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最长情的告白是感恩

发布时间:2017.09.10
中国教育报

那个“不及格”让我终身受益

马云

    【人物简介】马云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在我们的人生中,除了父母以外,可能最重要的都有一位老师。

曾有人问我,大学期间,我受什么人和事影响最深?众所周知,我大学有一门唯一不及格的科目——英语口语。因为这个原因,这辈子我一度“恨”过这位老师,他给了我59分,让我补考。

我从小自学英文,常常在西湖边上找老外练习口语,坚持了9年,自认为发音相当不错。1984年,我进入杭州师范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学习,认为班上二十几名同学甚至老师都没我的英文发音好。

记得大学英文老师说过,“马云,我发现你发音比我好”,这极大增加了我的信心,使我对英文特别感兴趣。

但是,问题却来了,我大一那年的英文口语成绩是59分,我最得意的科目居然还不及格。我特生气,觉得凭什么,我比你还好、比所有同学好,其他同学都听不明白你在讲什么,只有我能听明白,你怎么就给我不及格呢,“老师说你就是不及格,你必须补考”。

我不甘心,后来闹到系主任那儿,系主任很好奇,让我读他听。我说我是跟老外学的,怎么会不及格。系主任也觉得有问题,找到那位老师,回复仍是“就是不及格”。

没办法,我只能去补考,62分,过关了。

那段日子,我委屈、不解,总想讨个说法,直到后来才悟出来,这位老师给我打的不是分,打的是我的狂傲,这让一直自恃口语最好而“目空一切”的我领悟了做人的道理。

挂科事情五六年后,我才慢慢理解了那时候的自己多么狂妄,自以为多么了不起。2015年,我回到母校捐款一亿元,给我挂科的老师没到现场,但送了我一本书。

30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思考老师的角色和教育的作用。作为老师,很重要的工作是什么?在我看来,是让学生找到自信、学会做人。许多人多年之后返校或者再次回到家乡,都会挂念老师,想着去看看问候一下。在这些人的头脑里,不是老师教了你数学还是语文知识,而是他有一两件事情感动了你、唤醒了你,让你感动了一辈子。

知识是可以传授的,但人生的智慧需要唤醒。一个优秀的老师能够唤醒学生的智慧。老师最重要的职责是发现人,每位老师都有机会点燃别人心中的灯。

1988年毕业后,我做了6年老师,之后下海从商。

我以前当老师时,几年下来,关于人性本善还是本恶,认为人生下来可能一半是好的、一半是坏的。但是,由于教育、老师、整个文化环境,老师不断唤醒、放大人身上善意、智慧好的一面,而遏制了坏的东西。这是老师可以做到的,是教育工作者可以做到的。因为老师是一个了不起、最伟大的职业,永远想让别人比自己好、比自己强。

当老师的经验也被用到了我的创业过程中。在阿里巴巴,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发现优秀的年轻人。现在,在处理阿里巴巴事务和人生大事中,我还会以此反思。

这些年,我创设公益基金会,奖励优秀乡村老师、校长,表达对他们在最贫困、最艰难地区坚守教育精神的感恩。我会一辈子做教育的支持者,做老师的后援团和亲援团。

那个“不及格”让我终身受益。正是在学校老师的教诲下,我懂得了永远用乐观的眼光看待世界,用欣赏的眼光看待别人,用自己的脑子思考问题,用自身的一点点努力参与和推进社会与世界的改变。

本报记者 余闯 根据马云发言整理

师恩二字重千钧

刘一闻

    【人物简介】刘一闻 西泠印社理事,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时隔34年,我仍忘不了34岁那年当工人时的一幕:我向车间领导请假,希望去青岛参加恩师苏白的葬礼。遭到拒绝后,我和领导大吵一架,顾不得什么,穿着工作服就赶往码头乘船。然而,当我到达青岛时,苏白老师的葬礼已经结束了。没能送老师最后一程,我心里感到深深的遗憾。

当初我在工厂工作,直到如今也只有初中文凭,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成为上海博物馆研究员,在书画篆刻创作和研究领域取得了一些成绩,始终得益于苏白老师的指引。

