”,“不管有多忙,钱老师的日程表上永远把学生排在第一位”。

她的学生发起成立了“钱易环境教育基金”,以回馈恩师,这份爱戴源于钱易以学生为本、甘为人梯的情怀。有一名学生,在创业初期最困难的那几年,钱易对他说:“如果你觉得我在业内还有一定影响力的话,你可以用我的名字。”

王静康:“结晶”人生 只留奉献

【王静康从事的工作是“结晶”,就是把物质中的原子、离子或分子按照一定的空间次序排序,去除杂质,使它们从液态或气态变为纯净的固体。这就像她的人生,经过岁月沉淀,只凝结下对教育的执着和科研的热爱。】

79岁的王静康,仍像年轻人一样工作着。“忘我”是身边的年轻人对她的一致评价,同事们经常觉得“跟不上她”:“就怕跟王老师出差,她中午从来不休息,夜里工作到一两点是常事。”

跟随王静康下厂的项目组成员还记得,咸菜、咸蛋、方便面,是她的传统“菜谱”。为了使科研成果产业化,王静康带领团队足迹遍布20多个省份100多个工厂、企业,既是研究员又是工程师,既是技术员又是操作工,每天在车间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

从教57年,王静康从没享受过寒暑假和节假日,同时,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她坚持为本科生、研究生授课,编写教材。科研繁忙,她就把课程安排在周末。她把自己的科研成果写进教材,深入浅出地讲授给学生。她还鼓励学生广泛阅读参考书,打开思路,她的考卷从来没有唯一答案。

如今,王静康培养的硕士、博士超过百名,学生们都希望自己的论文上有“指导教师王静康”的字样,这意味着能学到她严谨的治学态度。然而,当她的学生并不容易。“每当有人要报考我的研究生,我都会认真地告诉他们:因为你将从事的是国家项目,事关重大,在科研工作上必须争分夺秒,每个实验成果要重复20次以上才算成功,而且要做好没有寒暑假和其他节假日的准备。”王静康说。

苏富梅:特别的爱 深厚的情

【她是一个特殊的园丁,用如山的爱耕耘着特殊教育这片沃土;她是一个特殊的母亲,用深厚的情拂去残疾孩子生命中的阴霾。】

苏富梅至今记得41年前第一次到张家口市盲聋哑学校的景象:孩子们围着她高兴地叫着,手不停地比划,有的还拉着她到狭小的校园参观,“我弄不明白这些孩子在说什么,但我感到他们非常高兴。我还看出他们喜欢我,那一瞬间我的心被触动了”。

为拉进与学生的距离,苏富梅开始苦练手语。她搬到了学校单身宿舍,和学生们朝夕相处,无论与谁说话都下意识地比划着手语。娴熟的手语架起了她和学生交流的桥梁,孩子们都十分依赖她,有什么话都想告诉她。

生活里,苏富梅要求孩子们像普通人一样说话,在一种含混与清晰、嘶哑与喊叫的奇特情景中,她和她的孩子们沉浸在一个始终坚持、决不放弃的世界里。当一名学生较为清楚地念出了“小猴子下山”时,她的眼泪夺眶而出,一把将孩子搂进怀里。

就业是摆在孩子面前最现实的难题,为了给孩子找到一条生存之路,40多年来,苏富梅到全国各地的特殊学校取经,足迹遍布40多个城市、100多所学校。针对孩子们的特点,学校拓宽特教的专业设置,开设聋儿语训班、聋初高中班、盲中专班、孤独症儿童康复教学班,以及具有针对性的职业技术课程。

在特殊教育学校里,还有一群特殊的教师。他们常年为孩子们奉献着自己的爱心与耐心,也品尝着不为常人所能承担的重负。于是,和同事们一起成长、共同构建一个精神乐园又成了苏富梅着力思考的问题。

