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东华理工大学教授周义朋:扎根铀矿采冶最前沿

作者:本报记者 徐光明 发布时间:2017.09.10
中国教育报

为了祖国核能开发项目的顺利进行,他两次险些命丧边疆,却依然执着坚守;由他主持设计并在新疆建成的微生物地浸采铀工艺系统,是我国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实现工业化应用的微生物地浸采铀系统,为企业创造产值近千万元。他就是东华理工大学铀资源勘查与开发2011协同创新中心铀矿冶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周义朋。

2006年,尚在读研究生的周义朋,参与东华理工承担的第一个核能开发项目,从事砂岩铀矿地浸开采科研工作。从此,他便与新疆结下了不解之缘。

为开展野外实验,周义朋曾深入新疆吐哈盆地戈壁腹地。那里夏季地表温度可达60℃至70℃,炙热的砂土能将鸡蛋烤熟;冬季气温则低至-20℃至-30℃,一年四季降水罕见,沙尘暴肆虐。周义朋与同事挤在仅几平方米的老旧寝车里,用纸壳和胶带堵住漏风处。每遇风沙来袭,车身来回摇晃,车内沙尘弥漫,连睡觉都得戴上口罩。条件虽艰苦,但周义朋依然坚定信念,十多年如一日,从未退缩。

“来我们这开展科研项目的人很多,但只有周义朋是常年坚守的。也因为他,凡是从东华理工来的人,我们都很欢迎。”新疆中核天山铀业有限公司科研开发处处长徐屹群说。

每年5至7月是人员最紧张的时期。学生还未放假,留守新疆的只有周义朋一人,他便包揽了设施维护、配液、化学分析测试等所有工作。那段日子,为保证实验正常进行,他每天工作15个小时以上。

在戈壁滩开展实验,除了辛苦,还时常遇到危险。有一天晚上,周义朋收工回住所,在路过地下泵房时,听见滋滋的异样声。从露出地面的半截窗户往里看,注液管在泵头的连接法兰被高水压冲开一道缝,直往外喷水,他赶紧冲下黑暗的台阶去关电闸,一脚踏进及膝的深水中。等开灯后才发现,水面几乎淹没电控柜裸露的电缆接头,如果再晚几分钟,周义朋就会触电丧命。

扎根边疆十余载,周义朋先后转战新疆吐鲁番多个矿床,平均每年野外工作时间超9个月。“他待在现场的时间比我们厂里的职工还要多,公司领导要他休假他都不休。”新疆中核天山铀业有限公司七三五厂厂长张青林说。

2013年,一家企业曾向周义朋抛出“橄榄枝”,提供优厚待遇和更好的工作平台,但他最终选择留下,因为“留在这里更适合发挥我的专长”。

在新疆工作多年,周义朋最自豪的是把东华理工大学的根深深扎进了我国铀矿采冶的最前沿。他说:“选择了扎根边疆,就意味着吃苦与奉献。我将继续在铀矿地浸的事业上一路走下去,在效力国防军工和核能开发事业中贡献自己的青春和力量。”(本报记者 徐光明)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10日第14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