苏白是一位生活在山东的篆刻家,1972年我在舅舅的介绍下与他相识,并建立了通信联系,直到1983年他去世。尽管这期间我与苏白老师见面次数不多,收到他的来信却超过400封,有时每周多至两三封。信中除了交流生活情况,大部分篇幅是谈论艺术和学问,他对我这个喜爱篆刻的小青年倾囊相授,有时一封信就长达四五页之多。可以说,是苏白老师引我走上了篆刻创作与印学研究的道路。

那400多封信于我是一个奇迹,也是一座精神的宝库。当时我只是一名生活贫寒的工人,苏白老师毫无保留地传授艺术心得,对我完全不求回报。

苏白老师是位热心肠的前辈,心里总是装着别人。他知道我手边学习资料匮乏,就把自己使用多年的线装书《汉印文字类纂》、手抄本《金文编》和亲自粘贴的《鲁迅笔名印谱》慷慨送给我。苏白老师夫妇有4个孩子,一家六口生活清苦。当我去访问时,他不惜借钱招待,而孩子只能在厨房里就着咸菜啃冷饽饽。

尤其感染我的,是苏白老师对于生活的满腔热情,有一颗赤子之心,他的所作所为体现了那一代艺术家的高洁人品。如今,我也成为老师辈,有一批学生跟我学艺,我越发体会到那份情怀的可贵,苏白老师伟大的人格随时间推移而彰显不朽的力量。

感恩两个字,在我心里从来不是轻飘飘的,而是重于千钧。出于对苏白老师的敬仰和感激,我尽己所能为他做一些事,弘扬他的艺术和精神。原先我不擅长写文章,还是克服困难完成《怀念苏白老师》,于1984年初刊登在《新民晚报》。2013年,我编著的《苏白朱迹》在上海出版,收入了371方印章。我撰写了一篇一万八千字的长文,回顾苏白老师的艺术履历与成就。书中有一句话说:“人品若山极崇峻,情怀同水映清晖。”在我心目中,苏白老师当得起这样的评价。

前辈师长对我的爱护,我不敢稍稍遗忘。苏白老师离开我已有34年,我期望在不久的将来,把他写给我的信整理出版,展现他的艺术主张与精神世界。这是我的心愿。

本报记者 董少校 采访整理

奶奶辈的“雪梅姐”

万瀚锶

【人物简介】万瀚锶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2015级学生

我2015年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学习“会计学+英语”复合型专业。当我听说大一要学习那门挂科人数最多的“高数”时,既期待又胆战心惊。

幸运的是,我遇到了最受学生欢迎、已是奶奶辈的,却仍被学生称为“雪梅姐”的罗雪梅老师,她不仅让我喜欢上了高等数学和线性代数,还让我感受到了良师益友引领的强大力量。

按理说,在一所文科生居多的语言类高校,高数是大家又怕又恨的课程。在上外,大多数专业并不开设数学课,可为什么罗老师的高数公共选修课年年最火爆呢?为什么连学生关注度最高的校园“十大歌手”决赛与罗老师的高数晚课冲突时竟然也无人缺课呢?要知道罗老师的课从不点名。

罗老师的课上有几大“奇观”:每次课前同学们争先上黑板写解题过程或疑难问题,开课时已见满满四大黑板;随堂随机的小测验从不将学生拉开距离,但学生却是独立闭卷完成;课后自愿交选做题或课后作业,讲台前水泄不通……这是我和同学们亲身感受到的“罗氏教学法”的独特魅力。

她的教学始终以学生为中心,充分调动学生学习和参与教学互动的积极性。无论课上课下,她都鼓励学生提问,引导学生由浅入深逐步找到解题思路和各知识点的相互联系。灵活多变的课堂上,大家像是听悬疑故事一般聚精会神,津津有味,欲罢不能。灵活多变的互动形式,给学生提供了参与教与学活动的机会和锻炼表达能力、展示自我的平台。还有她独创的自主选题、题量自定、两人一组相互批改、改后签名的作业形式,都极大培养了我们的积极性和对自己、对他人负责的好习惯。