王利:潜心育人 润物无声

【子承父业,反哺乡里。在农村教学一线,他努力追赶课改的步伐。】

提起王利,身患先天性脊髓外膜膨出症的樊仪峰声音变得哽咽:“我小时候患病,下肢几乎没有知觉,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背起书包上学。王老师的父亲得知后,经常给我辅导功课。”受父亲感染,1999年,大学毕业的王利主动承担起了照顾樊仪峰的工作。

王利白天上班,晚上辅导樊仪峰学习。为了让没有接受过系统教育的樊仪峰适应正常的教学,一道加减法算术题,王利能耐心地讲上很多遍。樊仪峰与人缺少沟通,语言表达能力比同龄人要差很多,王利就在教授知识同时循循善诱做他的思想工作,并鼓励他学习数码照片设计,为今后的生活铺路。

置身课程改革,站在新旧教材、新旧观念的交叉点上,王利不甘心只做一个承前启后的教书匠,还要做一个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急先锋。

厚厚的一摞书是他办公桌的标配。他利用工作间隙,广泛阅读教育学和心理学书籍,不断给自己充电。

作为一名思政课教师的带头人,为了上好每一节课,他积极参加德育科研培训,把德育融入课堂中,发挥学生创新思维。作为班主任的他观察到,平时班里很多孩子与身边的朋友无话不谈,但面对老师却常常缄默不言。为了拉进与学生的距离,他仔细观察他们对什么电影、歌曲、游戏感兴趣,并亲自体验。他认为,一名老师不仅要爱学生,这是教书育人的动力和源泉,还要懂学生,善于叩开学生心门,做他们的倾听者与知心人。

沈茂德:执着耕耘 收获芬芳

【有人说,沈茂德是一位很喜欢种树的校长。在他的努力下,学校有了近300种植物。在沈茂德看来,种树和育人是有共同之处的。这位教育的“农夫”,日夜守望着“教育”这块土壤。】

35年教育生涯、连续12届高三毕业班教学、21年一线校长,沈茂德总像上足了发条的时钟,一刻也不停地运转。

白天在校园里,他清瘦的身影忙碌在450亩的校园各处;夜晚,他的办公室总要到10点以后才熄灯。多年来,他每天工作基本在14小时以上。每当学校放假,他或组织学校建设,或在办公室学习、制定发展规划。

正是这份沉甸甸的责任与热腾腾的爱,让沈茂德这位“农夫式”校长带出了一批“农夫式”教师。在天一中学,“敬业奉献、崇尚科学、追求卓越”成为教师群体的一种基本描述,并成为一种传承。

“我们如此努力,为何常常感到痛苦?”20多年的校长岗位实践,让沈茂德逐渐产生了这样凝重的思考。由此,他开始追问最初的问题——教育是什么?学校是什么?教师是什么?学生是什么?课程是什么?课堂是什么?学校究竟因谁而美丽?“经常有人说我是理想主义者,但我一定要说,倘若教育工作者没有了理想,怎能教出‘有理想的学生’。”

在沈茂德眼里,“每个孩子都是一座金矿”,有着无限的潜能。他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在学校得到最大发展,并努力给孩子们提供“适时”“适性”的教育。

长期的教育和管理实践,让沈茂德深悟,教育是一种“慢”的事业。为此,他一直在追寻着自己的教育梦想,回归学校、回归教师、回归教育的本义,为每个孩子的终身发展奠定基础。

张赛芬:创“金招牌” 育“蓝金领”

【她率先提出了“蓝金领”的概念,确定了职校生的终极培养目标。从成绩不出色的职校生到大展才能的“蓝金领”,在她倾心培育下,很多职校生都经历了这样的华丽“转身”。】

作为班主任,张赛芬一直追求这样一种理念:关爱每一名学生。她率先提出了“蓝金领”的概念,以此确定了职校生的培养目标。

张赛芬所带的班级,在同一届中入学分数最低、班额最大。面对一群听惯了批评的孩子,张赛芬以身作则,亲自动手打扫教室、寝室,耐心、手把手地教学生擦玻璃、叠被子、整理房间。耳濡目染下,班级里很快呈现一种崭新的气象。

一次,张赛芬带学生到船厂实习,学生每天都要在离地面二三十米高的船台或是缺氧的舱室内进行焊接。虽然因为电弧光的刺激,学生的脖子和脸脱了皮,但没有一人放弃实习机会。因为肯吃苦、技术好,学生深受企业欢迎。

在全校师生眼里,张赛芬不仅仅是一位优秀的班主任、优秀的英语教师,还是一位全能型教师。作为一名英语专业的教师,张赛芬考取了钳工中级工证书,在学校实训车间里,能经常看到她的身影。多年的车间跟班经历,让她成为一名有经验的钳工、焊工、汽车修理工,能熟练地指导学生如何准确进行量、锉、磨、钻孔等各道工作程序,还能通过听故障声音来判断汽车发生故障的位置。

从教20多年来,张赛芬不抛弃、不放弃对每一名学生的教育引导。在她的精心呵护下,一批又一批学生为自己的成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郭天财:坚守麦田 不忘初心

【“我是农民的儿子,我知道饿肚子的滋味。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当一名农业科学家,让所有人不再饿肚子。”】

在郭天财随身携带的提包里,经常放着一把小铲子和一个钢卷尺。小铲子是到麦田用来挖土看墒情和小麦根系生长情况的;钢卷尺用来测量小麦的株高等生长状况。

小麦栽培技术研究,听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十分困难。作物栽培研究立项难、争取经费难、出成果难,历来被视作为育种者“作嫁衣”。但郭天财深知栽培技术的重要性,他没有半途而废,而是一如既往地带领着自己的学生团队坚守在这块冷门的阵地上。

郭天财衣着朴素,鞋上经常沾满泥土,像一位地道的农民。拿他自己的话说:“因为经常要下乡,见到最多的是农民,这样的穿戴便于和农民打成一片。因为经常要下地,哪能天天擦鞋子,擦了也是白擦,干脆不擦了。”

“要想创高产,种啥?咋种?咋管?得问郭老师!”多年来的交往,让农民中间交口相传这样一句话。

在2008年至2009年特大干旱中,作为河南省“万名科技人员包万村”的首席专家,郭天财带领学生在干旱的土地上来回奔走,调查旱情、苗情和病虫草情,现场指导农民科学管理麦田……短短一个月,行程近万公里。

“他心里只有科研和学生,经常奔波在河南农村,喜欢和学生在一起。有时遇到刮风下雨,别人都往家里跑,他却往试验田里跑……”在妻子看来,家俨然成了郭天财的旅店。

刘发英:网络助学 点亮山乡

【“如果每个山里孩子都一心想着离开农村,那农村永远不可能富裕,农民只能世代贫穷。”刘发英,这名土家族女教师,牢牢记住父亲这句话。】

1991年7月,刘发英从当时的枝城师范毕业。在填报分配志愿表时,她写道:“到长阳最边远、最贫困的黄柏山去!”

2005年,学校里来了两名助学网站志愿者。刘发英与他们一同去几户贫困学生家走访,学生的情况上网后,很快便收到了2000多元的助学款。这是刘发英第一次“触网”,一个新想法诞生了——网络助学。

从那以后,刘发英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QQ,一一解答网友们的提问,汇报资助学生的情况,并接洽新的资助对象,经常忙到深夜。