也许,罗老师的课之所以受欢迎,答案就是她那句自信且有点霸气的话,“上我的课你还不懂,那你永远都不会懂了”。

罗老师一贯的严谨细致、风趣幽默和她独特的人格魅力,也是她广受欢迎的一大因素。上外的“教授有约”谈心活动深受学生欢迎,“雪梅姐”是其中最受学生欢迎的教授,每次活动围坐在她身边的学生最多。

学生眼中的罗老师,不仅是授业解惑的良师,还是真把学生当成自己孩子的妈妈般的好老师,与罗老师接触,学生能感觉到那种人与人交往的真诚,还有那似师似友似亲人的真挚情感。

“雪梅姐”经常对学生说,“你们有任何问题,只要信得过我就来办公室找我或邮件或电话短信,都可以”。她把多种联系方式告诉学生,凡是学生给她的邮件或短信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回复。

每周二下午到她办公室的学生络绎不绝,无论是教过的还是未曾教过的,无论是本学院还是其他学院甚至其他学校的,无论是在读还是已经毕业的,只要向她求助,她都乐而为之。

“雪梅姐”从教35年,教过的学生早已过万,她用自己独特的教书育人方式诠释着传道授业解惑之道。她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关心爱护和引导教育,以诚相待,宽严并济,深受学生的敬重和喜爱。

“雪梅姐”教给我们的不仅是课程知识,更重要的是如何做人、如何做事,这足以使我们终身受益!

高中老师成就了我的人生

钟锟    

    【人物简介】钟锟 科大讯飞教育事业群副总裁

1992年,我还是安徽省一个小县城里的高中生,在那个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平板电脑,更没有互联网的时代,一台小小的电脑对我来说无异于“天外来物”。幸运的是,学校给我们开设了信息技术这门课,并让我认识了张老师。

仍然记得,张老师坚定地认为这门“副课”意义非凡。没有网络,他就给每台电脑安装上了多媒体学习软件,他鼓励我们在他的课上利用学习软件去解决其他课程中的困惑和难题。

“电脑是工具,你们自己应该学着如何去利用它解决学习中的困惑,主动去思考、去发现,相信我,它会是你们终身的学习伴侣。”张老师的一席话至今仍回荡耳畔。

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我们化学正在学习原子结构这一章节,书本上的陈述很多,但图片很少,以至于学了半天,我也没弄懂其中到底是个什么结构,糊里糊涂的。

借着信息课的契机,在张老师的指导下,我在电脑里尝试搜索了一下,几行字一敲,几十张原子结构的图片立刻呈现在了电脑屏幕上。那些多彩的、会动的图片和影像,深深地震撼了一个17岁少年的心。

那一瞬间,我的心中除了兴奋之外更多的是惊讶,原来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东西。张老师手持一把钥匙,为我打开了一扇通往信息世界的大门。

在那略显单调乏味的3年高中生活里,每周一次的信息课是我生活里仅有的调色盘。张老师常提醒我,在繁重的课业压力之下,仍然要保持对知识主动探求的欲望和好奇。

“教育不是灌输知识,而是点燃火焰。”工作以后,我常回忆起高中信息课上的点点滴滴,我越来越能深刻地体会到,一个老师的教育方法将会改变学生的一生。

源于张老师点燃的火焰,我逐渐爱上了计算机这门学科,并有幸成为我国最早接触人工智能技术研究的从业者。后来,我们将人工智能应用到教育领域。随着我对教育理解的加深,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张老师之前所做的事情,其实是鼓励我们进行探究式学习,通过工具帮助我们从广袤的知识海洋中汲取真正需要的内容。

我自己做的这些事,可以说是得益于多年前高中时张老师的启发与指引。我也希望自己现在做的教育事业,能够帮助更多的年轻人找到他们自己的方向,可以让他们像当年的我一样,永葆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想象。

本报记者 方梦宇 采访整理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10日第16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