她的学生大多住在高山峡谷中,但没有哪个学生家她没有去过。黄柏山的荆丛小路、悬崖栈道都留下了她的脚印。通过家访,她真实地掌握了学生的家庭情况。

刘发英建立了100多本网络助学资料,执笔撰写的走访贫困学生日记和资料超过20余万字。她募集了1600万元,帮助2700多名贫困学生顺利完成学业。

刘发英的草根慈善没有任何报酬,电话费、交通费等,她自己掏了3万余元,从不从爱心捐款中开支一分钱;去山里走访,她自带干粮,时间则是双休日和寒暑假。

如今,20多年过去了,她成了孩子们少不了的“英子姐姐”“英子妈妈”。“除了本职工作外,扶贫济困是我无怨无悔的选择。”刘发英说。

丁小彦:醉心教学 锤炼课堂

【从时间与空间,从单一到多元,她重新诠释了课堂的广度和高度。丁小彦用一辈子时光锤炼课堂。】

刚参加工作,丁小彦就把陶行知先生的“每天四问”放在书桌上,每天问问自己:身体有没有进步?道德有没有进步?学问有没有进步?工作有没有进步?每天四问,让她变得自律、勤奋、友善、宽厚,充满爱心。多年后她总结说,自己每天工作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将一船童真的少年儿童从此岸渡向彼岸,并将儿童的心灵雕塑得红亮巧慧,迸发出创新的火花。

如果把丁小彦几十年的教育生活比作一本日渐丰厚的书,课程改革那一章写满了她的激情与创造。

什么是语文课,怎样上好语文课,如何让孩子们从小就对母语产生依恋,从而让语文教育回归到人本主义,回归到生活中,一直是教育界尝试突破的瓶颈,也是丁小彦探索的方向。

在学校“律动教育”思想的引领下,丁小彦带领全体语文教师一起探索课程改革,逐渐形成了“教室小课堂、学校中课堂、社会大课堂、网络新课堂”的育人模式,一场让教育回归本原的“变革”在巴蜀小学轰轰烈烈展开。

在班级教育活动中,丁小彦还为特殊学生量身定制评价标准——签订合约。她让学生自己确定目标、评价方法,家长、教师、学生三方认定签字。“合约”成为学生内心的尺度,让学生有了可以追寻的目标。

在丁小彦眼里,语文教学应回归自然,她打破传统的课堂模式,把读、讲、演、评、写相结合,不仅让教材“立”了起来,也拆掉了教室的围墙。

艾米拉古丽:呵护童心 放飞梦想

【从事幼教事业,是艾米拉古丽一直以来的愿望。在多来提巴格乡双语幼儿园园长的岗位上,她的梦想得以绽放。从此,本着“一切为了孩子”的宗旨,她走上了艰苦创业的开拓之路。】

幼儿园发的饼干和苹果,大一班的孤儿库尔班江·阿布力米提舍不得吃,留着带回去给奶奶。艾米拉古丽·阿不都得知此事后,心里十分难受。

她与孩子们谈心,了解孩子们的生活情况,鼓励他们要勇敢、坚强,并号召全园教师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为了解决幼儿生源不足、家长不愿送孩子入园等问题,艾米拉古丽走村串户家访,并邀请家长来园观摩、参与保教活动。在她的带领下,多来提巴格乡双语幼儿园从最开始只有一所中心幼儿园,发展到现在的5所项目幼儿园、4所村级幼儿园,教师从十几名增加到51名。

在设计、美化环境的过程中,她结合本乡特点,制定了详尽的规划设计方案。面对先进幼儿园园本课程的再发展,艾米拉古丽强烈感受到,幼儿园园长更需要理念的再提升,教师的业务水平也要不断提升。她组织全园教师每天下班后上夜校学习班,一起学汉语、讲公开课,同时和外出培训学习的教师一起交流学习。

她根据幼儿发育规律和年龄特点编制课程,以游戏为主,引导孩子在玩中学,寓教于乐。同时,为了让少数民族孩子能更好学习汉语,她严格要求所有教师必须使用汉语教学,并以身作则,带领少数民族教师一同加强汉语学习。

艾米拉古丽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扎实的业务素养和创新精神感染了全体教师。(本报记者 赵秀红 见习记者 王家源)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10日第7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